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問》之七:和平民主的對手

作者:謝燕益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日前發表公開信,要求當局釋放所有良心犯,結束專制走向民主法治。(網路圖片)

人氣: 16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8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21. 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共產黨宣言的真相?

答:馬克思主義認為,剝削的根源在私有制,因此用革命的方式打破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能免於剝削。

私有制被革命後,生產資料收歸國有就出現了財產在名義上(抽象的)歸於國有(公有),但實際支配者卻是具體的掌權者(官僚)。當這些無主財產被國家掌控後,人們則喪失了一切財產,為了生存,就只能依附於這個體制。

私有制被否定後,不單財產,人身自由及一切權利都變得更容易管控,這就為新的奴役和壓迫大開了方便之門。掌權者像所有人一樣具有自私性和自利性,他們會利用名義上的公有制達到自己的目的,此時新的剝削和奴役就會出現,而這種剝削和奴役是建立在全方位的控制與壟斷之上的。

至此打著反壓迫的名義壓迫、打著反剝削的名義剝削開始大行其道!革命者未必不明白這一道理,但為了自己的目的,往往把謊言當成真理!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馬克思作為一位學者,能夠代表其學術成就的作品主要是《資本論》。而《資本論》這部著作成書於馬克思的晚年,馬克思一生涉獵廣泛,不過直到四五十歲才確立自己的人生坐標。諸如所謂馬克思主義包含的一些文章均為馬克思、恩格斯早期的作品。《共產黨宣言》發表於1848年,此前的馬克思、恩格斯都不過是二十幾歲自命不凡的年輕人,對政治、經濟、社會、歷史、人性、哲學的觀點缺乏足夠的人生閱歷和理論積澱,憑著對政治的熱情、功利、狂熱及盲目,其早期作品往往缺乏真正的學術思想內涵。後來這些文章被一些野心家為著各自的目的「六經注我」,結合時勢編纂成為所謂的「馬克思主義」流行於世。而所謂馬克思主義徹底將人物化在人類社會發展歷史當中,人往往作為手段被無情地加以對待,具體的人、人的尊嚴、人性訴求被抽象的集合概念及烏托邦理想所抹殺,馬克思主義對待人性與人道問題毫無人性、人道可言。

22. 左派、右派與中國的左右之爭是一個假問題?

答:左派、右派最早出現於法國大革命時期的制憲會議。左派、右派從革命學說來劃分,左派以經濟上中下階層為主體,通常主張一些激進的變革追求社會公平。右派通常保守一些,主張維持現狀,不主張劇烈的變革。因此,以革命自詡的左派指責拉歷史倒車的右派為反革命。如果左派不注重程序正義僅僅是追求抽象的所謂平等、平均主義容易走向民粹主義烏托邦。但是左派在一些國家有個嬗變的過程,從民粹主義轉變成為類似民主社會主義的主張,右派則嬗變成為崇尚自由、循序漸進、程序正義、保守傳統的政治力量。

當一個國家確立起憲政民主政府之後,基本的自由人權和社會保障通常作為左、右的一個共識、共同的底線。在此基礎上,面對政治市場需求,在一個積極人權和消極人權的政策主張上略有差異,左右相互博弈競爭,有助於完善政府功能。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站在各自的角度,雙方的分歧一般在有限政府的責任劃分上,通常左派傾向於大政府、高福利、高稅收、行政干預,右派傾向於減稅、低福利、市場競爭、限制權力。基於自由人權為核心的權力與責任的關係,政府作為社會契約物,左右競爭導致政府的權責相對應,權力大則責任大,權力小則責任小。每個國家的左派、右派的涵義不盡相同,語境不同,結論不同。由於歐美是比較成熟的現代民主社會,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烏托邦在社會政治中已被邊緣化,社會的意識形態主要由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二者主導。自由主義就成為左派、保守主義往往就是右派。左派、右派在政治學上的劃分也是動態的。真正的左派和右派,都要權責相一致,奉行自由主義的傾向於把一切交給市場,政府不得以任何藉口剝奪、限制個人權利,給政府有限的權力,同時政府的責任也較小,而左派則反之。中國的左右之爭是一個假問題,中國的真問題是專制與民主之爭。沒有解決專制權力則一切皆處於反動之中,實無左右可言。

23. 公平與效率及和平民主的經濟分析?

