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推新法防政治滲透 中共為何「過敏」(上)

在澳大利亞媒體大面積曝光中共全方位滲透後,澳洲政府擬推新法補救。專家表示,中共的手在澳洲已伸得太遠。(Peter PARKS/AFP)
人氣: 19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漢、林燕報導)澳大利亞推出新法,旨在反間諜以及防外國勢力干預內政,中共外交部回應稱「不干涉他國內政」,企圖再次為自己漂白。

在澳大利亞(以下簡稱澳洲)媒體大面積曝光中共對澳洲的全方位滲透後,澳洲政府新推法律是模仿美國相關法律制定,禁止外國政治獻金,並要求外國政府代理人依法註冊。

中共滲透澳洲過去是遮得嚴嚴實實,前中共駐澳洲外交官陳用林對大紀元表示,現在它是公開跳出來直接干預,不過「它從不承認在干預(他國)內政」。他還說:「要是(澳洲新立法)順利通過,會對中共是重大的打擊。」

中共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在2017年12月6日發聲明,以慣用說辭挑撥,欲強行代言在澳華人社區,繼續用「種族」撕裂澳洲社會。(中共駐澳使館截圖)

上週,中共駐澳洲領事館發表聲明稱,澳洲媒體「炮製」了中共滲透澳洲的報導。然後中共外交部要求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放下偏見」,深化雙邊關係。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的)聲明可能只會加劇人們對中國(共)影響的擔憂,進一步損害中國在澳洲已經受損的形象。」

陳用林在2005年前選擇從中共使領館出走,他說:「中共對整個澳洲社會的滲透,已經持續了十幾年。」「從2004年以前,中共就開始在澳洲實施全方位的滲透戰略。從政治、經濟、文化各個領域進行干預滲透,控制澳洲華人社會、控制華人媒體,賄賂澳洲政客。」

本文從媒體、軍事、文化以及控制華人社區四個方面,綜述中共如何侵蝕澳洲以及中共「過敏」的根本問題在哪兒。

一、中共操縱澳華人媒體 希望在海外建一言堂

美國國會特設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表示,澳大利亞一直是中共宣傳滲透行動的主要目標。

一方面,中共採取與澳洲大媒體進行傳統新聞內容上合作的方法。在2016年5月,中、澳雙方簽署六項媒體合作協議,澳洲大媒體與中共黨媒新華社、《中國日報》等開展新聞內容互換、合作推出節目等工作。對此,斯威本大學教授費約翰(John Fitzgerald)和悉尼科技大學媒體與傳播學教授孫皖寧(Wanning Sun)撰文批評說,這是「中共宣傳的戰利品」。

特恩布爾的前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在今年8月撰文說,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簡稱中國記協)是「澳州記者進入中國(獲取中國新聞)的重要門戶」,但前者直接服從中共統戰部門,並與中共宣傳部門有密切關係。

另一方面,中共積極控制澳洲華文媒體。《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在2016年曾引述一位親中編輯的話說:「近95%的澳洲中文報紙都被中共政府滲透到一定程度。」

USCC在11月公布的2017年年度報告中也提到澳洲媒體被中共滲透的情況。國家民主基金會研究員卡拉蒂爾(Shanthi Kalathil)出席聽證會時表示:「在澳洲以前活躍的、獨立中文媒體現在主要走親共路線,部分原因是多數中文媒體都被親共的媒體集團控制。」

澳洲獨立中文報紙《看中國》的廣告商曾迫於中共領事館的壓力撤走廣告,其總編夏言在2016年9月發文說,澳洲中文媒體正面臨澳洲華人社區被脅迫支持中共外交政策的壓力。

他擔憂這種影響將來會更容易被利用,因為「越來越多的澳洲政客、華人社區團體以及華人媒體公司依賴於中國的商業和政治關係」。

針對對澳洲推新法後中共外交部的回應,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中共歷來想在海外也建『一言堂』,在澳洲媒體揭開中共滲透事實後,澳洲民眾開始警惕中共,它就開始混淆視聽,說澳洲媒體捏造。」

