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上了中共當的「一二九」學生運動

人氣: 441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0日訊】又到12月9日。每年的這一天,中國大陸的各個高校乃至部分中學都會舉行一系列紀念活動,比如合唱比賽。中共黨史稱,「一二九」運動是中共領導下的一次大規模的學生愛國運動。具體的描述是:1935年的12月9日,北平(北京)大中學生數千人在中共的領導下舉行了抗日救國示威遊行,反對華北自治,反抗日本帝國主義,從而掀起了全國抗日救國新高潮,史稱「一二九」運動。

問題是:此前從未喊過抗日,此後也甚少與日軍作戰的中共挑起學生的愛國熱情,真的是為了反抗日本帝國主義嗎?其實,看看當時蘇聯和中共所處的國際國內處境,就不難理解中共此舉的目的所在。

1931年9月18日,日軍入侵東北後,中華民國政府軍與日軍已然處於敵對狀態。民國政府深感對日抗戰實已無可避免,於是全國建設以充實國力,進行軍事備戰為主。而此時中共卻不斷擴大,進行武裝叛變,處處牽制政府抗戰方針。為了集中精力抗日,蔣介石遂擬定了「攘外必先安內」的方針,並發動了對中共的五次圍剿。在第五次圍剿中,中共遭到了致命的打擊,被迫逃亡,並最終逃到陝西一隅立足。

當時國民政府為了剿滅中共,特別任命蔣介石任西北剿匪總司令,東北軍的張學良、第十七路(西北軍)總指揮楊虎城為副總司令,共同擔任剿共任務。

而此時的蘇聯正面臨著德國入侵的危險。為了避免在東線同日本作戰,蘇聯要求中共與蔣介石政府建立反對法西斯的「民族統一戰線」,以在新的國際形勢下繼續「保衛蘇聯」和「武裝保衛蘇聯」。不過,蘇聯希冀的是通過建立統一戰線,來建立無產階級專政。

面臨著國民黨數倍於己軍力的包圍,中共為了求得生存空間並根據蘇聯的指示,中共授命由中共中央駐莫斯科代表團負責人王明撰寫了「八一宣言」,並於1935年8月1日發表,宣言一方面慷慨激昂地宣稱願意與國民政府合作,另一方面又要「大家起來,衝破日寇蔣賊的萬重壓迫,勇敢地與蘇維埃政府和東北各地抗日政府一起,組織全中國統一的國防政府……」,以取代正在積極抗日和正在積極準備全面抗日的中華民國政府。

這是「九·一八」之後四年中共第一個抗日宣言。三個月後,即1935年11月中旬,毛澤東等率領的中央紅軍北上逃跑到了瓦窯堡,並在此召開了一次重要的會議。會議主要是學習和貫徹蘇共中央、共產國際給中共的新指示,那就是「聯蔣抗日」。據海外專家辛灝年先生的研究,毛在瓦窯堡會議上把斯大林的這個指示竄改成了「利用抗日進行反蔣」。

為此,中共制定了如下策略:一是在政治上打起「聯蔣抗日」旗號,但實質上卻是暗地裡反蔣不抗日;二是向駐守在陝西,負責剿共的東北軍和西北軍進行宣傳;三是在國統區利用民眾抗日情緒,策劃抗日救亡運動。

瓦窯堡會議結束後,劉少奇被派回到國民黨統治區,在京津地區,恢復中共地下黨組織,並在12月建立了華北中共的地下最高指揮部:中共北京臨時市委。不久,中共主導的第一個「北京學生聯合會」宣告成立,其第一項任務就是掀起一場抗日救亡運動,以推翻國民政府和蔣介石的反動統治。

而中共現代史教材也明確記載,在瓦窯堡會議後,「中共北平臨時工作委員會先策劃成立了北平學生聯合會,後又與北平學聯多次舉行祕密會議,經過反覆研究,決定以請願的方式發動和組織一次抗日救亡運動。」這就是「一二九」學生運動的政治背景,策劃者正是中共。

同時,中共又策動它的中華全國總工會致書全國工人,號召工人組織起來,聲援北平學生抗日救亡運動,企圖利用人民的愛國反日情緒,將救中共之存亡的運動推向全國。

於是,在當年的12月9日,成千上萬知道或不知道真相的學生,都跟著「北京學生聯合會」這個共產黨組織走上街頭,高喊抗日,高喊打倒國民黨,打倒蔣介石,打倒中華民國的國民政府。

用楊沫的《青春之歌》中的話說:「一二九的青年學生們,他們迎著國民黨反動派的大刀、棍棒和水龍頭,勇敢地行走在北京的大道上,把他們抗日救國的呼聲喊徹了全中國。他們獲得了徹底的勝利,戰勝了國民黨反動派。他們成了中國共產黨的一支主幹力量,走上了與工農兵群眾相結合的道路,後來成了我們新中國許許多多最重要的幹部的一部分。」

1935年8月前從沒有提過抗日、也沒有發動過任何抗日救國或抗日救亡運動的中共,就這樣打著「抗日」的旗號,打著「停止內戰、一致對外」的口號,煽動民眾的熱情,以此為己謀「圖存」,並達到了預想的目的。

而根據辛灝年先生的考證,在《青春之歌》中所描寫的運動中國民黨政府對學生使用什麼「大刀、水龍頭和棍棒」,實際上就只有水龍頭,而且抓的人不過幾天都放了,根本沒有像中共那樣殺人,更沒有用坦克車。

「一二九」運動對中共的歷史作用是重大的。它挑起了民眾對國民政府的不滿,並成為西安軍事叛變的間接推手;它使得無數年輕人被利用,並相信了中共的謊言,從而走上了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不歸之路;它亦破壞了國民政府的備戰計劃,使日本全面侵華戰爭提前;而中共亦由此獲得了喘息的空間。

毫無疑問,這場運動是中共利用學生為達到一己私利而策劃的,根本與抗戰無關。學生不過是又上了中共的一個大當。#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12-10 3: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