答:專制統治者及其奴僕總是善於將公平與效率對立起來。其實在一個現代社會中,公平與效率的兩難選擇是一個假問題。公平恰恰是效率的基礎,只有在一個機會均等程序公正的環境下,在一個相對開放與競爭的環境下,才能更好地按照人的具體需求完成資源配置,而且人是目的,其它方面都是手段,也才能致使社會的各項事業得到充分長足的發展,才有效率可言。否則所謂的效率只能是一種畸形的結果,是提高了奴役的效率,滿足了少數人的效率,對公民個體、人的尊嚴有害無益的效率。

比如分蛋糕和做蛋糕的關係,在一個社會裡面,首先每個人都有做蛋糕的權利,即人的私有財產權和追求幸福權,同時每個人對自己做的蛋糕有充分的自主權、分配權,在自由意志的支配下可以讓渡一部分由社會來統一分配。政府不是做蛋糕的主體,因此它沒有權利分蛋糕。可是它可以更好地保障做蛋糕者實現分蛋糕的權利,蛋糕交由市場分配,依靠自由交易來完成做蛋糕和分蛋糕的過程,這既解決了效率的問題,滿足了人對蛋糕的需求,又是相對公平的,到目前為止,這是人類社會中最不壞的一種方式。而如果政府越位強制參與到分蛋糕當中來,既破壞了做蛋糕的積極性,也打破了分蛋糕的公平性,只是滿足少數人的利益,而大多數人的蛋糕則處於危險當中。人們通過法律體系來適當解決分蛋糕和做蛋糕當中出現的問題。和平民主的政治主張就是無為而治,充分尊重人的自由,尊重人的自然權利,通過市場機制進行做蛋糕與分蛋糕的自由選擇,而不是靠政客的分蛋糕來主導世界。以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等各種追求結果的平等、絕對的公平、平均主義的烏托邦式的激情理想主義最終不僅導致效率的低下,造成人們產生依賴思想、將一切交給政府,自由的喪失致使人們不再需要也無法創造財富與價值,並進一步走向仇富心理,帶來結果上更大的不平等及普遍的壓迫與剝奪,一場場深重的社會災難隨即發生。

中國近三十年來的所謂經濟奇蹟,一切以獨裁專制權力為支撐的肆無忌憚地瘋狂掠奪與洗劫,無惡不作、無所不用其極。這種發展是對人的徹底否定,對人的尊嚴、一切良善、人性的扼殺與泯滅,人性的正當需求所有價值遭到扭曲綁架,無論從資源、環境還是人的異化,再任其發展,無異於反人類本身。這種經濟作為獨裁專制罪惡的一部分,最終成為黑色經濟、邪惡經濟,最終形成人民幣價格由房地產支撐,反過來超發人民幣再支撐房市的惡性循環,房地產這個超發貨幣蓄水池已到達極限。以房地產為道具花樣翻新的種種信用透支工具早已窮途末路。在其潰敗以前,專制權貴既得利益集團拚命轉移財富,將中國洗劫一空,專制政府最終不得不採取前所未有的嚴厲管控手段,進行樓市凍結、匯市凍結的方法來應對崩盤,下一步不排除直接進行金融管制、流通環節乃至居民提現的凍結,但是這無異於經濟上的自殺,導致以資本驅動的市場瞬間失去支點,所有的投資、消費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近年來,失業率和隱性失業率達到人類社會的一個極致。房市崩盤、人民幣崩盤、專制政權崩盤三者都將是大概率事件,而任何一方面這種情況發生的效應均等同於另外兩個方面同時發生,也就是說,如果房市崩盤,人民幣必然崩盤,隨之政權崩盤,三者有同等意義具有正相關性。

24. 和平民主與國家恐怖主義?

答:專制獨裁面臨全面危機的到來,要麼改弦易轍走向和平民主之路,要麼做最後的垂死掙扎實行全面法西斯國家恐怖主義政策。這兩者必居其一,定要發生在歷史上。與此同時,專制統治者也時常以某種偽善的面目出現,它的兩面性極具欺騙性。國家恐怖主義是專制賭徒的一場豪賭,一旦發生全面國家恐怖主義,大家不要被紅色風潮所嚇倒,搞國家恐怖主義者不得人心,其背後的專制力量不足以長久支撐,而反抗的力量會異常迅猛地反彈崛起,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專制統治的末日將加速到來!

25. 和平民主的對手?

