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月革命百年之際 學者憂心中國未來

俄國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際,中國民間學者述說共產黨的種種罪行,但擔憂還存有共產黨的中國的未來走向。圖為《致命的列寧》在港台兩地出版,反思「十月革命」百年遺禍。(中國地下文學流亡文學文獻館提供)
人氣: 16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常春、蕭律生採訪報導)「如果有人問我當選總統後要做什麼,那麼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簽署法令把列寧的遺體從紅場上移走。」

這是今年參加俄國總統競選的女候選人克謝尼婭‧索布恰克,於10月27日在烏拉爾地區首府葉卡捷琳堡的一個集會上的演說。那天距離今天──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只有十天。

一百年前的11月7日,俄國人列寧把德國人馬克思的理論轉成實際行動,在俄國革命經歷了二月革命後的第二個階段,推翻了以克倫斯基為領導的俄國臨時政府,建立布爾什維克共和國。

中國民間思想家、獨立學者王康描述說,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十月革命,是以馬克思的名義,把馬的那套共產主義理論變成了一種國家制度與意識形態,實現了一黨專政的合法性。

「就是要用暴力革命來推翻一切現存的社會制度,同時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而馬克思的那套理論本身就是一種以人類為敵、以人的文明為敵的學說。」王康認為,共產主義與二戰時期德國納粹希特勒的唯一區別在於,希特勒是用種族的滅絕來實現他的德意志帝國,而馬克思是用所謂的無產階級、工人階級來消滅資本家、地主、貴族、傳統僧侶、普通人,來實現所謂的共產主義。

「它(共產主義)的罪很大,這個罪就是分裂人類、消滅人類。」王康說。

他表示,馬克思所說的人類歷史就是階級鬥爭的歷史,一旦這種理論變為一種事實、實踐、運動甚至是國家制度,就會給國民帶來巨大災難。他舉例說,蘇聯存在的七十多年中,死於非命的俄國人起碼是四千萬以上。「這在俄國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過,中國死的人數更大,另外朝鮮、柬埔寨,所有社會主義國家通通都是如此,這是必然,沒有任何例外。」

同時,王康表示,馬克思的那套共產主義理論還要推翻所有人類的文明,比如基本的自由、民主、私有制、國家權力的制衡等保障人類文明的體系,「通通都是要推翻,通通都是要砸爛。」

王康認為,在這個過程中,共產黨還在不斷地使用欺騙手段,不過也會引發民眾的反抗。例如,俄國十月革命之前發布了若干法令,承諾把土地分給農民,但是等共產黨掌權後,就完全背叛了他們革命前的初衷──和平、土地、麵包……

「列寧在十月革命的第二天(1917年11月8日)頒布的土地法令,就明確地背叛了他們的承諾,一切俄國的土地、礦山、森林、河流通通屬於國家,全部都國有化,這樣俄國的農民實際上是被大大地欺騙了。」王康說:「其實,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包括中國在內,都是走這條道路。」

當農民發現被騙後,就要反抗。這時,共產黨就出動武力鎮壓。王康介紹說,當時最明顯的一件事是1921年春天蘇聯爆發的喀琅施塔得水兵的軍事起義。原本參與十月革命的士兵,因為看到共產黨完全背信棄義,就要求共產黨退出軍隊、釋放政治犯、兌現他們的承諾,結果,列寧派了四萬多軍隊去鎮壓,「一共打死了一萬多的水兵,極其慘忍。」

王康還提到1936年、1937年、1938年,斯大林因為搞個人獨裁崇拜,一次又一次發動黨內大清洗:把當時跟列寧幹事情的人不是槍決就是刺殺。「這一套在中國也一樣,彭德懷、林彪、劉少奇……都是死於非命。既包括它的階級敵人、地主資本家、貴族,同時也必然在殺完所謂的階級敵人之後,進行黨內的鬥爭,也是極其血腥、極其殘酷的。」

至於共產主義的現狀與未來,王康表示,現在東歐很多國家嚴禁出現馬克思列寧主義、鐮刀斧頭及共產主義的一些符號,「出現是要作為刑事犯罪的。」而中共,他認為目前執政者依舊會緊緊抓住共產黨的權利合法性及其權力來源──財富與意識形態不放。

「要是直接說共產黨完全是一個篡奪天下、篡奪國家的土匪幫政權的話,那共產黨的權力、財富馬上就會消失掉了,所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內──他們統治的中國裡面,他們絕對不會放棄馬列主義。」王康說。

當年的十月革命讓俄國變成了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它作為國家形式存活了七十四年。而目前在世界上僅剩下的幾個共產主義國家中,中共建政已有六十八年,與蘇聯相比差六年。

王康表示,在這未來的六年中,中國有兩種截然相反的可能性結局:一個是走向憲政民主,一個是重走蘇聯老路。王康認為後者是一條死路,而前者則需要中國人覺醒才能實現。

「中國未來何去何從,將是人類的一個難題。」王康說。#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11-07 9: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