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琴海之旅(33)

Delphi(下)──浩劫餘生的藝術精品

作者:行雲
      人氣: 2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近代從Delphi考古搶救出來殘存的藝術品,有不少陳列在現地的博物館裡。它們的完成年代及風格,從「Archaic Period」(600-480 BC)一直延伸到羅馬帝國的前期(~150 AD),雖然數量不多,但仍具有相當高的美術史價值。

最早期的是一對男性青年雕像,其兩腳併攏、雙手緊貼、姿態沉穩、重心單純,是希臘Archaic Period雕像的代表作。(請參考「愛琴海之旅(12)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下)追逐完美的希臘雕塑(一)」和「愛琴海之旅(13)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下)追逐完美的希臘雕塑(二)」)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的城邦在戰爭前後,經常以兵器來祈福或謝神。這座博物館藏有一件青銅的圓盾和兩具戰盔。它還藏有一些其它青銅祭獻器皿的裝飾部件。在古典希臘文化中,青銅雕塑的地位,要比石雕來得高一些。可是在漫長的後世歲月裡,青銅雕塑常常被拿去融化再利用,所以倖存的數量要比石雕少很多,這和在中國的情況不太相同。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雖然整個希臘留存了不少古典時期的陶瓷器,不過可能是因為它的高度脆弱性及可攜帶性,所以在歷經數次高度破壞和劫掠的Delphi,陶瓷器倖存的並不多。這座博物館幸好藏有一件繪著Apollo的淺酒杯,Apollo的左手還抱著一把代表音樂(Apollo的主管領域之一)的撥弦樂器lyre(里拉琴))。古典希臘的早期陶繪(520 BC以後),主要是使用一種稱為「Red-figure painting」的技巧(請參考「愛琴海之旅(8)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上)精緻的希臘陶繪(一)」和「愛琴海之旅(9)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上)精緻的希臘陶繪(二)」)。它是用尖刀在釉色刻劃出圖形,所以其色塊的轉換邊緣都比較突然。而這具淺酒杯應該是在「Red-figure painting」的技巧大為流行之前,所以人物的細部很不相同。像酒杯裡流出液體的呈現,不是「Red-figure painting」裡容易見到的。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獅身人面像Sphinx是一個相當古老的神話角色,至今發現最古老的Sphinx造型像有九千年之久。它的故事遍布西亞及埃及一帶的古文明地區,希臘文化當然也不能免俗。不過希臘的Sphinx和比較著名的埃及Sphinx有一個區別:在埃及,Sphinx被認為是良善的,但是在希臘,Sphinx則被認為是邪惡的。那個Sphinx要過路人猜謎語以保命的有名故事,便是希臘的版本。不過不管善、惡,Sphinx在埃及和希臘,都會被用來守衛神殿和陵墓。Delphi的這座博物館便藏有一件Sphinx的石像,保存得還算完整,其美術風格則屬於前述的Archaic style。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這座博物館藏有一件非常寶貴的文學和音樂史料,就是刻在石版上的兩首對Apollo的頌歌。而這幾塊石版特別的地方,是它在歌詞的上方刻有音調的標記。這是西方世界裡相當早的樂譜連同歌詞的史料。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古希臘的公共建築外部,經常會有許多雕塑性的裝飾,特別是神殿東、西向的門廊上方三角地帶及南、北方的廊柱上方(請參考「愛琴海之旅(2)雅典的建築——衛城之外(上)愛琴海之旅(3)雅典的建築——衛城之外(下)」)。可惜的是,Delphi這類的雕塑,大部分都已經毀於有意的破壞,這裡是兩件比較部分完整的殘件。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在Delphi的倖存文物當中,有一塊刻有繩紋的大理石塊,被學者認為是古代用來標記世界的中心(肚臍眼)的「臍眼石」(Omphalos)。現在還被留在室外現場的那一塊,可能是比較晚期的,造型簡化了許多。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在這座博物館的石雕像裡,有一尊可愛的小女孩,其創作年代已經進入了Hellenistic Period(323 BC以後),所以其姿態、表情,衣紋等等,都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相對照的,是一尊年代更晚、羅馬皇帝「Hadrian」(哈得良)的寵臣Antinous(安提諾烏斯)的雕像。雖然這尊雕像的創作者想模仿古典希臘時期的風格,但是Antinous的髮式,及少年憂鬱的表情,都明顯地透露出羅馬藝術的寫實特質。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這座博物館最為人稱道的展品,是一位賽馬車馭手的青銅雕像,據信是西西里島在一次Delphic Game的馬車賽獲勝之後鑄造紀念的。這組雕像原來還包含了四匹馬,不過只剩下一些殘塊。它的美術風格是典型的「Early Classical Style」。(請參考「愛琴海之旅(12)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下)追逐完美的希臘雕塑(一)」和「愛琴海之旅(13)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下)追逐完美的希臘雕塑(二)」)體態已經從Archaic Style有了大幅度的解放,但是仍嫌拘謹,而臉部表情則是典型「Severe Style」的嚴肅。它的雕工精細,不論是衣紋、髮鬢、或是帽紋,都讓它成為希臘青銅雕像裡的珍品。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希臘德爾斐考古博物館展品。(行雲提供)

Delphi是此行在希臘境內的最後一個景點,之後我們就返回雅典過夜,再搭機至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在上機之前,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導遊帶我們趕赴雅典南方一個叫做Cape Sounion的海岬,參觀那裡的一座海神(Poseidon)神殿的遺跡。

Cape Sounion在雅典城邦的遠古傳說中,牽涉到一段有名的哀歌。事件發生的年代,如果拿後代的史料來相配,應該是在1500BC或更早,不過傳說通常是不會附帶確實的年代的。當時,位在克里特島上的Minoan文化還相當強盛,所以位於希臘半島上的希臘城邦都俯首稱臣。有一次,雅典城邦因故惱怒了克里特的國王,又在隨後的戰事裡敗給了克里特。於是克里特的國王,就要求雅典城邦每九年必須送七個少年、和七個少女去克里特島,作為那頭半人半牛的怪獸Minotaur(彌諾陶洛斯)的食物(請參考:「愛琴海之旅(23)愛琴海文明的搖籃──克里特島(一)」、「愛琴海之旅(24)愛琴海文明的搖籃──克里特島(二)」和「愛琴海之旅(25)愛琴海文明的搖籃──克里特島(三)」)。這對雅典城邦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煎熬。有一回,雅典城邦的王子Theseus(忒修斯),自告奮勇要跟隨前去擊殺Minotaur。到克里特島之後,克里特島的公主愛上了他,於是在公主的幫助下,Theseus成功地擊斃了Minotaur,然後凱旋航返雅典。Theseus在離開雅典之前和他的父王Aegeus(埃勾斯)約定說:如果成功回來,船上就會把所掛的黑旗換成白旗。可是等到船隻航近雅典時,Theseus和他的隨行都累得睡著了,忘了去把黑旗換成白旗。雅典王Aegeus遠眺到船上的黑旗,哀痛逾恆,就在雅典城附近的一處海岬躍海自盡。後來希臘人為了紀念Aegeus,把那一片海洋命名為「Aegean Sea」,也就是中文裡的「愛琴海」。而Aegeus投海的那處海岬,就是Cape Sounion。

希臘海神殿。(行雲提供)
遠眺希臘海神殿。(行雲提供)

白浪輕輕地拍撫海岬,好像在娓娓訴說著兩千多年前的往事。@#

(點閱愛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轉自作家行雲部落格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