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中共治下紅樓淚 誰解其中味?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人氣: 259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22日訊】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自其誕生之日起,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眼球,無數人為其傾倒,近代更出現了專門研究其的「紅學」。有「紅學家」們認為《紅樓夢》通過講述幾大家族的興衰、宦海沉浮以及男歡女愛,來折射世態炎涼,而中共則將其視為是一部「反映了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你死我活的鬥爭」的小說,毛還親自發動了針對《紅樓夢》研究的批判運動,在文革的血雨腥風中,《紅樓夢》也是浸透了心酸淚。至於小說中開篇即點出真意的《好了歌》,卻被世人在中共的洗腦下,刻意忽略了。

毛眼中的《紅樓夢

毛在少年時就曾看過《紅樓夢》。據中共官方媒體披露,毛在井岡山時期,曾與賀子珍談到《紅樓夢》,稱這是難得的好書,認為其寫了兩派的鬥爭,賈母、王熙鳳、賈政,這是一派,是不好的;賈寶玉、林黛玉、丫環,這是一派,是好的,並稱「賈寶玉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大革命家」。

無論是國共內戰時期還是中共建政後,毛都不掩蓋其對《紅樓夢》的喜愛,他還屢次借紅樓來論時事,如用林黛玉的話「東風壓倒西風」來比喻國際形勢,給東風、西風賦予政治上的含義;用王熙鳳說的「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來說明「唯物論者是無所畏懼的」;用丫環小紅說的「千里搭長棚,沒有不散的筵席」來說明「事物發展的規律」,等等。

1961年12月20日,毛還在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區第一書記會議上講:「《紅樓夢》不僅要當作小說看,而且要當作歷史看。」1964年8月他又談到:「講歷史不拿階級鬥爭觀點講,就講不通」,他還認為《紅樓夢》第四回「反映封建社會階級對立關係」的《葫蘆僧亂判葫蘆案》是個總綱。

無疑,毛對《紅樓夢》的看法直接影響了中共官方的評論。

毛髮動《紅樓夢》評論批判運動

中共1949年建政後不久,毛澤東和中共為了加強對保有西方民主思想和傳統士大夫氣節的知識分子的思想控制,對他們進行了思想改造。具有自由主義風骨,一貫攻擊中共理論與做法的學界「大鱷」胡適成為了其靶子。胡適留在大陸的兒子胡思杜發文與其斷絕父子關係,稱其是「反動分子」、「人民的敵人」。隨之學界掀起了批判胡適運動,由俞平伯、楊振聲、顧頡剛,以及自稱與胡適有過七年以上交情的湯用彤、朱光潛等人「帶頭控訴」,各大知識分子紛紛批判胡適的「反動罪行」。

因朝鮮戰爭的爆發而暫時中止,批評暫時中止。隨著戰事的結束,用馬列思想「清理和批判資產階級思想和資產階級唯心主義」、「實現思想統一」的行動又被提上了日程,而對中共或明或暗傳遞的信息置之不理的胡適因堅定支持台灣的蔣介石,再次被批判。毛最先利用1954年剛剛畢業的年輕人李希凡、藍翎批判俞平伯的文章,將批判矛頭指向了俞平伯,因為研究《紅樓夢》的他是胡適的學生,也是胡適「新紅學派」的重要人物。

在李希凡、藍翎看來,俞平伯文章中的自敘傳說的「感嘆身世」和「情場懺悔」,不符合《紅樓夢》對封建社會的典型解剖意義;強調「色空」觀念,抹殺了曹雪芹在小說中對整個封建時代政治、經濟、文化全面批判的意向;「釵黛合一」的觀點,調和了寶釵和黛玉對立的意識形態;「怨而不怒」風格之說,歪曲了《紅樓夢》現實主義的批判精神。所謂「紅學」總是糾纏於煩瑣的考證與索隱,而不去探究它的時代意義、思想藝術成就、文學史上的貢獻,有時甚至有意地貶低它,「這是對現實主義文學作唯心主義的圖解」。於是,他們試圖用馬克思主義文藝觀去解讀《紅樓夢》,確認其時代歷史意義等。

