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訪家暴受害者談語言暴力

亞裔反家暴工作組(ATASK)創始人陳清音(Cheng Imm Tan),該組織平均每年幫助700多人。(劉景燁/大紀元)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2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景燁波士頓報導)剛於十月底舉辦了「絲路嘉年華」——25週年慶暨籌款晚宴的亞裔反家暴工作組(Asian Task Force against Domestic Violence, ATASK),平均每年幫助700多人。除了安頓這些亞裔家暴受害者暫時居所外,還提供學習英語、職場培訓的機會,讓這些人能早日走出噩夢陰影,展開光明的新生活。為此,記者訪談了一位家暴受害者,希望能鼓勵受害者們不要自責或委曲求全,而應主動尋求幫助。

與夫團圓移民美國

大約一年前,35歲的中國女士Lily(化名)為了一次「犧牲」而來到了美國。

她的目的是與丈夫團圓。他們在廣州結婚之前,他已在美國居住四年了。由於他堅持要在美國工作,Lily只好放棄她在中國的職位。不懂英語的她帶著那時兩歲的女兒,追隨丈夫來到麻州的Brockton。

始料未及的是,這一次團圓竟成了長達四個月的悲劇的開端。

出於當事人的人身安全考慮,本文中,Lily及其家人的身份將不予披露。

在「亞裔反家庭暴力工作組(ATASK)」的辦公室裡,Lily坐在牆邊一個單人沙發上。她身後牆上的木製公告板上釘滿了宣傳兼職工作和公民課程的傳單。Lily紮著馬尾辮子,戴著金屬邊框的眼鏡,穿著有點寬大、略顯土氣的條紋襯衫。她慢慢站了起來,走進了會議室,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略顯僵硬的笑容在她的圓臉上浮現。她要開始講故事了。

溝通不良婚姻浮現問題

「我來到這裡也是因為婚姻問題。其實我也不是太想來的。感覺兩夫妻……為了個女兒。因為我們之間真是,溝通問題啊。他很多東西不會跟我說,導致我們的問題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多到後面,他就…他完全不理會你的感受,他說要趕我出去。」Lily用粵語斷斷續續地說。她說話的聲音很小,嗓音顯得有點沙啞。

Lily說,剛來到美國的時候,由於沒能適應時差,女兒往往在晚上吵鬧不休,到了早上卻呼呼大睡。這讓她的丈夫大為光火。

「『你不適應時差又不是我不適應時差。』,說我跟女兒吵著他,他覺得很煩。」Lily說。出於不滿,她的丈夫關緊了臥室的門,卻將Lily和女兒撇在了客廳。在那個冬天的夜裡,她們穿著單薄的睡衣坐在外面,直到丈夫開門出來。

作為新移民,Lily既不會說英語,在住所附近也沒有任何中國朋友。她感到孤單。她想要交流。但她說她的丈夫十分冷漠。她想知道丈夫堅持留在美國的原因,但他也未曾解釋。

「我心裡其實也有很多疑問,他沒回答到我。而他很多東西都收起來不講。所以兩個人在家沒話說的。」Lily說。

孤單一人傾訴無門

到了二月份,Lily和她丈夫的關係急轉直下。「他有時工作回來,不知怎麼樣,很憤怒,他就說趕我回大陸,買張票送我回大陸,不准我在這了,趕我走。」Lily說。她說丈夫發怒的原因常常十分簡單,有時甚至顯得「天真」。比如當兩歲的女兒尿褲子時,他便要指責她。「是女兒的錯,或者是我的錯。小孩子很正常嘛!他就說,『她為什麼不會上廁所,你為什麼不教她?』他的意思就是,你如果還是這樣的態度,你給我馬上回中國。」Lily說。

她的聲音有些哽咽。她說丈夫常把各種事情歸咎於她,並時時威脅要將她趕回中國。「我都很無助的。當時住的環境啊,完全一個華人都沒有的。三四個月見到個華人,我真是很興奮的感覺。」Lily說。她說二月的時候,她還沒想到要求助。她只想向人傾訴。

