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風】系列之二

【中國風】由仿而造 中國風在歐洲興起

作者:柳笛

皇家陶器製品廠Vincennes出品的陶瓷珍品。
(Juliet Zhu/大紀元)

      人氣: 20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17前後世紀的西歐,處處洋溢著東方風情。奢華的府邸裝飾著花鳥壁畫,漆櫃上擺著藍白色系的青花瓷;金髮女子穿著刺繡或印花的長袍,紳士們饒有興致地品嚐陶瓷杯碟中的茶飲。這一切,代表著一個藝術時尚的開端—— 中國風

那時,西方的王室、貴族,無不懷著熱忱的心情翹首東望,等待自遠東歸來的商船。東方神話的積澱與航海貿易的發展,讓歐洲人對所有的中國物品深感好奇。特別是那些具有藝術價值的生活用品及裝飾物,更是價值連城的珍寶。

這不僅促進了遠東貿易的繁榮,也令歐洲本土的手工業藝人迅速轉型。或有意或無意,他們從東方商品中尋找素材,創造出一個個價格相對低廉卻具有異國情調的器物,中國風設計應運而生。這股「中國熱」,也從王侯貴族走進尋常百姓,讓中國元素在歐洲藝術領域風靡兩百年之久。

瑪麗-安托瓦內特展廳(Cabinet Marie-Antoinette),配以路易十六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的家具與收藏。(© 2014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Olivier Ouadah)

轉型契機 購藏之風與明清海禁

歐洲人自古便有收藏藝術品的嗜好。自文藝復興的14、15世紀起,極少量的中國瓷器輾轉到達歐洲,被人們視如拱璧,供奉在華麗的鑲銀底座上,成為世襲珍品。而航海貿易時代的到來,種類繁多的中國商品湧入歐洲市場,瞬間點燃了貴族們埋藏於心底的東方熱情。一切值錢或不值錢的中式物件,都受到收藏家們的搶購與追捧。

歐洲的上流社會到底有多愛中國產品?以17世紀中期的法國為例,國王路易十三專門設置中國珍玩管理人負責照看他的收藏,王后將一座十二扇的中國漆繪屏風作為財富與品味的象徵,宰相黎塞留亦追隨王室喜好,為自己大量收藏的瓷器設立一間陳列室。

那麼,中國物品在歐洲價值幾何?薩克森公國的「強力王」奧古斯都二世,曾用一個團的騎兵,換取普魯士的12只青花大瓶;一個來自中國的櫃子,作為大婚禮物為英王詹姆士一世之女伊莉莎白所有,據說價值1萬英鎊。

達官顯貴的喜好向民間蔓延,形成舉國性的大眾風尚。所謂「觀千劍而後識器」,隨著對中國物品的不斷了解,人們逐漸發掘出它的藝術價值, 培養了獨特的審美趣味。收藏家變成了鑑賞家,把中國器具從「深閨」搬出,變成華美的家居裝飾品。

然而,除卻昂貴的價格,中國明清時期的海禁政策對貿易的限制,讓普通百姓擁有一件中國物品,成為難以實現的事情。特別在明清易代之際,廣州一口通商的對外貿易幾乎廢止,使得中國出口的商品數量隨之驟減。而在大洋的彼岸,歐洲各階層依舊對中國商品情有獨鍾。或許,這便是歐洲人大規模仿製中式物品的初衷了。

藏於普希金博物館的台夫特瓷器(Shakko/維基百科/CC)

模仿之始 似是而非的瓷器

琳瑯滿目的中國物品中,瓷器以光潔的質地、含蓄的顏色以及扣之清越的聲音最為歐洲人所喜愛,一躍成為貿易之大宗。相應地,中式仿製品也始於瓷器。彼時的歐洲人還不知曉燒製瓷器的祕訣,因而並沒有製成真正的瓷器。最早的陶瓷仿品產於意大利的佛羅倫薩,即「美第奇(Medici)瓷器」,是一種模仿明朝白底青花紋樣的釉陶產品。

儘管在工藝上無法和中國瓷器媲美,美第奇瓷器卻從造型、釉色方面幾可亂真。由於耗資巨大、試驗困難重重, 這種瓷器產量極少,並在17世紀初停產。而在見諸文字的零散記載中,歐洲各地模仿中國器具的趨勢已初見端倪:

法國戲劇《陰陽人之島》中提到一口別緻的櫥櫃:「用了中式風格來裝飾,繪有各種飛禽走獸。」一位叫威廉‧史密斯的工匠在書信中談到,自己曾受僱於紅衣主教與其他貴族,按照「在此地頗有影響的中國風格」打造家具。而英國伯爵亨利‧霍華德的一份財產目錄中,那些採用浮雕陶瓷工藝的天鵝絨座椅、床架等家具,也印證了本國仿造中式家具的事實。

