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探索

【命理篇】司法官員 容易損德容易積德

作者:泰源

執法官吏如水之載覆,易積德也易損德,選擇一念之間。(Getty images)

      人氣: 571
【字號】    
   標籤: tags: , ,

現在中國大陸的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政法委和非法組織「610」等等,都是對國內人民執法的部門。而在古代的中國,以明朝的司法體系為例:三法司是全國最高司法機構,包括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但起訴人應先向審級最低的衙門提起訴訟。因而,此等部門的人,他們的執法,審案,判案等是否公正?是否有冤假錯案?是否濫殺無辜?最容易影響一個人的未來及家族日後的前程。

郭霸

按《舊唐書》記載,武則天時的佞臣郭霸,在擔任御史時,為討好上司,虐待百姓。他在負責查辦芳州刺史李思征一案時,對李思征嚴刑拷打,李思征經受不住酷刑而死。郭霸後來多次見到李思征,非常煩惱。有一次退朝後,急忙回家,命令家人說:「快快去請僧人來誦佛經設齋飯。」

一會兒,郭霸就見到李思征帶領幾十人馬來到他家說:「你冤枉陷害我,我今天是來取你性命的!」郭霸驚慌恐懼,拔出刀來自己剖開肚子便死了,很快屍體就生出蛆蟲,腐爛了。當天,鄉里鄰居也看見幾十人馬據守在郭霸家門外,一會兒就不見了。 (見《舊唐書》《郭霸傳》)

爆發。(AFP/Getty Images)
爆發。(AFP/Getty Images)

萬國俊

唐朝武則天時期的酷吏萬國俊,洛陽人。他與來俊臣同撰《羅織經》,專事陷害無辜。

萬國俊曾經奉旨調查嶺南流放者一案,他假托聖旨令將流放者全部殺死。三百多人在短時間內一同死去。之後萬國俊又羅織罪名,歪曲成流放者造反的罪狀上奏。

武則天提升了萬國俊的官職,同時分別交待劉光業、王德壽等人,審理處治劍南、黔中等六個地方的流放者。

劉光業等人見萬國俊榮華富貴,於是效仿他的凶暴殘忍,生怕殺人數量落於人後。劉光業殺死九百人,王德壽殺死七百人,其他人最少也殺了五百人。沒過多久,萬國俊等人相繼死去,全都看見有厲鬼作祟,有的是被流放而死。(見《舊唐書》)

如《漢書》中所說:錯誤地處以刑罰,眾鬼神都不會答應,經常會現世得到報應。

(中央社)
(中央社)

康生 厲鬼作崇

這裡提到「厲鬼作崇」的事,可能有些人會不相信,但這可是出於正史中的記載,不同於稗官野史。稗官野史,許多人認為是街談巷語,道聽塗說,故常生疑惑,不肯正信;或視為無稽之談, 或斥之為迷信。即使親歷親見,亦往往視為「巧合」。清乾隆四年修《四庫全書》,確定從《史記》至《明史》二十四部正統紀傳體史書為正史。正史中所記載的事,字字句句皆可考證,非虛構小說。

其實,在中國大陸近代,也出現過因殘酷迫害人至死招致「厲鬼作崇」的事。

中共特務頭子康生一生作惡多端,製造無數冤假錯案,害人無數。在土改期間,康生施行了極為殘酷的政策,幾乎殺掉了每一個地主和富農。當時,康生的眾多酷刑中包括:把囚犯拴在馬後,然後,鞭打那匹馬,驅使牠拖著受害者不停地奔跑,直到把他拖死。把醋灌進受害者的喉嚨;用一根馬尾刺進受害者的陰莖等。

1962年,康生指責小說《劉志丹》是為高崗翻案,導致小說作者李建彤以及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習仲勳(習近平的父親)被關押審查,而牽連在內的共有6萬多人,被迫害至死的有6千多人。康生之殘忍可見一斑。

1973年在中共十大上,康生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名列毛澤東、周恩來、王洪文之後。不過,1974年,康生患上了癌症。據曾在北京301醫院麻醉科當護士的陳小姐回憶,康生臨死前患上了恐懼症,每天24小時要警衛員開燈陪著,病房裡要不停地放映電影,只要病房裡沒有人,他就會恐怖地叫喊,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誰誰誰滿身血污,誰誰誰帶著鐐銬叮噹作響,喊得有聲有色,聽者毛骨悚然。據說,因為康生作惡多端,其後代子孫也身遭報應。其兒子化名張小石,曾在華國鋒時期擔任過杭州市委書記兼市長,後來下獄。(見2003年09月05日 大紀元網站文:《龔倫發:康生臨終前的恐懼》)

這就是因為康生作惡多端,製造無數冤假錯案,害人無數,冤魂來找他索命來了。

到如今,中共殘酷的本質依然豢養著殘暴迫害人民的酷吏、製造冤假錯案,而這些人則紛紛遭到天譴的下場。截至2017年03月25日訊為止,明慧網就記載了大陸7省約7千起迫害法輪功遭厄運者的真實案例。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下至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的鄉鎮人員和不明真相的民眾,他們中有的車禍斃命,有的離奇猝死,有的自殺,有的暴病身亡,有的判刑入獄,還有的殃及家人……。

這些人真是愚昧呵:政府要你去迫害法輪功,你就去迫害法輪功,可知你的命不是政府管的,你的命是上天管的,是神管的。現在因迫害法輪功遭報應出事了,政府會管你嗎?政府能救得了你嗎?要用自己的頭腦想一想,迫害正信的人,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上天神佛能饒得了你嗎?遭惡報不是必然的嗎?

