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風】系列之四

【中國風】邂逅巴洛克 展奢華之色(下)

作者:柳笛

Hetzendorf城堡中,嵌有漆板的中國風房間。(Thomas Ledl/公有領域/CC)

    人氣: 6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17世紀,歐洲人對中國的幻想與巴洛克精神不謀而合,使得中國風設計風靡於藝術的各個領域。繪畫、工藝品、家具乃至室內裝飾,無不通過壯美、宏大的外型,流露出濃郁的東方趣味,展現了有別於西方傳統的藝術特質。

生產於台夫特製陶場的花塔,17世紀末。(公有領域)

簡約而莊重 中西合璧的藍白釉陶器

藍與白,純淨而清冷的色調,一旦化作瓷器上的經典圖畫,便瞬間點燃歐洲人對東方藝術的熱情。青花瓷以極簡的配色和秀美的圖樣征服了西方的眼球,工匠們為此不僅殫精竭慮尋找製瓷的祕密,更讓自己手中的器皿儘可能地模仿中國。自美第奇瓷器後,荷蘭的台夫特、法國的納維爾、魯昂等地出現了著名的製陶場,生產仿製青花瓷的釉陶產品。

因而在歐洲的市場上,湧現出盤、盆、壺、瓶、罐等白底藍紋的陶製品。器皿上面描繪著典型的中式圖紋,如池塘禽鳥、花木園林、男女老幼、仙人瑞獸等。然而,人們並不會輕易把它們與真正的中國瓷混淆。因為大部分器型是歐洲傳統的用具器皿,而且到17世紀末,富有創造性的陶工將瓷器上的中國紋樣作誇張處理,或把它們提取出來作為普遍適用的裝飾主題,與東方各國、歐洲元素相結合,令陶製品呈現出另一種古雅的藝術美。

台夫特製陶場,因其善於打破常規,製造樣式靈活、紋樣多變的陶盤而聞名歐洲。比如常見的陶盤,構圖上仍與青花瓷盤相仿,在盤底中心繪製裝飾主題,盤子的邊緣飾以複雜的花紋。然而除了沿用藍白相間的顏色,盤底卻描繪了全歐式的場景,我們既能看到在商店裡工作的鞋匠,也能欣賞到裝飾著天使的多層噴泉。

生產於納韋爾的青花陶盤,中間繪有中國人物,約1680-1700年。(World Imaging/公有領域/CC)

而最具特色的當屬「鬱金香花塔」。它的出現源於鬱金香的流行,是一種專供鬱金香花枝的奇特花瓶。整個瓶子呈中國寶塔形狀,自下而上逐層收縮,每層設有多個瓶口,白色瓶身上繪有中國人物、樓閣、花草等圖案,基座上雕刻著西方神話的靈獸,托起塔身。這種造型不可思議的陶瓶,有大有小,可任意裝飾在壁爐、書桌等各種家具上, 莊重華麗又不失生動活潑,可謂中國風設計中獨樹一幟的藝術精品。

法國的陶製品也許不夠奇特,卻給人優雅之感。納維爾生產的一枚青花陶盤,中心是一幅遊園圖畫,擎傘的東方人在花木叢生的園中悠閒漫步,人物比例被放大,突出了動作與神情,反映法國人對東方貴族生活的愜意的遐想。而在具有巴洛克格調的大口水罐和花瓶上,法國人甚至脫離仿製模式,繪製純粹的西方圖案,把它們變成獨具風采的歐式工藝品。

18世紀初的英國中國風漆木書桌。(公有領域)
18世紀初的英國中國風漆木書桌。(公有領域)

厚重而華麗 黑紅金三重唱的漆器

17世紀以來,中國漆木家具在歐洲的流行度不亞於瓷器,模仿之風同樣迅速蔓延。歐洲人較早地嘗試出製「漆」的秘訣,加之木板繪畫的優秀傳統,因而能夠從質地、造型、紋樣等各方面借鑒中國漆器。他們在杉木、橡木、梨樹木等木材上飾以漆藝,創造出華麗典雅、渾厚碩大的漆器作品。

