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39:1067年──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中)

作者:古金
  人氣: 20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三十九章 1067: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中)

上一章講到:1067年10月8日~11月8日淩晨,五星聚於太微垣星區。這個在整個華夏和世界大部分地區都能看到的亮麗天象,除了對應前任天子宋英宗之死,還對應中華出盛世——可惜,由於宰相和天子逆天而為,毀掉了這層天數註定的輝煌。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38:1067年──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上)

6. 順天變法,怎成逆天?

《史記‧天官書》:「五星聚合,是天下變遷之兆……五星聚於東方,利於中原之國……五星跟從水星而會聚於一個星區範圍,其下對應之國,可以變法而強國,使天下臣服。」[1]

1067年10月五星聚於東方,跟隨水星進入太微垣星區,顯然是中原之國北宋變法強國之兆。在這個天象下,20歲的宋神宗即位還不滿1年,他雄心勃勃,自然地謀求變革,改變朝廷財政虧空、國力疲弱的現狀,以實現他富國強兵、收復失地的遠大抱負。

神宗遍觀國內能臣,在外地為官的王安石名望很大。1068年四月,神宗招王安石入京,君臣二人很是投機,但是王安石的變法思想,卻受到朝廷重臣、名臣們幾乎一致地反對。

看到這裡,可能讀者忍不住又要問了,其實上一篇的讀者留言裡,就有人在問:王安石變法,不是順天象而動麼?怎麼又成了逆天了?

對王安石變法,當代研究文獻浩如煙海,深究細節沒個完——只有跳出其中,拋開細枝末節,在宏觀上觀其大略,才能看到真相;再結合天象、天道,才能深入看到它的本質——而這個本質的揭示,一定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因為天象、天道、天綱在人間的展現,打宋朝就失傳了。

7. 巔峰論戰,王安石v.s.司馬光

1068年黃河在冀州一帶決口,黃河以北地區大旱。國庫虧空,有人請求皇上在南郊的祭祀典禮,免去給百官的常規賞錢。神宗過意不去,招司馬光、王安石等人商量。司馬光贊同,認為國家有難,大臣應當做出表率。王安石卻說:「國庫不足,是沒有善理財的人。善於理財的人,百姓不用加賦稅,國庫就會充盈。」

司馬光一聽就急了:「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天地所生財、物,不在百姓手中,就在官府國家手中。王安石要巧立名目掠奪百姓,比增加賦稅害處還大。當年桑弘羊欺騙漢武帝說的就是這話……」

當代中共紅朝對此的代表性評論是:司馬光僵化不懂經濟,不懂得「提高生產率、加快資金周轉速度,就能創造更多財富」,而王安石思想太超前,具有現代經濟學思想……

當然,也難怪這些學者,因為在紅朝一貫的口徑是力挺王安石,唱反調要擔學術風險。拋開中共洗腦式的教育,大家想想:脫離歷史時代、不合時宜、不切實際的思想,是好思想麼?在古代當時的條件下,小農經濟的生產周期就是那樣,快不了,提高資金周轉速度的前提是提高生產力,在沒有技術革命的時代、生產力就是維持原樣,社會財富只能像以前那樣緩步增長,財富不可能靠變法的花樣創造出來。所以司馬光的宏觀視角,是非常準確的,這也就是司馬光的預言成真的原因——也得到了實踐的檢驗。

8. 國庫極大豐足,變法極其失敗

王安石變法,給北宋國庫帶來了極大的財富!國庫由空變滿,新建的32座內殿庫也堆滿絹緞,又再造新庫。甚至到了北宋亡國之君宋徽宗時代,還在用著神宗變法時期積累的財富……王安石變法先理財「空前成功」,真是沒增加賦稅,就「國用饒」!?

但是在另一方面,全國怨聲載道,百姓,特別是基層農民,痛苦不堪。因為各種新法,增加了各種名目的錢、勞役,百姓窮人苦不堪言,有人為了逃避苦役,截指、斷腕,很多人破產逃難、淪為乞丐,很多流民到了京城,「上訪」告狀也沒用,王安石對此不屑一顧,只認他想像中的宏圖大業。面對各地百姓被新法所害的結果,他甚至說:「當世人不知我,後世人當謝我」。

邪惡的標準v.s.天道的「標準」

遵循紅朝口徑的學者說:王安石的變法措施,其實挺好的,就是那些執行的官員,貪圖私利和政績,把變法搞壞了。甚至有人說「經是好經,被人給念歪了」,而且拿出「著名的《青苗法》」為證:官府在每年青黃不接的時候,貸款給農民「青苗錢」,百姓不用去借民間的高利貸了,向政府借錢,等莊稼收成了,連本帶利還錢給政府。貸款要有擔保人。還不起,擔保人必須還。還是還不起,罰做官府的苦役。