二、澳政客遭滲透 違背民意將軍事重地租給中企99年

2015年10月,澳洲北領地政府將戰略要害達爾文港租給中國企業嵐橋集團,租期99年。達爾文港毗鄰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基地,每年有一千多名士兵部署在這,訓練六個月。

根據彭博社的報導,美國擔心中共取得「達爾文港港口使用權後,可能更加方便蒐集駐紮在附近的美國和澳大利亞軍隊情報」。

根據當年美方委託在當地進行的民意調查結果,有近半的澳洲受訪者認為這份租約讓國家安全面臨「極大風險」,90%的受訪者認為它至少會帶來一些風險。

《紐約時報》援引澳洲當地人的話說,澳大利亞對中共的態度在貪求和擔憂之間搖擺。

澳洲一直在美國與中國之間保持著微妙的三角平衡關係。《外交官》雜誌2016年刊文說:「美國是其傳統的軍事和戰略盟友,同時也是一個有價值的經濟體;而中國這幾十年的經濟增長,已成為澳洲經濟繁榮的最重要資金來源國。」

但是從國家安全上,「對澳洲來說,中共是個敵視國家。」前外交官陳用林表示:「達爾文港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連普通公民都能看出來租約有問題,為什麼政客還說沒問題。」

「這才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中共政治獻金以及私底下賄賂澳洲政客已經嚴重破壞了澳洲的民主體制運作。」他說,「現在不得不去修補、修正。」

日前,澳大利亞總理、司法部長都已公開發言表示,擔憂近期澳洲媒體爆料的中共對澳施加影響,同時澳洲駐美大使也謹慎地說,已有明顯的(一點點)證據表明中共在試圖影響澳洲政策決定。

今年6月5日,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和費爾法克斯傳媒聯合製作的專題片《中共在澳大利亞的權勢及影響》,時長47分鐘。節目邀請了美國聯邦調查局、澳洲安全情報局、澳洲聯邦律政部(內務部)及首席檢察官與國防安全專家。

節目中說,澳洲反間諜機構非常擔心中共政府滲透澳大利亞政府機構,並利用政治獻金發揮影響。2015年,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局長路易斯(Duncan Lewis)向澳洲三大政黨發出祕密簡報,提到兩名華裔商人及其附屬公司向澳洲政黨捐贈約670萬澳元一事。

三、孔子學院直接在澳政府辦公 文化滲透或招新審查

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教育部是全球第一個主辦孔子學院的政府部門,與主管孔子學院的中共漢辦在2011年簽署合作協議,後者提供州內13所中小學公立學校的中文教育。配置的4名中文教育人員由中方提供和培訓,費用由澳洲政府和漢辦分攤。

芝加哥大學社會學家薩林斯(Marshall Sahlins)表示,孔辦植入澳洲政府部門的設置很危險,「很明顯它植入中共利益和人士,而且不僅是在新南威爾士州大學,還有新南威爾士州教育部門」。薩林斯著有孔子學院對學術影響一書,是美國有名的社會學教授。

「孔子學院直接在澳洲政府裡面運作、辦公,這個事情已經很嚴重了。」陳用林說,相當於外國政府人員直接植入澳洲政府,「澳洲政府的三權分立(民主體制)受到空前的、嚴重的威脅」。

因為擔心中共在澳洲院校的影響力擴張以及國際社會對孔子學院的強烈反彈,澳洲的孔子學院很可能會被重新審核。

上週四(12月7日),澳洲前情報官員巴貝齊(Ross Babbage)表示,澳洲州政府部門接受中共政府資助的人員「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必須要對此進行緊急審查」。

他認為孔子學院在澳洲政府部門的設置是不能被接受的,「這種活動必須放到更寬泛的範圍來看,就是中共政府是否(通過它)滲透澳洲」。

巴貝奇是澳洲情報獻策機構澳洲國家評估局的前戰略分析師,他呼籲把孔子學院視為中共政府部門所屬實體機構進行審核,調查前者潛入澳大利亞政府部門的情況。(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7-12-14 11: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