遺憾的是,這些奇特甚至有些怪誕的仿製品並沒有保留下來。我們只能從博物館裡僅存的50多件美第奇瓷器上,一覽早期仿製品的風采。直到17世紀中期,亦即明末清初的動盪時代,荷蘭台夫特(Delft)的窯廠開始生產藍白相間、質優量多的中國風釉陶,在歐洲市場大獲成功。隨後,歐洲各地紛紛效仿,大規模生產這種類似青花瓷的釉陶製品。

台夫特的部分畫匠,漸漸擯棄對純粹模仿中國瓷的做法,轉向設計形狀怪異的器皿,繪製形象誇張的紋樣。因而台夫特陶器出現花磚、花塔、瓶罐等形態,裝飾主題也有奇裝異服的東方人、蓊鬱的花木、變形的神龍瑞獸等不一而足。這是他們基於對中國的認知,自由表達奇思異想的創意結晶。從此,中國風設計正式興起。

約翰‧尼霍夫(Johan Nieuhof)於1665年所繪的南京瓷塔。(公有領域)

靈感之源 流行於歐洲的中國圖樣

不獨瓷器,舉凡可接觸到的中國外銷商品,其紋樣皆是手工業匠人借鑑的素材。比如家具上黑漆描金的圖案——山水風光、庭院花鳥、士人仕女、神仙神獸等主題,氣韻生動,流光溢彩。再如絲綢製品上的刺繡或手繪,多為禽鳥蜂蝶穿飛於簇簇花枝間的畫面,線條細膩,色澤明艷。這些元素移植於西方產品,便為它們披上一層中華外衣,往往產生別具一格的藝術美感。

如果說直接從器物上照搬圖案,尚顯得有些「偷懶」的話,那麼17世紀後期出版的東方遊記,應是每位匠人手中更「權威」的設計教材了。那些遠赴中國的使臣或傳教士,在親身見聞的基礎上發揮浪漫的想像,留下一批寶貴的圖文資料。裡面的插圖,則為中國風設計提供了更豐富的參考樣本。

其中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約翰‧尼霍夫(Joan Nieuhof)的《中國出使記》 。在書中,這位荷蘭旅行家把對中國的印象,濃縮成150幅精美的插圖,最負盛名的便是一張描繪南京報恩寺塔的插圖。隨著這部遊記的暢銷,通體琉璃的報恩寺塔聲名遠播,成為中國建築的代名詞。相傳,路易十四時代的「特列安農瓷屋」,屋頂與室內採用陶磚貼飾,正是從報恩寺以琉璃裝飾建築面的做法汲取的靈感。

尼霍夫之後,基歇爾(Athanasius Kircher)的《中國圖說》乃又一力作。這位作者從未到過中國,卻通過收集在華耶穌會的資料整理成書。他筆下的插畫, 描繪了各階層的中國人,包括帝王、文臣武將、婦人、僧侶乃至神怪人物,以此介紹中國傳統的服飾、建築及裝飾物。其中一幅廣為流傳的插畫《持小鳥的婦人》,女子纖弱輕盈的體態,身後擺放的瓷瓶、國畫與寫著「窈」的書法,展示了濃郁的中國風韻。

這些精心繪製的圖畫,勾勒出更為全面、更具夢幻色彩的中國,在吸引無數歐洲讀者的同時,也賦予設計師無限的創意。因而中國風裝飾品上的圖樣,都能在這些書中找到原型。

藏於西班牙國立裝飾藝術博物館的中國風漆櫃。(公有領域)

二次發明 瓷器與漆器的工藝解密

從造型與紋飾上學習中國,或許只是仿其形,而對製作工藝的探祕,則真正觸及中國工藝與科技的實質。諸如絲綢、壁畫、建築等,只需改變外在的紋飾,便能立即營造出異國氛圍;若要仿造珠玉般溫潤的瓷器、大理石般光滑的漆器,這種歐洲本土從未出現過的產品,歐洲人則走了百餘年的探索之路。

早在16世紀,歐洲人夢想著掌握製瓷工藝。馬可‧波羅曾認為,陶瓷是土堆歷經三四十年的風吹雨打而製成;還有人猜測,胎土中必須加入蛋殼粉或骨灰,甚至要在製成後埋在地下數十年。直到法國傳教士殷弘緒在景德鎮傳教,才發現其中的祕密。原來,高嶺土和白墩子土才是瓷器的「骨與肉」。

僅僅知道祕方,如何成功燒製瓷器仍然是個謎。儘管歐洲已經出現了美第奇、台夫特這樣的釉陶,人們始終沒有放棄複製真品的實驗。1709年,歐洲終於出現第一件硬質瓷器,發明者是名叫伯特格爾的煉金士。他因無法為國王煉出黃金, 逃亡到薩克森公國,遇到當地貴族契爾恩豪斯。此人已為實驗製瓷付出10多年的心血,之後,他力邀伯特格爾合作。