聽起來挺好啊!利息多少呢?過去中共的教科書祕而不宣,現在學者也都講出來了:年利息20%!但是實際執行中,地方官員們追求政績,變為半年息20%,一年放貸兩次,達到40%!而且強迫攤派貸款,甚至讓不缺錢的人也來貸款,還讓有錢人來擔保。更有官員創造性地發展了「王安石主義」,把利息漲到了70%以上!雖然地方官員創造性的發揮,不是王安石的本意,但是實質上得到了王安石的默許,鐵腕的王安石知道這些情況,一直放任著。

讀者很自然地被嚇著了:這不是強放高利貸麼?最低的20%,比當今買房貸款的年利率高幾倍,誰借誰破產!用現代法律來衡量,也是典型的高利貸,現代生產力這麼發達,一般百姓都不敢借這樣的高利貸,何況古代生產力那麼低?

但是有很多紅朝學者,這樣給王安石辯解:你們知道當時民間借款高利貸的利息麼?100%甚至200%,王安石新法定的20%的利息,低多了,比那些高利貸好多了!當時借民間高利貸肯定破產,只是借的人不多,沒造成社會影響。王安石打擊民間罪惡的高利貸,有啥不好的?

大家再想想:民間罪惡的100%、200%利息的高利貸,是很罪惡的標準,為什麼要和很罪惡的標準比?比很罪惡的標準好一點,只是脫離了很罪惡,還沒完全脫離罪惡啊!都是罪惡,基點在罪惡上。

紅朝唱同王安石20%利率的人,如果你們或者你們的親人有房貸,把你們家族房貸利率躥升到20%,你們還叫好麼?你們會想方設法造出一套「理論」,去說服親人為20%的「房貸」利率叫好麼?現代生產力比古代高多少倍,都承擔不起20%的高利貸,為什麼要為王安石變法20%的基準利率叫好呢?這就是被紅朝洗腦後,認同了逆天的、錯誤的標準。

那合乎天道的利率應該是多少?在小農經濟的古代,歷史上有盛世的寶貴經驗,給後世提供了智慧和借鑒。歷史上的盛世,前面講過,都是順天而行,符合天道的。漢朝輕徭薄賦的時代,實行「十五稅一」,就是年稅收是田產的1/15,甚至減半為1/30,造就了文景之治的盛世。當然,天道沒有定下人間稅率的「標準」,是那個利率符合了天道。如果王安石參照歷史的經驗,按1/15,即6.7%,而且願意貸就貸,不貸也不攤派,如果這樣變法,既符合歷史規律,又合乎天道,一定是天下大治!

為什麼符合歷史規律,就是合乎天道呢?因為天象是天定的,天象直接展現天道,天人合一,天象與歷史發展精妙對應,天象帶動歷史發展,所以歷史也是天定的,歷史的盛世是符合天道,順天而行才出現的。

用這個標準對比,王安石20%的利息在根上就是罪惡,違背歷史規律,逆天害民!官員強行發放貸款就更罪惡。其實不止這一個《青苗法》,王安石的變法基本都跟錢掛鉤,利息基本都定在20%,根子上都是罪惡的標準,是逆天的。

新法誕生,天變山崩

王安石的《青苗法》強行出台,遭到了上上下下的反對。前面我們講過:北宋是一個富庶的社會,藏富於民,窮苦得買不起青苗的農民比例並不大,每年因為在青黃不接時借高利貸,最後破產賣身為奴僕的人並不多,所以社會才富庶穩定。

王安石做地方官時試驗過青苗法,在少數赤貧的農民身上獲得成功,卻要把這個「針對個別赤貧者的成功經驗」,複製到差不多整個農民群體頭上(手下人大力攤派,王安石默許),這是強行勒索,能不激起民怨麼?正義的官員能不為百姓說話麼?

可是王安石一意孤行,宋神宗被完全蒙蔽……不久,首都出現了一次極為罕見的大風暴,大白天漆黑如夜——這種極為罕見氣象,就是最低的一層天象,太陽象徵天子,太陽完全被烏雲風暴遮蔽,表明天子被一群權臣完全蒙蔽了。

當時人們已經不懂天象,但是都知道這可能是天譴來了,很可能是新法招來的天怒,因為天子沒有別的過失。有人以此勸說天子,但是宋神宗總是被王安石說服。

不久又傳來消息:華山有一處山體崩了!敬天畏神的古代,人們自然地認為這是嚴重的天譴,並且都和王安石的新法聯繫起來,可是王安石巧妙反擊——

逆天的口號:天變不足畏!