「那時我身上有傷的。」她說。她沒有解釋自己如何受傷,但她說丈夫並沒有對她施加暴力。

瀕臨崩潰終於報警

「今年二月份到四月份,每天都說趕我走。晚上也睡不好,白天又想起這些事,變得整個人很崩潰……我求他,放過我,給條生路我,別整天這麼說啦,整個人很累,很崩潰的。」她說。

但她的丈夫冷酷如常。「他說,『你這樣是不是不想跟我過啊,那你就馬上搬走咯。』」Lily說。

「到後來,他每天,每天早上或者晚上都會說,叫你搬走。直到有一天我真是頂不住了。前幾天我打電話去婦女熱線那裡,問這個狀態我可不可以報警,我很辛苦啊,我怕我遲早有一天會崩潰的。那邊說,如果他還是這麼逼你,你可以報警,我這才選擇報警去求助。」Lily說

員警將她帶到了法庭,並通知了ATASK。隨後,她在法庭拿到了禁止丈夫接近的禁制令。晚上回到家後,她鎖上了臥室的門,把「所有的桌子椅子」都堵在了門後面「因為他看我那刻,就好像,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待我。感覺他的眼神,像殺了你的感覺。」Lily說。

搬到ATASK庇護所

在第14天下午五點的時候,她離開了家,與女兒搬到了ATASK的庇護所中。五月,她參加了ATASK開辦的英語課程。有時閒暇的時候,她會推著女兒的兒童車在附近到處逛逛,「熟悉環境」。

「我覺得(庇護所)至少給了我一種安全感。不用說有時半夜睡覺,突然間就哭。」Lily說。

她說她現在想找多一點英語課程,或者找份兼職工作。同時她也在找律師,因為離婚的事情尚未解決。

ATASK創始人陳清音

「這是語言虐待,這是情感折磨。這是讓妻子或女友感到自己很渺小,自己什麼也不是,自己什麼長處也沒有,自己完全沒有價值。這是心理的部分。有時也會有身體虐待。」ATASK創始人,現年59歲的陳清音(Cheng Imm Tan)說。

陳清音說,在移民群體中,家庭暴力的誘因通常是謀生壓力。「對移民而言,男性面臨的事情是很困難的。他們因為找不到工作,或覺得難以支撐家庭而增加壓力。而這通常是他們的天職。這種壓力需要釋放,通常就會釋放在家裡。」陳清音說。

但很多亞裔家庭都有「家醜不可外揚」的觀念。這種文化有時也使受害人不願外出求助。

陳清音說,在1992年ATASK創建以前,資料顯示,麻州20%因家庭暴力去世的婦女都是亞裔;與此同時,亞裔僅占麻州6%的人口。

「亞裔家庭受影響的程度與其人口不成比例。」她說。然而與此同時,她們卻往往得不到應有的服務。

陳清音說,在80年代,她作為實習生在本地家庭暴力庇護所Renewal House工作的時候,她遇到了一些不懂英語的東南亞女性。

「因為文化不同,語言不通,她們很難感受到支持。」她說。正因為這樣,她才決定要成立一個「百分百專注於亞洲家庭」的公益團體。

被幫助者的感謝

Lily的經歷與陳清音在Renewal House時的第一位亞裔當事人十分相似。那位當事人來自中國,帶著個小女兒。陳清音幫她拿到了禁制令,但在她離開庇護所,並成為牙醫助理後,就與她失去了聯絡。

多年以後,陳清音在一次ATASK的活動中發表了演說。「當我離開的時候,一位年輕女士走了過來。我完全不認識她。她抓著我的手說,謝謝您,您幫助了我的母親。」陳清音說。◇

責任編輯:馮文鸞

評論
2017-12-23 2: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