除了中國傳統樣式的家具,歐洲人更善於改造。譬如最常用的櫥櫃,早期出於喜愛,櫥櫃往往被放置在鍍金銀的雕花木架上。支架上雕刻著西方的天使、花果或者巴洛克式的漩渦紋樣,整個家具呈現出奇異的混搭風格。後來,櫃子與支架合一,曲線形的桌腿代替粗壯的支架,方形的壁櫃也趨向較為雅致柔和的線條,但仍以厚重的體量感展現宏大壯麗的藝術效果。

在圖樣方面,歐洲人喜歡將中國元素移植於各種歐式家具。書桌、櫥櫃、座椅、立鐘、鏡子,皆能看到典型的山水花鳥、庭院人物、民間故事等中國圖案。構圖上,他們亦打破西方繪畫經驗,借鑒東方象徵性的藝術表達,採用不對稱、散點透視的構圖模式,以及不嚴格的比例關係,突顯圖畫主題的內涵。

18世紀初達格利式的中國風漆木家具。(公有領域)

《韓非子》載:「禹作為祭器,墨染其外,而朱畫其內。」便是中國漆器早期的樣子。明清時期漆藝不斷成熟,發展出描金技藝。明代《髹飾錄》載:「描金,一名泥金畫漆, 即純金花紋也,朱地、黑質共宜焉。」與中國漆器相似,歐洲的中國風漆器也多採黑、紅、金配色,莊重含蓄中透露出雍容華貴的氣息。

以18世紀初的一件漆木書桌為例,桌子與上面的收納盒都採用黑底描金的漆藝。桌面與每個抽屜的表面,都繪有小橋流水、花鳥人物等中國風格的圖案,恰到好處的留白讓構圖和意境都很接近東方的寫意表達。桌面與屜櫃的邊沿,還繪製了美麗的花紋,以及對稱的花卉圖案,桌腿的造型華美富麗,仍不失巴洛克的典雅大氣之風。

精湛的技藝也造就了優秀的藝術家,在歐洲漆藝史上,最為著名的當屬比利時的赫拉德達格利(Gerard Dagly)。出生在漆藝中心斯帕(Spa)的他,自幼接受專業的漆藝培訓,青年時期便在德國為勃蘭登堡選帝侯製作中國風漆器,創造性地把漆藝運用於各類家具甚至是樂器表面。他還常常偏離中國的慣例,打破透視繪法,或在淺色底色上以亮色的彩漆作畫,令裝飾畫更加瑰麗多姿。

達格利的成功讓他獲得「室內裝飾藝術家」稱號,也吸引了一批追隨者延續他的風格。18世紀初薩克森公國的一件紅底描金的漆木漆櫃,就是模仿達格利的作品。這個內含小抽屜的雙門櫃,被擱放在穩固紮實的鍍金底座上,正是達格利最常用的家具樣式。櫃門裡面各有一幅花卉圖,每個抽屜表面同樣繪以不同的金色圖案,看上去更具夢幻華美的氣質。

奧拉寧堡宮(Oranienburg)中堆放成金字塔的瓷器。(Thomas Quine/Flickr/CC)

從收藏到裝飾 金碧輝煌的「中國房間」

在競相購藏中國瓷與漆器的同時,王公貴族們專辟一室,用來陳列藏品。為與那些天價的奢侈品相稱,房間往往置布得亮麗奢華。藏品與裝飾物共同成為室內的設計元素,看上去琳瑯滿目,處處生輝。漸漸地,充斥著中國器具的陳列室,裝飾性超越實用性,本身成為一種巴洛克風格的設計典範——中國房間(Chinese Room),被各國王室效仿。

這種房間主要有「瓷宮」和「漆屋」兩種,房內不僅有進口的藏品,中國風格的仿製品同樣受到推崇。瓷宮的雛形可追溯到德國奧拉寧堡宮(Oranienburg)中的瓷器陳列櫃。17世紀中期,德國貴族紛紛建立小型的瓷器陳列室。在奧拉寧堡宮有一個房間,設有7組金色邊框的大鏡子,每組鏡前有一座鏤刻著蜷曲花紋的塔型架子,架上堆滿了青花圖案的瓷杯、瓷盤和瓷碗。通過鏡子的反射,金色的支架絢麗奪目,將瓷器襯托得越發光彩照人。