王安石面對天變,面對沸沸揚揚的反對聲,不為所動。王安石一黨人甚至提出:「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2]。

中國文化講天人合一,古人都敬神畏天,誰敢逆天啊?天子更得順天而行,做逆天之君還了得?王安石作為宋神宗的老師,他教導年輕的天子:「天變不足畏」,讓天子和他們變法派,不怕天象災異的警告,這是典型的逆天,引起軒然大波,大臣紛紛向皇帝進諫。而王安石是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他洋溢著創新詩文為詩壇獨步,口才極佳,能言善辯,神宗還是聽他的。

「天變不足畏」,這在相信天人合一、天人感應的古代,等於向天宣戰一樣,和當代無神論的「人定勝天」如出一轍。所以,中共文革內亂時期,王安石才成為「歷史上正確路線的代表」,被大力推崇,其實是中共在找歷史的幫襯。而今,當代紅朝很多學者,還在沿襲文革的這一文化精神,盛讚王安石這個不信天命的「進步」思想,而一直提倡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此時卻不敢提及了。細細想想:為什麼王安石帶著天子和國家碰得頭破血流?慘痛的實踐,在打誰的臉?

天降災禍,惡法人禍

王安石1069年開始推行新法以來,就《青苗法》一項法令,大比例的基層農民,就被奪走了20%的青苗錢。在城市,先後推行均輸法、市易法,與大中小商人、商販爭利。不但強買商品、壟斷貨源,壟斷價格搞批發,還搞零售,政府人員上街營業,水果蔬菜,無所不賣。神宗覺得很丟人,王安石不以為然,只要賺錢就行。結果市場蕭條,官方賣什麼什麼貴,品質還次,官營的食鹽摻沙子……民間工商業被重創凋零,王安石又向商販們開放國家貸款,年息20%,商販們不借沒法活,借了沒法還,到神宗末年,商人所欠的市易錢,僅利息就達921萬貫。[3]

在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可能會想到:王安石這樣的改革,和紅朝當年計劃經濟的商業國有、市場蕭條很相似。有外國學者指出:王安石變法是歷史上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嘗試。如此,大家更能明白:為什麼紅朝那麼盛讚王安石。

新法不斷推出,不斷壓向百姓,變相要錢,民間苦不堪言,已經有局部的造反民變了。

1074年大旱,十個月不下雨,莊稼絕收,農民逃荒都困難,因為是被迫按《青苗法》借官府的高利貸,官府不許逃荒,必須還錢!

過去的皇帝,不光是明君,就很一般的君主,在百姓遭天災時,都要免稅,甚至無償放糧救濟。而王安石變法,貸款本息不免,必須償還官府!這裡我們看到:新法暴露了兇惡的面目。

宋神宗、王安石如此逆天而為,這些天災,古人會本能地認為是變法招來的天譴,只有被近代無神論灌輸,敢「征服自然、不信天理」的人,才會視之為迷信,才把這些天災解釋為:「巧了唄」!

《流民圖》:感天動地,天人合一

當時京城的門吏鄭俠,冒死「越級上訪」,以加急文書的方式,向宋神宗進獻《流民圖》。畫的是農民因天旱破產,戴著腳鐐砍樹,做苦役償還借朝廷的高利貸。鄭俠在奏疏中說:「微臣在城門上,天天看見為變法所苦的平民百姓扶攜塞道,斬桑拆屋,橫死街頭……懇請皇上廢害民之法,『延萬姓垂死之命』,若廢除新法十日還不下雨,請『將臣斬首於宣德門外,以正欺君之罪』。」

精誠忠言,蒼天可見!

神宗被震撼了。在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聲淚俱下的勸諫下,神宗下詔暫停青苗、免稅、方田、保甲八項新法。三日之後,天降大雨,旱情立解。王安石罷相。

現代紅朝一些學者再次自圓其說:讓他碰上了,就該下雨了,「巧了唄」!

世上哪有那麼巧的事?《第十四章 古剎與天象的見證:正法興,國運盛》中,我們提到了中國古代十幾次大治之世,那麼為什麼古代那些盛世君王,都是順天而行、體恤百姓的,都有風調雨順、天公做美的生態環境?也是太巧了麼?為什麼宋神宗、王宰相,上應這麼好的天象,逆天而為得到的是頻頻的自然災害呢?最後宋神宗把命都精確地搭進天譴裡去了,也都是「太巧了」?

