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眼裡只有公主

作者:青松

倘若眼裏只看到負面消極的東西,其實難受的是自己。(fotolia)

  人氣: 1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前段時間,我們帶女兒旅遊,去參觀一處古跡。那是有著上千年歷史的雕塑,背後各種各樣的傳說,讓人神往,去參觀的人自然都喜歡拍照留念。

在去之前,我就給女兒講了雕塑的故事,她很期待親眼看看。結果,到了之後,發現擠滿了人。這裡本應是清靜的地方,我上前湊了下,弄明白這次的喧囂是一位古裝打扮的女子引起的。

來參觀的人都很有禮貌,大家排隊輪流上前拍照。但是這位古裝女子佔用大量時間,帶了兩名專業攝影師給她拍照。她擺著各種姿勢,攝影師不時加以指導,絲毫不理會正在等待的人群,仿佛他們是不存在的。

等的時間太長,大家不耐煩了,紛紛開始指責。有人高聲喊,大夥兒都在等呢;有人小聲議論,說她沒公德心。我們並不趕時間,所以等會兒也無所謂,但我覺得,在這裡應當安靜地領會、感悟,而不是著一身豔麗的服裝彰顯自己的美貌。

就在這時,女兒問:媽媽,那是不是一位公主啊,那麼美?那讓所有人反感的女子,女兒說她是美麗的公主。這樣的反差讓我下意識地「啊」了一聲,但我馬上明白了孩子的心理。她不介意要等多久才能輪到自己拍照,她只看到那位古裝女子的確很美,美得像童話裡的公主。

在眼裡只有公主而沒有評判的年紀,孩子心地是這樣純。而大人們在有聲或無聲指責那古裝女子自私、不顧別人時,我們自己又何嘗不是?毫無顧忌地指手畫腳、議論紛紛,對那女子不也是很不尊重嗎?

果真是心裡有什麼,眼裡就看到什麼。我們心裡是為己的,所以只看到古裝女子的自私、不禮貌。孩子心裡是美好的,所以她只看到公主。世事紛紜,絕不可能一切如己意。倘若眼裡只看到負面消極的東西,其實難受的是自己。如果像孩子那樣,眼裡只看到公主和美麗,不是更好嗎?@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項最新的研究顯示,過分嚴格的育兒方式對青少年在學校的表現會產生負面效應。
  • 透過缺憾的試煉,讓我們知道,生命的潛能有多深;透過缺憾的重擔,讓我們知道,生命的耐力有多大;透過缺憾的痛苦,讓我們知道,生命的韌性有多強。缺憾的另一面,原來是要告訴我們:生命的內涵深厚、寬廣啊!
  • 有一天,我記得那是個冬天極為寒冷又下著大雨的清晨,前往上班途中的我坐在計程車裡,停紅綠燈時,我看見一位戴著斗笠、穿著雨衣的老婆婆,在大雨中穿梭車陣,她拖著蹣跚的步伐跟一輛又一輛車子兜售玉蘭花。
  • 1958年8月,派駐華沙工作的美國記者A·M·羅森塔爾參觀了奧斯威辛2號(比克瑙)集中營,寫下了獲得高度評價的《奧斯威辛沒有什麼新聞》(No News From Auschwitz)。幾十年來,此文一直被列為新聞寫作的範例名篇。
  • 最近好幾位女性朋友都不約而同地來找我探討情感問題。 大概我在別人眼中真是個「風花雪月」的人吧。「風花雪月」的女人少不了麻煩,那也一定少不了對付麻煩的智慧。如果真是這樣,那「風花雪月」也不是件壞事呢。
  • 突如其來的一場恐怖劫機事件,讓一名美麗大方的空服員在她23歲生日的前兩天,悲壯地劃下生命的休止符。但是,由於她的善念激發出的不凡機智與勇氣,使機上379名乘客中的359個生命倖存下來。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妮嘉》(Neerja,陸譯:劫机惊魂),便是講述這位弱女子勇敢無畏的故事。
  • 一個冷香寒徹骨,一個清風拂面花開。一個高貴神祕,一個浪漫清新。一個避世捨棄,一個入世進取。嘉寶與褒曼,對立統一又陰陽契合,這幅雙姝太極圖,光影千仞,戲路縱橫,千般人生,萬種風情……
  • 七年磨一劍的法國動畫片《了不起的菲麗西》(Ballerina,港譯:天使愛芭蕾)2016年底在法國上映,票房超越《小王子》登上當年法國本土動畫票房之首。戲中的芭蕾舞舞蹈設計出自奧斯卡獲獎影片《黑天鵝》(Black Swan)的編舞指導。
  • 「公主」這名稱最早是來源於春秋戰國時代。後來,「公主」這個稱號一直由漢朝沿用至清朝。漢制,皇帝的女兒稱為公主,皇帝的姊妹稱為長公主
  • 大唐王朝,是中華歷史上一個承前啟後、百花齊開、大放異彩的全盛時期。她的溫文有禮、文化騰達和威力遠被,同當時西方世界的腐敗、混亂和分裂形成了鮮明的對照,以致在人類的文明發展史上一路遙遙領先。特別是初唐時期的「貞觀之治」,如一輪皓月,照亮了人類歷史的整個夜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