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J聯賽最強「無冕之王」究竟中誰的詛咒?

2017年日聯盃決賽在11月4日舉行,由川崎前鋒和大阪櫻花爭奪獎盃。(野上浩史/大紀元)

2017年日聯盃決賽在11月4日舉行,由川崎前鋒和大阪櫻花爭奪獎盃。(野上浩史/大紀元)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沈熙傑日本東京報導)在足壇上,總有那麼幾支球隊,因為「點背」而成為段子手們的最愛,比如受了「古特曼詛咒」的本菲卡,比如9年無冠的阿森納,再比如被中國球迷冠以「三亞」綽號的拜仁慕尼黑……不過要是比慘,他們在川崎面前全部都要甘拜下風。

——這已經進入玄學領域了。

在11月4日的日聯杯決賽兵敗後,一位川崎球迷接受採訪時哀嘆。

歷史

在日本三大傳統賽事裡,日聯杯算是比較「醬油」的,決賽前各家基本排出半主力陣容,甚至全替補也很常見,就算是決賽,上座率也不算太高。

不過今年的日聯杯決賽全然是另一番光景,埼玉2002體育場近6萬座席在開賽前兩天就被搶購一空,官方還一度因黃牛太多不得不中斷門票發售,網絡上更是話題不斷——

比如,今年是日聯杯25周年。

比如,兩支決賽隊伍——川崎前鋒和大阪櫻花在日本國內人氣爆棚,尤其是球隊文化建設和推廣方面各有千秋,吸粉無數,也是J聯賽隊伍中特別受女球迷歡迎的兩支。

比如,兩隊都有不少國腳和准國腳,小林悠VS柿谷曜一朗、大島僚太VS山口螢、中村憲剛VS清武弘嗣的J聯賽巔峰對決都讓人津津樂道。

但最重要的是,兩隊從未在任何頂級賽事問鼎。也就是說,無論這場比賽哪方獲勝,在場球迷們都能親眼見證歷史。

今年的日聯杯決賽,埼玉2002體育場近6萬座席在開賽就被搶購一空。(野上浩史/大紀元)
今年的日聯杯決賽,埼玉2002體育場近6萬座席在開賽就被搶購一空。(野上浩史/大紀元)

亞軍

今年,川崎在各項賽事中都有不錯的表現,目前排在聯賽第二,下半程幾乎少有失分,更在近期上演過80分鐘後連進3球神奇大逆轉的好戲。相比本賽季升班馬大阪櫻花,他們無疑在賽前更受看好。

事實上,從比賽內容來看,川崎也在大部分時間控制了場面,並連續圍攻威脅對手球門,現場大屏幕顯示,兩隊上半場控球率比例是令人乍舌的69%:31%。

然而,一頭一尾的兩次失誤、幾次滑門而出的射門、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急躁的傳中,讓川崎最終只能目送著對手登上冠軍領獎台,而他們,又是亞軍

賽後,隨著「大阪櫻花」、「日聯杯」一起登上雅虎、推特等各大網路平台熱搜的,不是隊名「川崎前鋒」,而是「銀牌收集者」、「吳冠鋒」(即「無冠+前鋒」的縮寫)這樣的調侃,以及一個又一個新鮮出爐的段子……

在11月4日舉行的日聯盃決賽中,大阪櫻花隊獲得冠軍。(野上浩史/大紀元)
在11月4日舉行的日聯盃決賽中,大阪櫻花隊獲得冠軍。(野上浩史/大紀元)
在11月4日舉行的日聯盃決賽中,川崎前鋒隊輸給大阪櫻花隊,第4次屈居亞軍。(野上浩史/大紀元)
在11月4日舉行的日聯盃決賽中,川崎前鋒隊輸給大阪櫻花隊,第4次屈居亞軍。(野上浩史/大紀元)

玄學

很多中國球迷認識川崎前鋒是因為今年亞冠小組賽。天河體育場的半場華麗演出讓許多人記住了這支進攻如水銀瀉地般的海藍色球隊,還有人給他們起了個「亞洲巴薩」的美稱。

不過,不少老球迷弄混了他們和「川崎貝爾迪」,認為他們97年亞優杯上曾和北京國安交過手,事實上當時的川崎前鋒只是J1新軍,直到2005年才真正擺脫了聯賽升降機的命運。

換句話說,川崎前鋒歷史尚短,而J聯賽跟他們同期甚至比他們更早建立的俱樂部中,沒有問鼎經歷的球隊並不少見,到底為什麼川崎會「享受」到阿森納、拜仁這類的豪門級待遇,成為段子手的最愛呢?

原來,這實在是因為他們的運氣實在太糟糕,在建隊短短20年歷史中,已經8次拿到了亞軍,日本三大賽事的亞軍獎牌全部集齊,僅日聯杯一項賽事就有4次亞軍經歷,但冠軍的滋味,卻從未嘗到過……

——到這個地步你大概只能懷疑他們中了什麼詛咒。

一家日本體育媒體如是說。

詛咒

「強大的川崎至今仍是無冕之王,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 我要是知道,就會拿到冠軍了呀。

隊魂中村憲剛面對記者質詢時,更多的是無奈。

究竟是誰「詛咒」了川崎?

如果說前幾年,或許還可以歸罪於球隊羸弱的後防,但自去年球隊轉換思路,重用本土優秀進攻球員,而將外援名額用於後防,車屋紳太郎、谷口彰悟、奈良龍樹等一批後防小將也成長起來,如今的川崎已經是J聯賽防守最好的球隊之一。然而,日聯杯決賽中,開賽僅47秒,他們就因外援後衛愛德華多的低級失誤而被櫻花前鋒杉本健勇攻破了球門……

是誰詛咒了川崎?

賽後,很多業內人士也紛紛為這支J聯賽硬實力最強的球隊尋醫問卦。他們找出的第一個「病根」就是——戰術上缺乏B計劃。川崎目前31輪打進64球,進球數與浦和並列第一,犀利的直傳和流暢的小範圍配合讓他們幾乎可以撕開任何一個對手的防線。

因此球隊極為倚仗現有戰術,也對這套打法充滿自信,他們近乎執拗地一次次從邊路發起進攻,傳到中路,在對方禁區內不斷倒腳——即使對方禁區裡已經站滿了準備死守90分鐘的防守隊員。比賽後段,主帥鬼木達派上了身材高大的新人前鋒知念慶,希望借頭球來威脅櫻花球門,但或許是時間所剩無幾讓隊員變得急躁,或許是平時這套B計劃演練太少,進攻在一次次質量不高的傳中之下無功而返,反被對手抓住機會依靠反擊鎖定勝局。

另外,主帥鬼木達連續換下艾爾西尼奧、內托,換上前鋒阿部浩之和知念慶的做法也受到不少質疑,賽後,他也承認自己可能太過急躁。鬼木達曾是前任主帥風間八宏的戰術教練,上賽季末風間八宏離任後接手球隊,帶隊四線作戰,一度傷病滿營,如此困難的情況下仍交出聯賽第二(暫定)、日聯杯第二、亞冠八強、天皇杯八強的滿意答卷,執教能力廣受看好。

但就是在最關鍵的幾場杯賽中,他的用人都飽受質疑,包括今年亞冠對陣浦和的客場比賽,連續換下中村憲剛和大島僚太兩位組織核心,令球隊慘遭逆轉。或許,在從戰術大師走向成功主帥的過程中,這位少帥和這支年輕的球隊,都仍需要更多經驗。

責任編輯:盧勇

評論
2017-11-08 12: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