最著名的瓷宮位於葡萄牙的桑托斯宮(Santos Palace),修建於1680-1687年間。它的獨特之處在於金字塔式的天花板上,使用了超過260件的青花瓷裝飾品,包括進口的中國瓷及中國風設計品。人在宮中舉頭仰望,彷彿窺見幽深的隧道,無數的瓷器消失於隧道盡頭,形成極具衝擊力的視覺景觀。

歐洲人對漆器的創造性,更多地體現在漆屋上。他們把漆器上的漆板取出,嵌入室內的四圍牆壁,光亮的漆面和濃墨重彩的配色營造豪華驚艷的東方情調,即漆屋的裝飾美學。

17世紀末,丹麥的羅森堡城堡(Rosenborg Slot)就有一個漆板裝飾的房間。嵌在仿玳瑁的框架中,這些墨綠底描金的漆板,描繪著中國風俗圖,大多表現中國帆船元素,其原型仍出自《中國出使記》。其中一幅漆版,畫的彷彿是賽龍舟的場景。船頭雕飾著龍頭,船艙高築樓閣,樓上立著迎風擺動的三角旗幟。年輕的船長站在船頭,引領船員乘風破浪,他的造型甚是古怪,頭上裹著頭巾,還插著兩條長約六尺的翎毛。

德國的路特維希堡宮(Schloss Ludwigsburg),也有一座精美的漆繪房間,大約建於1714-1722年間。鍍金漩渦裝飾的支架中間,鑲嵌著一套大型漆板,繪有中式花園。園中生長著多瘤節枝幹的樹木,東方的龍、瘦高的長尾鳥等神奇的動物生活在其中。17世紀中後期的德國,正處於動亂之後的休養期,藝術靈感主要從法國的凡爾賽宮中獲得啟示。因而,德國的宮殿裝飾帶有更多的法國印記,而其中國風的漆屋裝飾,也更多地體現了路易十四時代的巴洛克特徵。#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8世紀博韋壁毯第一套之「皇帝出行」(The Prince's Journey)。(公有領域)
    一股文化風,自東方來,吹落在17世紀的歐洲,讓人們了解到一個繁華得無與倫比的中國。遠東的財富與物產喚醒了無窮的奇思幻想,當它綻放在藝術領域,融入追求恢宏、壯麗的「巴洛克」時代,注定寫下盛大的溢彩華章。
  • 17前後世紀的西歐,處處洋溢著東方風情。奢華的府邸裝飾著花鳥壁畫,漆櫃上擺著藍白色系的青花瓷;金髮女子穿著刺繡或印花的長袍,紳士們饒有興致地品嚐陶瓷杯碟中的茶飲。這一切,代表著一個藝術時尚的開端—— 中國風。
  • 相隔萬里卻遙遙相望,風情迥異又脈脈相吸。東方與西方,人類文明演繹出的兩個世界,千百年來總是發生著絲絲縷縷的聯繫。而東方的古代中國,在歷史上曾經作為萬國來朝的世界中心,一直是教人神往甚至狂熱的國度。
  • 意大利巴洛克藝術盛期時,最偉大藝術家的代表是意大利雕塑家、建築家、畫家濟安‧勞倫佐‧貝尼尼 (Gian Lorenzo Bernini,又名Giovanni Lorenzo Bernini,1598年12月7日-1680年11月28日)。貝尼尼的很多作品都和聖彼得大教堂有關,他以列柱的形式,興建了聖彼得大教堂前著名的廣場迴廊。今日的羅馬,處處都有貝尼尼留下的作品,譬如著名的《四河噴泉》(Fountain of the four rivers)。
  • 德國柏林有一座現存的巴洛克式的雄偉的宮殿,它是十八世紀初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的王后索菲‧夏洛特委託建築師Arnold Nering設計的。在1705年夏洛特去世後,為了紀念她,腓特烈一世將宮殿和附屬產業命名為「夏洛滕堡宮」。此後幾經擴建。
  • (大紀元記者楚小敏德國報導)誰能想到,在美茵河畔的實用藝術館可以看到如此眾多的由德國人收藏的中國古代漆器。這批約80件、橫跨宋、元、明、清的展品中有57件出自科隆的皮爾特-博格斯夫婦(Piert-Borgers)的私人收藏,另外20件則是博物館自身的藏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