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和統會不是親共團體 而是中共直屬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和統會其實不是什麼親共團體,它就是中共統戰機構,是共產黨派到外國的團體」,由兼任政協主席的一名中共政治局常委直接領導,是「中共最高級別的統戰機構」。這是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在新唐人電視臺最新一期「熱點互動」節目中,對「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和統會或統促會)——這個在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分支機搆組織的精準描述。

此前,許多西方媒體和專家,乃至一些中文媒體都習慣於把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和統會歸為海外親共團體,即屬於當地的華人團體,因為這些團體的頭目絕大多數都是當地華人,在當地生活了有些年頭。

橫河說:「(和統會)是外國代理人,它就是共產黨派在外國的團體。」所以和統會在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分支機搆,其實在當地都應屬於「外國代理人」,「按照(美國的)《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他們都是要註冊的。」

橫河說:「(和統會)就是中共內部機構,由政治局常委當會長。」「統戰機構從上面來說就是政協,一個政治局常委當政協主席,同時兼和統會會長,所以和統會是中共最高級別的統戰機構。」「它的具體操作由統戰部來操作,統戰部是具體執行機構」。

橫河在節目中說:「全世界有100多個和統會,都直接歸北京指揮。」「按照《外國代理人註冊法》的話,他們都是要註冊的」,因為他們屬於「外國代理人」。

美國的《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早在1938年就獲得通過,要求以「政治或准政治身分」 的外國權力代理人,定期披露其與外國政府的關係、以及相關活動和財務等資訊。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架構(來源:和統會官方網站)

多個國家都開始反制中共統戰滲透

12月13日,美國國會和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召開了「中共的長臂」聽證會,多個國家都對中共的滲透做出反制措施。

12月15日,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公佈了2017年年度報告,報告建議國會,美國有必要要求在美國的中共國營媒體人員,需要根據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進行登記。因為中共仍在不斷加強對外宣傳,甚至利用中共國營駐外媒體機構進行情報蒐集和訊息戰。

該報告援引維權組織自由之家的話說,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工作人員不在《外國代理人註冊法》的範圍內,這是一個「漏洞」。

最近,澳大利亞政府正在推動兩項立法——反間諜法和反外國干預法,希望禁止一切來自外國的政治獻金,防止外國勢力干預澳洲政治,從而創建出類似於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的透明機制,要求相關人員公佈他們是否代表外國勢力工作。

學者:統戰是中共全球滲透的「法寶」

在今年9月在美國舉行的題為「中共影響下的民主侵蝕」學術會議上,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政治和國際關係教授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這份報告以大量翔實的資料和證據,論證了中共在紐西蘭全方位滲透和干預的活動。這份報告以及布萊迪教授其後發佈的給新政府的政策簡報,都被紐西蘭主流媒體和國際大媒體廣泛引用。

在報告中,布萊迪教授詳細分析了中共利用其統戰系統對外國進行滲透和干預的種種手段。布萊迪教授明確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黨國」,這個黨國外交政策的關鍵概念就是對外全面實行「統戰」政策。

報告中說,在紐西蘭,與中共當局關係最密切的組織就是紐西蘭和統會(和統會在紐西蘭的分支機搆),這個組織成立於2000年,直屬於中共中央統戰部。

報告說,雖然「和統會」名字的原意是促進大陸和臺灣的「和平統一」,但該組織開展了一系列支援中共外交政策的活動,包括給支持其議程的華裔候選人進行集體投票和籌款;中共領導人訪問紐西蘭的時候,這個組織則組織華人,極力阻擋和干擾法輪功、親西藏、或任何其他批評中共的團體的抗議活動。

報告說,和統會通過控制其它華人團體,達到控制紐西蘭華裔社區的目的。紐西蘭和統會現任會長黃瑋璋(Steven Wai Cheung Wong),同時還在紐西蘭和中國的許多其它統戰組織裡擔任領導職務。

報告給出多個具體實例,包括和統會曾幫助前行動黨排名議員王小選(Kenneth Wang)籌集資金,並號召紐西蘭華人給他集體投票;最近爆出的有中共軍方間諜背景的國家黨排名議員楊健(Jian Yang),自進入紐西蘭國會以來,他已成為華人社區主要的組織者和募捐者;工黨議員霍建強(Raymond Huo),其非常公開地和紐西蘭的中共統戰組織進行合作,並用英文和中文推行他們的政策。

多個國家都開始反制中共統戰滲透

12月13日,美國國會和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召開了「中共的長臂」聽證會,多個國家都對中共的滲透作出反制措施。

最近,澳大利亞政府正在推動兩項立法——反間諜法和反外國干預法,希望禁止一切來自外國的政治獻金,防止外國勢力干預澳洲政治,從而創建出類似於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的透明機制,要求相關人員公佈他們是否代表外國勢力工作。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表示,這將是澳洲數十年來,對反間諜、反情報、政治獻金等方面的立法框架所進行的最重大改革。

最近幾個月以來,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等國家的媒體都大量爆出,中共通過其在海外的統戰機構,利用政治現金和培植代理人等多種手段,滲透和干預其它國家事務。特恩布林表示,澳洲媒體最近有關中共對外影響力的報導讓他擔憂。

特恩布林說,「外國勢力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複雜的嘗試,來影響澳洲國內國外的政治進程。」 澳大利亞聯邦參議員丹比(Michael Danby)也說,「共產黨已經把中共反對自由的價值觀的戰爭擴大到國際上,戰爭已經抵達澳洲,成為我們前所未有的挑戰。」

雖然特恩布林表示這兩項立法不針對任何一個國家,但因為正值中共政治現金問題被大面積曝光的時間點,澳大利亞準備出臺這兩項立法,才引發中共立即反彈,並馬上就對號入座,但澳洲政府對此事的態度很堅決。

臺灣立法院上周也通過了《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修正案,將組織犯罪的條款修訂為「持續性或牟利性」,並且不以現存的組織為限,這樣,這個法令對於中共支持的團體——包括統促黨和愛國同心會等組織,都將適用。蘋果日報把這項修正案稱為「白狼條款」,意指針對像「白狼」這樣的、中共在臺灣的特務頭子。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在提案說明中指出,中國共產黨政權在幕後操控臺灣黑幫分子,介入各種抗議活動,擾亂社會治安、危害國家安全,因此提出修法來補漏洞。

最近幾年,受中共支持的團夥公開在臺灣攻擊法輪功等修煉團體、公開鬧事和輸出中共的政策,挑戰臺灣司法系統。有評論說,臺灣政府此次修法可能不僅是修補法律漏洞,同時也是給予中共的滲透以回應。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