而這正中毛之意,因為毛同樣對俞平伯關於《紅樓夢》的許多觀點是不贊成的,因為毛同樣也在用馬列主義的唯物史觀、階級鬥爭理論等解讀《紅樓夢》。此外,讓毛覺得這是一個整肅知識分子的契機就在於,李希凡、藍翎的批評文章,提出了一個大問題,就是在思想領域裡,是「用馬克思主義觀點還是資產階級觀點來指導社會科學研究」。

在毛的推動下,1954年10月,《文藝報》和《光明日報》分別轉載和發表了李、藍的批判文章,並都加了「編者按」,毛隨後對兩則編者按都作了批註,表示:不應當承認俞平伯的觀點是正確的。不是對《紅樓夢》研究更深刻更周密的問題,而是批判錯誤思想的問題。

其後,毛又發出《關於<紅樓夢>研究問題的信》,批評「大人物」「 甘願做資產階級的俘虜」。這封信昭告了毛要在文化領域發動一場思想運動的信號。

很快,中國作家協會黨組傳達毛的關於批判《<紅樓夢>研究》和胡適反動思想的口頭指示。10月23日,《人民日報》發表鍾洛的文章《應該重視對「紅樓夢」研究中的錯誤觀點的批判》,24日發表李、藍的文章《走什麼樣的路?——再評俞平伯先生關於「紅樓夢」研究的錯誤觀點》。這兩篇文章正式拉開了公開批判俞平伯和胡適所謂「資產階級唯心論」的序幕。

中國作家協會古典文學部、中國文聯主席團和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以及許多高等學校、研究單位也紛紛召開座談會,討論對俞平伯《紅樓夢》研究的批判。

中國科學院和中國作家協會為此專門成立了一個委員會,由郭沫若任主任,針對胡適的哲學思想、政治思想、文藝思想、歷史觀等,發起了全面的、集中的、尖銳的、野蠻的炮火轟擊。郭沫若一馬當先,採取開會發言、與記者談話,或親自撰文等形式對胡適口誅筆伐。這年11月8日,《光明日報》發表郭沫若與本報記者談話,謂:「由俞平伯研究『紅樓夢』的錯誤觀點所引起的討論,是當前文化學術界的一個重大事件……這是一場嚴重的思想鬥爭。……胡適的資產階級唯心論學術觀點在中國學術界是根深蒂固的,在不少的一部分高等知識分子當中還有著很大的潛勢力。我們在政治上已經宣布胡適為戰犯,但在某些人的心目中胡適還是學術界的『孔子』。這個『孔子』我們還沒有把他打倒,甚至可以說我們還很少去碰過他。」

12月9日,《人民日報》以《三點建議》為題,再度發表了郭沫若於前一日在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團、中國作家協會主席團擴大聯席會議上的發言,謂胡適是:「買辦資產階級第一號的代言人,他由學術界,教育界而政界,他和蔣介石兩人一文一武,難兄難弟,倒是有點像雙峰對峙,雙水分流」,要求大家通過對胡適與俞平伯研究《紅樓夢》的批判,「深刻檢查,隨時警醒」。

1955年2月,俞平伯在《文藝報》發表《堅決與反動的胡適思想劃清界限——關於個人<紅樓夢>研究的初步檢討》,承認自己致力於30餘年《紅樓夢》研究工作,「主要的錯誤在於沿用了資產階級唯心論的思想方法」,表示「堅決和胡適以及一切反動的敵對思想劃清界限」。

也正是從此時開始的對《紅樓夢》研究所定下的基調,一直延燒到二十年後的文革末期,造成了紅學界長達二十多年的畸形、扭曲和空白。「反右」、文革期間,紅學家們幾乎人人挨批,於是有人選擇閉口不言,有人不再研究紅樓,也有人選擇了拋棄良心,配合中共說假話。一時間,一部獨一無二的偉大著作《紅樓夢》,只剩下了「階級、革命、封建、批判」等字眼。

看看彼時的「批判、研究」文章的標題,就可以了解當時人們對《紅樓夢》的認知角度:「堅持用階級觀點研究《紅樓夢》」,「《紅樓夢》是一部寫階級鬥爭的書」,「從《紅樓夢》看反動沒落階級的虛弱本質」,「從《紅樓夢》看封建社會的階級鬥爭」,「大觀園裡奴隸們的反抗鬥爭」,「反革命兩面派的自我暴露——剖析林彪在《紅樓夢》第一百七回中的一段批語」,「意識形態領域裡的一場階級鬥爭——學習毛《關於紅樓夢研究問題的信》」……《紅樓夢》變成了一本階級鬥爭的現行教材。

