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十月革命」百年 中美俄態度有看頭

在「十月革命」100週年這一天,白宮宣布7日為「全國共產主義受難者日」,並發表聲明讉責共產主義。(李莎/大紀元)

在「十月革命」100週年這一天,白宮宣布7日為「全國共產主義受難者日」,並發表聲明讉責共產主義。(李莎/大紀元)

人氣: 36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09日訊】今年11月7日是蘇俄「十月革命」發生100周年,然而,大陸媒體一片靜悄悄。對中共而言,在這樣一個黨史上非常重要的日子如此反應,這無疑是不同尋常的。因為按照官方的說辭,正是百年前「十月革命一聲砲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當年為了維護自己的正統性,中共不遺餘力的大肆宣傳「十月革命」的「偉大」,甚至在延安時期還將這一天——蘇聯的國慶日,作為自己的黨慶日。後來蘇聯拍攝的電影《列寧在十月》、《列寧在1918》等也成為中共洗腦灌輸中國人的重要工具。

可如今,對於「十月革命」,中共卻做了「冷處理」。據海外媒體披露,中國各大官方網站及門戶網站都接獲指令,一概禁止「擅自紀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不做相關報道」。不過,與國內刻意忽略這個日子略有不同的是,中共派團參加了俄共於11月1日舉行的第十九屆世界共產黨和工人黨大會,並與俄共共同組織編寫了「十月風」的大型畫冊。

中共的態度顯然與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國內還原列寧、斯大林時期的真相以及對「十月革命」的重新定性有關。而從歷史發展看,真實的情況是:「十月革命」的結果並沒有給蘇聯人帶來美好的生活,反而蘇聯人最終拋棄了共產黨。

此外,對於「十月革命」,俄羅斯史學界以至當局的看法在蘇聯解體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認為「二月革命」仍然屬於革命,而「十月革命」則是屬於政變性質,更有不少人乾脆把列寧等「十月革命」領袖稱為恐怖分子。如今,這一觀點業已寫進了學生課本。

「政變」顧名思義就是不是靠正常手段上台的,而是靠武裝暴動來奪取的政權。事實究竟是怎樣的呢?

1914年至1918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與德國是敵對的交戰國。從大戰開始,列寧就希望俄國失敗,並要革命黨人不遺餘力的破壞搗亂,以從中漁利。彼時流亡在瑞士的列寧組建了世界歷史上第一個嚴密的組織,開始訓練「職業革命家」。

隨著一戰的推進,俄國的國力被大量消耗,沙皇政府的權力也被削弱,一些自由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商人、軍人、貴族等都想將其推翻。1917年俄歷2月,俄國爆發「二月民主革命」,沙皇不得已宣布退位。政權隨即轉移到由國家杜馬(國會)中的立憲民主黨組建的臨時政府中。

本來,俄國自此可以沿著民主的道路發展,然而,當列寧聽說革命爆發後,欣喜若狂,遂在德皇威廉二世的金錢支持下,穿過德國領土和德軍占領的地區,返回俄國,並在十月發動了軍事政變,推翻了臨時政府,掌握了政權。可以說,沒有德皇的支持,俄共就不可能有錢有槍,就不可能擴大《真理報》這樣的輿論工具來影響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

另據俄國學者的研究證實,「十月政變」進攻冬宮的浩大場面,都是後來的藝術加工;實際情況是一支不到兩千人的布爾什維克武裝人員占領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戰略據點,部分武裝人員採取了逼宮行動,阿芙樂爾巡洋艦當時並沒有實彈炮擊,而是發射了一發禮花炮彈。由於主張民主自由的臨時政府軍備羸弱,所以沒有進行任何抵抗。

奪取了政權後的列寧,不僅馬上鎮壓了支持自己奪權的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從而使蘇共和列寧獨掌權力,還立刻與德方和談,簽訂了《布列斯特和約》,將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大片土地拱手割讓給德方。按照和約的內容,這些土地是永久割讓的。只是後來一戰中雙方的力量對比發生逆轉,德軍全線崩潰,俄國才意外地重新贏回了這些土地。關於這段歷史,不妨參見2007年德國《明鏡週刊》的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

除此而外,列寧為確保政權的穩定,親自發起並由政治局集體決定,將一批知識分子驅逐出境,還鎮壓了要求實行自由選舉、自由貿易等的客琅施塔得水兵。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都被認為是「致人死命的藥」和「自殺」的行為。

1922年,列寧在黨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開宣傳孟什維克主義者,我們的法庭應一律予以槍決。」同年8月蘇共通過了《關於行政驅逐》法令,至當年年底,有二百多萬人被驅逐或被迫逃亡國外。

由此可見,列寧與蘇共從其建立政權開始,為實現自己的目標,就選擇了一條不擇手段、充滿殺戮之路,而這與巴黎公社焚燒巴黎、殺人一脈相承,更深層的原因也是在於他們所信奉的崇尚暴力的馬克思主義。

這樣的「十月革命」對於曾長期依附於蘇共的中共來說,的確是相當尷尬的。

讓北京更為尷尬的是,在這個開啟蘇聯和中國民眾苦難日子百周年這一天,也是美國總統川普訪華的前一日,美國白宮發表聲明,宣布這一天為「全國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日」,稱共產主義「是一個與自由、繁榮和人類生命尊嚴互不相容的政治理念」。

聲明還讉責「共產主義壓迫人民,在一個世紀以來,奪走上億人性命,並讓無以計數的人民承受巨大的痛苦。這些以虛假的解放為名的運動,系統地掠奪神賦予人民的權利,包括信仰自由、結社自由以及其它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共產主義國家以強壓、暴力和恐嚇等手段控制著公民對自由的渴望」。

聲明亦重申美國「堅定的決心」,「為所有渴望更加光明及自由未來的人民,照耀自由的光芒」。

這份聲明與川普在9月聯大演講時對共產主義的抨擊是一脈相承的。當時他表示:「從蘇聯到古巴及委內瑞拉,無論它們採行的是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結果都是帶來痛苦、毀滅和敗亡。」

與北京的迴避、華盛頓的高調不同的是,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給俄共舉行的紀念活動的電報中表示,應對「十月革命」這一時期「深刻、全面的反思,表達各種各樣、有時相反的觀點和評價是理所當然的」,他還強調,最激烈的論戰都要基於事實和文件,有客觀、尊重的態度。換言之,普京的態度是尊重並反思歷史,還原真相。

筆者認為,無論是中共的迴避、俄羅斯的尊重並反思歷史,還是美國高調批評共產主義,其實都在傳遞一個信號,那就是給世界帶來痛苦、毀滅和敗亡的共產革命、思想早已不得人心,即便是依舊打著這面「旗子」的中共也不敢理直氣壯的慶賀。未來將走向何方?歷史的滾滾大潮的航道不會更改,裹挾在其中的每個人惟有選擇承天意而行。#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11-09 5: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