兩人日以繼夜地嘗試用各種黏土在各種窯溫下燒製,經過無數次失敗,終於在1708年,製出瓷製的紅色炻器。次年,真正的硬質瓷器在伯爾格特手中誕生。這一發現一度成為「國家機密」,但最終傳遍歐洲各地。很快,歐洲人便能大量生產優質硬瓷。

漆器的探索過程則相對順利。中國漆器自秦漢時期出現,明清時工藝已相當高超。利瑪竇在中國時,便已驚嘆於它的藝術與實用性。他在《利瑪竇中國札記》中說,家具上漆後,木料「光澤如鏡,華彩耀目」,而且只需用濕布擦拭,髒污的漆面便能立即恢復光澤。因而,歐洲人對漆器的製作方法同樣抱以濃厚興趣。

中國漆料原本取自漆樹汁液,但歐洲人發現,漆樹無法移植於西方,而且原料有毒、不適合在海上長途運輸。於是,他們很快找到東南亞出產的蟲漆代替。 自16世紀末,歐洲人就能利用蟲漆仿製中國漆器。至17世紀末,漆藝成為上流社會的業餘愛好之一。1688年,一部《髹漆論叢》出版,指導製漆工藝,並提供中式風格的圖樣。一時間,歐洲各國相繼嘗試製漆,方法與配方不盡相同,製成的漆器亦各具千秋。

至此,歐洲研製的瓷器與漆器自成一家,模仿中國裝飾風格的藝術體系變得完滿,中國風設計也日臻成熟。#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隔萬里卻遙遙相望,風情迥異又脈脈相吸。東方與西方,人類文明演繹出的兩個世界,千百年來總是發生著絲絲縷縷的聯繫。而東方的古代中國,在歷史上曾經作為萬國來朝的世界中心,一直是教人神往甚至狂熱的國度。
  • 德國柏林有一座現存的巴洛克式的雄偉的宮殿,它是十八世紀初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的王后索菲‧夏洛特委託建築師Arnold Nering設計的。在1705年夏洛特去世後,為了紀念她,腓特烈一世將宮殿和附屬產業命名為「夏洛滕堡宮」。此後幾經擴建。
  • 17世紀法國歐洲精美瓷器鑑賞
  • 從17世紀中期到18世紀末期,是法蘭西裝飾藝術的黃金時代。欣欣向榮的繪畫和雕塑藝術、精緻細膩的金銀雕鏤技術、奢華艷麗的法式瓷器、賦予幻想別出心裁的異國情調,帶來新的生活方式,極大展示了各界藝術工匠們的天賦與才能。法式曼妙生活藝術的種種細膩,體現在這一時期的飾品、掛毯、金銀器具和瓷器等等方面。下面為您介紹從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時代的藝術精品。
  • 在古典傢俱領域,法國是歐洲傢俱史上影響力最大的國家。而從17世紀中葉到18世紀的法式傢俱,在造型、技術、裝飾和材料上所具有的開創性和非凡技藝,更是現代都無法企及的高峰。在盧浮宮博物館為從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這三代法王時期新開闢的裝飾藝術展廳,豐富多彩、精緻典雅,風格各異的法式傢俱琳琅滿目,從17世紀中期的大櫥櫃到路易十五風格的曲線,再到18世紀末的直線條,每件陳列的傢俱都猶如藝術品一般。
  • 從太陽王路易十四至高無上的濃墨重彩,到「受愛戴者」路易十五的鮮艷與豐富,最後還有其繼任者路易十六年間的和風暖色……經耗資2600萬歐元、歷時九年有餘的封閉籌建,盧浮宮博物館為這三代法王時期的藝術品新開闢的裝飾藝術展廳,以不失嚴謹的法式館藏手法,呈現出一個異彩紛呈的天地,讓觀者重回法蘭西稱雄歐洲、法式藝術令世界神往的輝煌年代。
  • 一群雍容高貴的淑女和風度翩翩的紳士悠閒地在水上泛舟、一對情侶慵懶地在大樹下休憩、在華麗的夢幻般的花園裡貴族們在舉辦舞會……一種新的表達情感的繪畫流派在法國產生了,這就是十八世紀路易十五時代風行的洛可可繪畫藝術。
  • (大紀元記者楚小敏德國報導)誰能想到,在美茵河畔的實用藝術館可以看到如此眾多的由德國人收藏的中國古代漆器。這批約80件、橫跨宋、元、明、清的展品中有57件出自科隆的皮爾特-博格斯夫婦(Piert-Borgers)的私人收藏,另外20件則是博物館自身的藏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