9.神宗再逆天,奪命看天譴

王安石雖然罷相,但是留下了一幫變法的黨羽,大部分都是留名在《宋史‧奸臣傳》裡的小人。在這些人的忽悠下,神宗又漸漸地恢復了那些新法,並以「偽裝加急文書」之類的罪名,把鄭俠貶到外地。最後鄭俠幾經王安石黨羽的迫害,被整死了。

天象的警告,百姓都懂,神宗在王安石「天變不足畏」的教導下,故意不懂;人間的勸諫,神宗在王安石「人言不足恤」的教導下,故意不聽。天子如此逆天,等待他的只有天譴。

圖39-2:1085年3月31日21時,熒惑守心,次日宋神宗應劫而亡。

元豐八年(1085年)正月初一(1月29日),執掌天罰的火星,進入了氐宿深處。在《第一章 南北朝:熒惑守氐,賊臣謀逆》中,講過《漢書‧天文志》說:「熒惑入氐中,氐,天子之宮,熒惑入之,有賊臣。」

天子的天劫開始了,這一天,宋神宗再次病倒。朝廷的新年朝賀都免了。神宗一病不起,再也沒上朝。

賊臣也出現了,神宗立的皇太子只有九歲,神宗的兩個親弟弟覬覦皇位,當時,大權在握的次席宰相蔡確等人欲立神宗的弟弟,讓開封知府蔡京準備好了一隊人去劫殺宰相……可惜沒得逞。

3月19日,火星來到了心宿的頭頂,近距離犯心宿,這是天子病體最難熬的時候。天變臨頭,神宗不再信王安石的「天變不足畏」了。第二天,神宗派官員去祭天地、宗廟、社稷、百神,為神宗祈福[4]。

3月31日21時,熒惑到了守心的時刻。4月1日神宗斃命,距離熒惑守心的時刻不滿1天。逆天而為的天子,天子如此準確地應驗天劫,被紅朝「人定勝天的無神論」洗禮的人,是不是還會說:「巧了唄」?(未完,待續)

注釋:

[1]《宋史‧司馬光傳》:執政以河朔旱傷,國用不足,乞南郊勿賜金帛。詔學士議,光與王珪、王安石同見,光曰:「救災節用,宜自貴近始,可聽也。」安石曰:「常袞辭堂饌,時以為袞自知不能,當辭位不當辭祿。且國用不足,非當世急務,所以不足者,以未得善理財者故也。」光曰:「善理財者,不過頭會箕斂爾。」安石曰:「不然,善理財者,不加賦而國用足。」
光曰:「天下安有此理?天地所生財貨百物,不在民,則在官,彼設法奪民,其害乃甚於加賦。此蓋桑羊欺武帝之言,太史公書之以見其不明耳。」爭議不已。帝曰:「朕意與光同,然姑以不允答之。」

[2] 《宋史‧王安石傳》

[3]《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三百五十一》

[4]《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三百六十三》@#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所以,王安石變法,是上應天象,隨天象而來的人間變動,宰相主持變法使北宋強國,使天下臣服——可惜,因為王安石逆天而為,不但毀了北宋的盛世,還被歷史上定為「北宋滅亡的禍首」。
  •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雲南火流星空爆的視頻火遍華夏。相隔數百公里的雲南迪慶、麗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這個天象奇觀:一個亮點劃破夜空,迅速由西向東,越來越亮,數秒鐘之內穿越雲層,由小變大,亮度超過了東方的滿月,色彩變幻之時,突然爆炸,而後墜地。
  • 1006年的天象,是中國古代夜空中最亮麗的。熒惑守心昭示著中華的正統天子,還伴隨著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範圍內佛教國度和該國佛教的大劫數,以這個佛教的天劫,映襯蕭太后在華夏大興佛法的輝煌,5000年的歷史,天象僅此一次。
  • 一個為佛法平反、大興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變天象,開創命裡沒有的輝煌,打誰都能打下來,命中的大敗也能變成奇跡的完勝。一個延續滅佛的天子,一個逆天害佛的國家,誰都想打你,誰打你都是順天行道。不但命裡的輝煌盡毀,兵將臣民、後世子孫都跟著倒大楣。
  • 澶淵之盟的功勞盡歸寇准,罰星對東上相的天譴,盡歸畢士安,而畢士安又是心甘情願——這種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讀,讀者會驚歎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會是偶然的碰巧,為什麼會有如此精妙的設計呢?
  • 無可奈何歲月去,似曾相識天象來。2017年10月6日,「雙星同犯太微西上將」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兇險,這是兩大罰星的同犯,劫數自然更慘。
  •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遼的澶淵之戰,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還有日暈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監誤解成了凶兆,嚇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簽訂了城下之盟。這一章講到宋太宗天定的壽終在1006年,那麼1004年的澶淵之戰,在舊運程中,該由宋太宗來打。如果是這樣,就完全是另一種結局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