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秦偉平: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背後祕密

人氣: 179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1月30日訊】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的平價租屋聚福園公寓發生火災,包括8名兒童在內的19人葬身火海。一個月前,舉世矚目的中共十九大在這個城市開幕,在當局的強力維穩下,包括北京在內的所有大中城市都沒有發生意外突發事件,中共高層順利完成了一次權力交接,習近平成了最大贏家。幾天前,中共的老朋友穆加貝遭遇軍隊政變,現在已經辭職下台,目前津巴布韋的總統是新朋友姆南加古瓦。我們不知道津巴布韋政局突變對於中共高層有沒有觸動,但十九大換屆後北京這場離奇的大火似乎過於蹊蹺,據說是因為用電暖氣取暖引起意外,事後當局全力封鎖消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隨後開會部署「全市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要求全市地毯式排查;北京市代市長陳吉寧要求無盲區無死角全覆蓋,取締一批違法場所,拆除一批違法建築,關閉取締一批違法違規和不符合安全條件的企業,所謂倒逼安全隱患突出的低端業態退出北京。

上週二正逢「小雪」,北京氣溫跌破零度。北京當局開展的雷霆行動正式開始,除發生火災的大興區外,海淀、昌平、朝陽等區的城鄉結合部均發出清退通知,即日停電停水,所有被劃入範圍內的商鋪、作坊、公寓等限3日內搬遷,馬上清拆。超過十萬人的底層老百姓受到直接影響,很多人來不及找房子,流落街頭,更多的人陸續黯然離開北京。在當局眼中的十萬「低端人口」幾乎是一夜之間被攆走,完全無視市場公平原則和基本的公民人權。幾乎在同一時間,北京朝陽區紅黃藍幼兒園曝出虐待甚至性侵幼兒的驚天醜聞,當局並沒有取締「低端人口」一樣火速取締紅黃藍幼兒園,而是抓了兩個老師頂包,把曝出醜聞的家長以造謠名義控制,試圖平息全國公眾的熊熊怒火。北京市當局一時間走上全國輿論的風口浪尖,他們為何要如此匆忙的把底層農民工趕出北京?讓我們來分析一下背後的祕密。

日前,有數十位知識分子聯名上書中共中央及國家有關部門,要求北京保障底層公民基本人權和生存權力,停止清理行動。這基本上是一場與虎謀皮的行為藝術,中國政府從來沒有真正理會過民間知識分子的聲音,他們的這一場清場行動,只不過是他們接下來保衛政權和社會穩定的一個開始。有熱心的公益機構想為無家可歸的北漂者提供臨時住處,一天之後就遭到當局禁止,政府的意圖非常明顯,就是要通過各種方式把這些底層外地人趕出北京,預計近日內將會有至少幾十萬人受到直接衝擊,也有人測算預計近期將會清理三百萬人。

我們從社交媒體上的視頻和圖片可以看到,十幾萬的農民工毫無選擇餘地,也沒有一個人反抗,像溫順的綿羊一樣被驅趕。很多北京市民都在想,這些外地打工人員也為北京做了很多貢獻啊,保姆、清潔工等低端工作都需要他們來做,髒活苦活北京人誰願意干啊!他們要是走了,社會運轉豈不成了問題?在筆者看來,這些問題北京當局肯定思考過,只不過他們看得更遠,他們關心的不是底層老百姓的死活,也不是北京本地市民的便利,而是政權和社會的基本穩定。

十九大期間,央行行長周小川罕見的公開警示中國明斯基時刻和金融危機的風險,這不是空穴來風。中國的債務危機一觸即發,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將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問題,筆者在《中國危機大逃亡》中有詳細描述,其中最大的危機就是大量失業,沒有固定住房、沒有工作、沒有生存能力的數億城市流民將會成為最大的社會不穩定因素,他們最終將會失控而造成劇烈的社會動盪,甚至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可能造成千萬人死傷的悲慘局面。未來的一幕幕危機,相信中國政府高層也有清晰認識,一方面成立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來試圖延緩危機爆發,一方面做各種積極準備。如果說,此次北京率先大面積清理底層低端人口是既定應急方案的話,對於這個執政黨和中央政府來說,這是一步好棋。一方面,經濟持續下滑,包括北京在內的各大城市已經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崗位,與其等他們把積蓄花光再鬧事,還不如早早出手,逼他們離開城市回到農村老家。另一方面,因為就業崗位減少,為了生存,這些由外來務工人員做的低端工作,也將由北京本地人包攬,可以更好維持北京的基本穩定。

對於討生活的底層北漂來說,這絕對是一個晴天霹雷。很多人或許並不知道,他們如果因此而飄到天津、廣州、深圳等城市,很快將會被再一次掃地出門。多年來的中國城市化進程,數億農民工早已離開家鄉,適應了城市生活,只是沒有辦法在城市裡買房立足,拿到城市戶口。當政府需要他們貢獻青春和廉價勞動力的時候,他們可以走出農村來到城市,如今,政府已經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和麵包,他們必須回到原籍,雖然已經是物是人非的回不去的家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年兩會之後,全國大中城市都會開始跟進北京政策,開始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清理低端產業「低端人口」,當然,也會有更多的企業倒閉,也有更多的企業遭遇所謂「用工荒」。

當經濟危機全面爆發後,中國政府將會首先保證大中城市的穩定與安全,包括基本的糧食供應,估計兩百萬人口以上的城市都會加入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列。至於數億農民工被趕回他們不想回去的家鄉,又沒有足夠工作機會,見慣了世面,又不願意從事繁重的農村體力勞動,這些人聚集在廣闊農村的風險雖然沒有待在城市風險高,但最終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作為一個擁有無數慘痛歷史教訓的中國,萬一遭遇糧食危機,城市和農村誰會更遭殃?社會危機大面積爆發的時候,今天開始被清理出門的「低端人口」會不會成為主力軍?

計劃從來都是沒有變化快,人算不如天算。中國未來變局的命運依然掌握在包括數億底層草根在內的十四億老百姓手中,對於各級政府官員來說,今日之冷血殘暴會不會引發明日之禍?畢竟,世間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轉載自《縱覽中國》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7-11-30 6: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