好在現在有些人開始明白過來了,明慧網報道,大陸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案例越來越多,這些人有救了,為自己選擇了好的未來,也為自己和家庭積了德。

中華的明天和希望在於回歸傳統。圖為深秋的故宮。(大紀元資料室)
中華的明天和希望在於回歸傳統。圖為深秋的故宮。(大紀元資料室)

執法公平允當

虞經為東漢時期陳國郡縣獄官,判案執法公平允當,心存寬厚恕人之念。每年冬月要上書報告秋後處斬的獄案時,常常看著卷案而愴然流淚。

他曾經說:「西漢東海的于公,判案公平,多積陰德,所以提前加高了裡門,使能通過駟馬高蓋車,預知將來子孫必有昌盛顯貴之人。他的兒子于定國後來果然做到了丞相的高位。我服務縣獄六十年,雖然比不上于公,但也差不了太遠。兒孫難道不能位列九卿?」所以他為孫子虞詡取字為「升卿」,希望他能升進九卿。虞詡後來果然做到了尚節令,以為官清正廉明,剛正不阿而著稱。 (《後漢書‧虞詡傳》)

又見,東漢開國名將鄧禹任將軍時,赤眉兵入侵長安,所到之處殘害百姓。鄧禹的部隊軍紀嚴明,所到之處,常停下車來,慰勞問候百姓,父老和兒童都擠滿在他車下,莫不感動喜悅。

鄧禹曾說:「我帶領百萬之眾的軍隊,不曾枉殺過一個人,後世子孫必會興旺發達的吧。」

建初三年(公元78年),要治理滹沱河和石臼河,溝通漕運。鄧禹之子鄧訓被封為謁者,監領此工程。工程連年沒有大進展,官吏百姓深受其苦,死於此役的民工不可勝數。鄧訓經過實地考察計算,得知這項工程難於成功,就具實上奏。皇帝於是明令不再征此勞役,改用驢車運送,使數千人免於死亡。

鄧訓的弟弟鄧陔說:「時常聽說能救千人性命的,子孫必有封賞。天道是可以信賴的,我家必會得到福報。」鄧訓的女兒後來成為漢和帝的皇后,史稱鄧太后,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垂簾聽政的女皇后。 鄧家的子孫好幾世都享榮華得恩寵。(《後漢書‧皇后紀上》

可見,掌管司法、或手握百姓生死大權的官員,能做到執法公平允當,治獄無冤,心存寬厚恕人之念,拯救人的生命,就會得到蔭封子孫的福報,這的確是利人又利己的大好事呵。@*#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命運雖前定,但如果一個人做了損德失福之事,也能使命運改變,使原來應得的福祿被削減、甚或剝奪了,這些在歷史上多有記載。康熙四十二年,江南的舉人赴京師會試。有解元某君,自以為有才學,輕視一切,欺蔑同時赴京的舉人。同行舉人做了一個夢,告訴解元,他大驚,??也不參加科考了,結果死在半途。到底他做了什麼缺德事……
  • 前世有積福德的人會生成一個好的八字;前世做了虧心事,和損德害人殺生等壞事的人,就會生成一個不好的八字。命運雖前定,但其人後天的行善積德,亦能在某種程度上使其改變。但這種行善積德的行為,是出自於真心的無求而為,抑或是出於有意的有求而為,其効果就太不相同了。二個實証,梁武帝的故事和無求而為行善積德而改變命運的例子。
  • 當我們說:衣服不是越大越好,要和人的身材相匹配時,相信沒有什麼人會反對。但一旦說:錢財不是越多越好,要和人的命相匹配時,就會有很多人不敢認同了。也有不少人,不相信命中的錢財是註定的,以為憑自己的努力和奮鬥,能掙多少就得多少。其實,一個人的命中生來有多少的錢財,從八字中可看得出來的。
  • 八字的格局,通常可分為二大類,第一類叫做普通的格局,又可叫正格。第二類叫做特別的格局,又可叫變格、外格。特別格局為數甚多,一般最常見的有「從格」。對於「從格」八字的分析,究竟從或不從?往往較推判斷。因為氣有進退;也有天時,地利,人和等的影響,都會左右一個八字的生成。現在此舉一例來分析。
  • 有人被算到是十惡大敗命,嚇得不得了,到處找人來問,這是真的嗎?何謂十惡大敗命? 神煞論命,不經過五行生剋辨證來論命,肯定是片面的,孤立的,無驗證性。如果有人以為這就是八字論命的方法,你就肯定學不到真正的算命知識,終將淪為靠察言觀色之類的江湖術士。破神煞算命有三把斧:問格局、問喜用神忌神、問前塵往事和展望未來。
  • 北宋奸臣蔡京先後四次任宰相,掌權共達十七年之久。80歲高齡的蔡京被貶官流放,在赴儋州貶所時,攜帶大量金錢,但是他的作惡多端招致老百姓的反感,在路上用錢也買不到東西。至此,他才真正自省:「京失人心,何至於此。」為何大惡之人不易死呢?
  • 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之一,也是在八字批命中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尤其是男女如何「合婚」?合婚真的是有可能的嗎?看古人如何合婚?問現代人如何合婚?無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