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低端人口」被清理分文無償 處境艱難

人氣: 49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北京「大清理」行動已經過去20多天,被驅趕的「低端人口」至今沒有獲得任何政府補償。外界關注,「大清理」行動後,外來人口在北京的生活越發艱難。

據自由亞洲電台12月11日報導,在大興火災之前,清理「低端人口」行動就已經悄悄開始。目前,不少外來人員已經返回家鄉,尚留在北京的「低端人口」每天也都惶惶不安。原在新建村經營布匹生意的張先生表示,他搬到了距離新建村五六里外的一個地方,他每天都擔心,不知道一覺醒來會不會被房東趕走。「前幾天萬莊又開始清了。」

張先生說,清理行動讓他損失慘重,經濟方面的損失約五六萬塊錢,得三個月到四個月才能賺回來。他的一輛裝滿布料的三輪車在搬遷時還被警方扣留,他得知被扣的車有很多,領車時還要繳納一筆罰款,他只好放棄。「一車料還有車,又損失了好幾千塊錢。」

來自河北的李先生多年來一直在北京的新建村經營服裝生意,他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不會再回到北京這個讓他寒心的城市。別說人權,就是一點被尊重的意思都沒有。「說我們做服裝行業的屬於低等人群」,「趕走了就完事了」。

《紐約時報》12月1日報導稱,北京政府拆除了大片外來打工者和藍領工人聚居的城區,數萬人在寒冬中被迫搬遷,在這個城市流離失所。在他們的住所、店鋪,整個工廠被拆除之前,他們甚至只有幾小時的時間收拾東西。

此外,網上流傳著不少暴力驅趕「低端人口」的視頻。有的地方防暴警察手持盾牌連成一排逼老少婦孺搬遷,還有警察出手打人。美國之音關於朝陽區被驅趕「低端人口」農民工的一視頻顯示,在朝陽區咸寧侯村,農民工們都說,「鬼子進村了。」晚上十點多鐘來哄人,誰家亮燈就把東西抄跑了。「現在弄得人心惶惶。」

「靠種地能把農民餓死,還不讓打工,還得回去。」農民工對美國之音表示,怎麼生存都不知道,不是「小康」是「吃糠」。

北京馬連窪房屋中介業者楊女士向新唐人證實,趕人行動中已出現自殺現象,外來人口被強制驅離,很多違建平房被拆,樓房房租也上漲,當地確有人自殺。很多人無家可歸。

綜合媒體報導,坐月子的產婦、60多歲的老人也被趕到出租屋外面,站在寒風裡。還有村民指,當局用砸爛玻璃的方式驅趕住戶。

12月10日,北京市朝陽區、大興區等地爆發遊行,抗議當局的暴力驅趕。朝陽區費家屯的數百名「低端人口」走上街頭,在村委會拉起橫額,高喊「暴力驅趕、侵犯人權」口號。香港真理報12月10日twitter消息,北京大興區南中軸路老百姓,上街堵路抗議當局對南小街斷水斷電。

對北京當局暴力驅逐的抗議,得到海外華人的共鳴。網民胡偉發的twitter說,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澳洲悉尼的弟兄姐妹們也走上街頭,聲援國內被驅趕的民眾。遊行民眾舉著「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抗議中共暴力驅逐貧民」等牌子,一路喊著口號。

事實上,大城市的發展離不開外來人口。很多人只要有相對高薪酬的工作機會,不會選擇離開北京。

北京時政觀察員華頗曾對大紀元表示,「要知道北京的發展建設,這些外來人口是功不可沒。可現在,用完人家就一轟了事,我覺得這顯得非常冷酷。按道理說,應該是按照一種市場的方法,而不是以行政方法『一刀切』,人為地製造這種恐慌和災難。」

華頗指出,對外來人來講,在北京生活越發得艱難。對這些外來的草根,比如小商小販,和一些從事低端服務性行業的人口來說,真是滅頂之災。可是這些人又回不去,他們將來的生計、何去何從真是令人擔憂。#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7-12-12 1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