答:所謂和平民主的對手不是指具體的人或團體派別,而是抽象意義上的錯誤價值取向,是人性之惡。近現代民主化發展史近乎於一部精英共和抵抗專制獨裁與民粹主義的歷史。專制獨裁往往利用民粹主義、民族主義,阻擋憲政民主的歷史進程。因此和平民主的主要對手就是專制獨裁和民粹主義。為延續專制權力既得利益,專制統治者操弄民粹主義、利用民粹主義為其合法性背書,仇恨和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是兩大法寶,對內搞階級鬥爭、族群分裂對立,一手煽動仇日反美反帝,盲目排外製造反華勢力,一手以反恐之名壓制異己。另一方面,在野力量偽精英們蠢蠢欲動,利用民粹主義忽悠大眾攫取權力操之在手。

民粹主義即表面上以人民為核心實際上缺乏公民個體自由、尊嚴與人權的理念,往往是一種對抽象的人民的非理性崇拜和虛化的集體主義的情緒。民族主義在近代以自我民族利益為基礎的思潮或運動,其集體主義的傾向往往與民粹主義如影隨形。對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鼓譟與煽動往往成為專制統治的一種手段。民族主義與民粹主義是一種典型的弱者心態。

精英共和與民粹主義專制獨裁的較量,儘管時常伴隨黨派之爭、集團利益、國家民族矛盾,但以自由主義、人權意識為核心的憲政民主派代表的精英政治這一歷史意志與專制政客主要以欺騙手法操弄民粹主義之間確有本質區別。一個是啟蒙的方式要有針對性,抽絲剝繭,抓住癥結所在,扭住民主與專制這一根本矛盾,作為一個主線不為所擾,另一方面要開創一種利益機制,因勢利導,能夠引領更大的力量參與到和平民主事業當中來,一個社會要走向憲政民主走向成熟就必須克服民粹主義,自由主義與專制功利主義較量的歷史一再上演,從精英共和到普遍民主的階段遞進是一個社會發展規律。

從精英共和到大眾民主需要一個歷史過程。對民粹主義的完勝,一個社會必須歷經無數次創痛蛻變才能完成這個歷史進步。消弭精英與大眾之間的巨大鴻溝是啟蒙的一個主要任務。

民粹主義傾向在轉型時期必須得到有效抑制。和平民主運動始終堅持和平民主、理性包容的立場。它既是手段又是目標還是規律。對於武裝到牙齒的專制機器採取暴力對抗使人民遭受嚴酷鎮壓並非明智之舉。對於暴政與不公,人民的自衛權、反抗權不容否定。堅持和平民主立場,主動放棄暴力反抗權,放下暴力鬥爭乃至一切防衛,堅信善的力量是一種自覺選擇。這一單邊立場不因時局的改變而改變,不因對手的改變而改變,不單在專制權力的瓦解過程同時貫穿於民主社會建設的全過程。通過包括公民非暴力不合作手段,以超越性思維愛你的敵人、博大包容、仁慈良善的境界,和平民主運動貫穿於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的積極主張、積極建設乃至某種必要的代價以培養喚醒體制內外具體人的人性良知,影響馴化國家機器社會理性。暴力與非暴力歸根到底取決於道義上的要求。暴力與非暴力從來都只不過是一種意志的體現。從專制極權社會到憲政民主社會的轉變根本在於兩種意志的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需要更多公民自覺走向和平民主道路,積極推廣傳播和平民主理念、推進和平民主事業。只要把和平民主理念深植於每一個人的內心,不管發生什麼都無法干擾整個社會的和平民主趨向。大風暴來臨之前,和平民主力量為避免暴力崛起、流血衝突策行籌謀。

在社會各階層體制內外各力量的加速重新分化組合面前,和平民主運動的精英共和方案首要在於爭取中產者、社會中間階層。和平民主運動為突破專制權力的壟斷局面實現精英共和、權力制衡奠定現實力量。和平民主的道義訴求必然吸引一大批體制內從道不從君的良知正義人士。專制統治的加強無疑在成就少數既得利益者的同時將產生更多不得利益者和利益損害者。二者的挑戰與反抗,專制體制依靠的利益維繫,總體利益相悖的中央和地方、個人和集體其利益在各個點上的分歧、專制權力內部的廝殺裂變當中都是和平民主力量突破的空間。體制內做體制內的事,民間做民間的事。在一個開放的社會裡,專制權力的合法性問題始終存在,僵化的專制體制顯然無法提供市場滿意的產品,在政治市場、思想市場裡的憲政方案最終由精英共識決定。和平民主運動就是要求民間走出路徑依賴、社會走出路徑依賴,實現自立自治終結權力崇拜。在實踐中,摒棄敵我政治思維,建立具有超越性包容共建競爭的政治思維,精英共和絕不應成為專制權力假改良之名拒斥變革的藉口。(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1-18 3: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