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余光中情詩 盡顯愛妻情深不渝

余光中2017年12月14日早上逝世,他與愛妻情深義重、相互扶持。(圖為余光中與夫人范我存今年4月15日,受高雄郵局為邀請,向民眾推廣分享手寫書信的溫度。(方金媛/大紀元)
人氣: 110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怡欣台灣高雄報導)文學大師余光中與師母范我存結縭61年鶼鰈情深。1991年,余教授為紀念與妻子范我存結髮35年時,發表《三生石》詩作,以「當渡船解纜、就像仲夏的夜裡、找到那棵樹、紅燭」四首組成,詩句意境飽滿而情深,環繞今生死、前生與來世永不分離,流露詩人對妻子的摯愛,令人感動。

三生石.當渡船解纜>道出生死別離,向摯愛的妻子說,我會在渡船象徵來世或另一個世界中,等待著與你重逢,有如跨越生死的愛戀;<三生石.就像仲夏的夜裏>更是巧妙的把枕邊細語的家常光景,以入夢對應生命之終,一前一後,拋下世俗,到達只有你我的夢境,何其浪漫!

而,<三生石.到那棵樹>夢囈與前世之約,前世那怕走過奈何橋,甚麼都忘掉,一句「我會等你」,今生再續前緣,穿越劇般的跨距淒美。最後以一對夫妻燭,願一口氣同時吹熄,同化一股輕煙,至死不渝。

此外,余光中寫給妻子很多情詩,早期《咪咪的眼睛》、《靈魂的觸須》、《當寂寞來襲時》等詩;以及晚年的《珍珠項鏈》、《三生石》、《東京新宿驛》、《停電夜》、《私語》、《削蘋果》、《風箏怨》等,見證情深不渝。

結縭一甲子濃情密意 余光中夫妻相處智慧之道

對愛妻情意綿綿的余光中好浪漫!現實中呢?師母范我存曾在過去的受訪中說,余教授其實是很不浪漫的一個人,「因為他非常的宅男」、「可是,他很幽默」。師母說,跟他生活在一起,只要跟他熟了之後,他會講很多笑話,會非常幽默,展現了余光中鮮少人知的另一面;范我存既是余光中創作對象,也是他忠實的讀者,范我存說她常在出遊時,幫余光中拍照,作為他創作靈感。

1950年,當時范我存染上肺病身形瘦弱,余光中在作品《四月,在古戰場》中,這樣描述:「一朵瘦瘦的水仙,婀娜飄逸,羞赧而閃爍,蒼白而疲弱,抵抗著令人早熟的肺病,夢想著文學與愛情,無依無助,孤注一擲地向我走來……」。余光中詩中描述的正是他遠房表妹、初戀情人,後來結縭一甲子歲月的妻子范我存。

余光中與妻子范我存交往6年,1956年步入禮堂。余光中經營家庭的哲學也被廣傳,如他曾說「家是講情的地方,不是講理的地方,夫妻相處是靠妥協。婚姻是一種妥協的藝術,是一對一的民主,一加一的自由」盡顯余光中夫妻相處智慧。

余光中《三生石》詩作

<三生石.當渡船解纜>

當渡船解纜

風笛催客

只等你前來相送

在茫茫的渡頭

看我漸漸地離岸

水闊,天長

對我揮手

我會在對岸

苦苦守候

接你的下一班船

在荒荒的渡頭

看你漸漸地靠岸

水盡,天迴

對你招手

<三生石.就像仲夏的夜裏>

就像仲夏的夜裏

並排在枕上,語音轉低

喚你不應,已經睡著

我也睏了,一個翻身

便跟入了夢境

而留在夢外的這世界

分分,秒秒

答答,滴滴

都交給床頭的小鬧鐘

一生也好比一夜

並排在枕上,語音轉低

喚我不應,已經睡著

你也睏了,一個翻身

便跟入了夢境

而留在夢外的這世界

春分,夏至

穀雨,清明

都交給墳頭的大鬧鐘

<三生石.找到那棵樹>

蘇家的子瞻和子由,你說

來世仍然想結成兄弟

讓我們來世仍舊做夫妻

那是有一天凌晨你醒來

惺忪之際喃喃的癡語

說你在昨晚恍惚的夢裏

和我同靠在一棵樹下

前後的事,一翻身都忘了

只記得樹陰密得好深

而我對你說過一句話

「我會等你,」在樹陰下

樹影在窗,鳥聲未起

半昧不明的曙色裏,我說

或許那就是我們的前世了

一過奈何橋就已忘記

至於細節,早就該依稀

此刻的我們,或許正是

那時癡妄相許的來生

你歎了一口氣說

要找到那棵樹就好了

或許當時

遺落了什麼在樹根

<三生石.紅燭>

三十五年前有一對紅燭

曾經照耀年輕的洞房

– – – 且用這麼古典的名字

追念廈門街那間斗室

迄今仍然並列地燒著

仍然相互眷顧地照著

照著我們的來路,去路

燭啊越燒越短

夜啊越熬越長

最後的一陣黑風吹過

那一根會先熄呢,曳著白煙?

剩下另一根流著熱淚

獨自去抵抗四周的夜寒

最好是一口氣同時吹熄

讓兩股輕煙綢繆成一股

同時化入夜色的空無

那自然是求之不得,我說

但誰啊又能夠隨心支配

無端的風勢該如何吹?

責任編輯:葉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