紅學家俞平伯被下放改造

在中國的學術權威中,俞平伯的名字應該是家喻戶曉,他對《紅樓夢》的研究引起了多方的關注。儘管在五十年代批判胡適運動時,俞平伯被最先祭出,但在他公開與胡適等人「劃清界限」後,對其的批判暫時結束。

不過文革爆發後,在七十年代初,俞平伯與社科院的其他學者,如錢鍾書,都被下放到河南息縣的五七幹校進行改造。在息縣農村,很多村民都聽說過俞先生的名字,有的說:「知道,知道,就是那個寫《紅樓夢》反毛××的老傢伙。」

據大陸媒體披露,一次,幾個村民在路上截住俞平伯問他說:「《紅樓夢》是你寫的嗎?為什麼要寫書反對毛××?」俞平伯忙說:「不敢不敢,《紅樓夢》不是我寫的,我寫不出來。」幾個村民大聲嚷道:「大家快來,報上都說了就是他寫的,他死不承認,什麼不敢不敢,我看你狗膽包天,有什麼不敢的!」這時,一個知識分子模樣的年輕人上前來推開眾人說道:「這個問題很嚴重,留在以後再批鬥。現在先讓他交代是怎樣勾搭上大反動派美帝走狗胡適的。」大概這位青年文化較高,知道《紅樓夢》真正的作者,絕不可能是俞平伯,出來掩飾一下,事情就過去了。後來,文學所的幾個人,好說歹說把俞先生領回幹校了。

誰解《紅樓夢》真味?

一部《紅樓夢》究竟講了什麼?是紅學家們所言的家族興衰、貴族愛情,還是毛和中共眼中的階級鬥爭?《紅樓夢》的第一回中有這樣的字句:「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言作者痴,誰解其中味。」「說到辛酸處,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笑世人痴!」

顯然,痴迷世間事的世人並沒有參透曹雪芹老先生寫作此書的真意,其實乃講的是勸人看破紅塵的神仙道。

《紅樓夢》講的是女媧氏鍊石補天之時的一塊多餘的石頭,動了凡心「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許年」,化為一塊玉石隨赤瑕宮神瑛侍者(投胎為寶玉)入凡間進一步修煉,高層生命絳珠仙子(轉生為黛玉)如何了卻與神瑛侍者的甘露灌溉之恩而助其如願以償,神瑛侍者最終如何「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而回歸的故事。換言之,寶黛關係表面看似愛情,實則是報恩和了願在背後牽著。

而在第一回中出現的一僧、一道,是來人間點悟世人的神仙。一路走來,道士唱的《好了歌》需格外關註: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古往今來,人們都嚮往過著神仙般的生活,豐衣足食、無憂無慮、榮華富貴,可是呢,人世間的得失是由因緣關係、因果報應所決定的,因此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人們執著的追求著人間所謂的幸福,可是生命卻是短暫又無常,什麼才是永恆的呢?有多少人能夠放下執著呢?又有多少人能夠得到神的度化呢?《紅樓夢》就是在勸導人們要看破紅塵,從迷中警醒。世上的東西都是不定的,得到了名、利也只是一時的,人終究一死,錢財再多也帶不走,親情雖好終須別離!唯有修煉能夠得到永恆、得到真正的幸福。什麼叫好?什麼是了?來世的願望都實現是「好」,而圓滿回歸來時的地方才是「了」!

除了勸人看破紅塵、要走修煉路外,《紅樓夢》還涉及了如下主題:一、有恩必報。人間、天上都是一樣的道理,神仙受恩也得同等報答,受多大的德,報多大的恩。

二是人世間充滿七情六慾的「大觀園」,可以是高級生命了願而返本歸真的修行場所。

三是萬事都有因緣,人生不過是個劇本,挨個角色輪流上。整部《紅樓夢》即在導演的安排下,主角和配角的一生包括台詞都是像演電影一樣的走過場而已。

結語

了解了《紅樓夢》的真味,就可以明了紅學家們的分析並沒切中核心,就可以明了中共的歪曲,實質是在讓世人偏離《紅樓夢》要傳遞給世人的真意。人生如夢,受中共洗腦而在迷中執著追求著自己嚮往的生活的世人,有多少人能明白生命的真正意義呢?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12-22 5: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