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梅山──老照片懷舊情(二之一)

作者:黃金財

就地移厝的「搬家」工法──手工移厝。(黃金財 提供)

    人氣: 12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時代愈進步,文化愈昌明,物質生活愈富裕,人類的心靈卻顯得空虛,這是社會轉型的陣痛,當然也是現代人的無奈,如何提升生活的層次和品質,自是不容漠視的話題。每每想起早年那些充滿人情味的古老行業,總會不知不覺勾起了多少的童年記憶,縱然它已逐漸褪色而遠去,迅速消失在我們的生活中,但是透過手上一張張精彩黑白的老照片,讓它得以重新活靈活現,栩栩如生恍如昨日的呈現在我們眼前,舊夢得以重溫,那種溫馨的感觸,時常繚繞我心,也使我更能了解生命的價值和生活多彩多姿的方向,在平實中找出不凡的靈感,更足以把梅山鄉土文化的特色再度淋漓盡致的映現,進而充盈流露台灣永恆的生命活力。

戀戀梅山,梅山鄉老照片展拍攝背景略談

(八)手工移厝

食衣住行是生活最基本的條件,房子則是安身立命,遮風避雨的最佳屏障,俗話常說:「有土地斯有財,住好厝錢滿載。」購屋建宅更是多少人一生中最大的奮鬥標的和夢想,也是社會經濟繁榮的指標和民生樂利的表徵。無論是金碧輝煌,規模宏偉的巨賈豪宅,或畫棟雕樑、古色古香的歷史古蹟古厝,甚至是溫馨平實的別墅國宅,它都代表了每一幢幢建築物在人們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它也象徵著生活品質提升和文化景觀的繁華。

梅山因地形特殊,涵蓋了丘陵區、淺山區、深山區等三種不同地形,海拔從90公尺至1815公尺,因此無論就地理環境而言,其產業結構、人文特質等,都孕育出獨特的風貌,其中以丘陵區為梅山人口最稠密地區,也是居於梅山對外連絡的門戶。早年為開通一條往太平36彎的產業道路,方便農產品的運輸,剛好有一戶人家的房屋要移位20公尺,因此必須要拆屋一部份或重建,由於「安土重遷」風水根深蒂固的觀念影響,加上既花時間又浪費金錢,屋主只願把整棟房子移動幾公尺或在原地將房子轉個方向即可,也就是說將房子移動的距離不能太遠,這等於教一頭大象跳韻律動感舞蹈一般,將是何等大事,其工程的浩大與繁瑣可想而知,其中的專業和技術領域,頗有一番大學問,是局外人所難以理解的,但在台灣早年從事此項移厝行業也大有人在。據梅山文教基金會鍾政道兄表示,早在民國60年代末期將近70年代時,就曾在梅山新興路與太平公路的交叉路口附近,親眼見過一戶人家採行這種就地移厝的「搬家」工法,令他眼界大開,畢生難忘。

有句俗話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但對移厝達人來講,廟是可以「跑」的,何況是房屋呢?據繼承袓傳移屋獨門絕活的陳文啟師傅說,移屋不但需要專業技術,也要靠著日積月累的經驗,和不斷努力的虛心學習,以及良好的團隊默契才行,亦即是古人所云:「業精於微,巧藏於細。」他還說,早期生活環境單純,高樓瓊宇少,大都是平房,三合院古厝,遷移較易。那要怎樣把一棟房子順利的移到預定地點呢?「首先,要到現場實地勘察房子的樑柱結構,樓層的承載重量,地基土質的軟硬程度等,當測量好,一切準備就緒時,就可以帶著千斤頂、枕木、鐵滾筒、鋼索和磚塊等工具,進行移屋的大工程。

將房屋地基挖空後,再用枕木和千斤頂將房子向上墊高,而房子四周則用長木柱綁牢固定,並在地基下鋪好承載及移動房子的鐵滾筒,然後大家合力使鐵滾筒轉動,房子就能跟著滾動,而照預定遷移的位置前進,一次可以移到幾十公尺外呢!這種搬家方式不會損及房子的結構完整性,在完成後再加修築補強的階段,即可恢復房子原有的外貌,比起重建一間房子要省時省力省錢得多了,更是一項功德無量的事業呢!

手工移厝。(黃金財 提供)
手工移厝。(黃金財 提供)

(九)鳥梨仔糖

在農業社會時代,梅山梅東村供奉北極玄天上帝玉虛宮,每逢農曆二月下旬迎神廟會熱鬧滾滾時,有一種零食深受小朋友們的歡迎,即使到現在這些小朋友變成爺爺奶奶,依然記得它曾帶來許多「甜蜜蜜」的回憶,那就是賣鳥梨仔糖。

鳥梨仔糖其實就是糖葫蘆,原本是中國大陸北方的一種零食,用竹籤將山楂等水果插成串,再沾上糖漿,冷卻而成的食品,由於形狀看起來像葫蘆,所以叫「糖葫蘆」。而在台灣,因為是用鳥梨或李子做的,所以台語叫「鳥梨仔糖」或是「李仔糖」。鳥梨是一種長不大的野生梨子,由於它的味道苦澀,所以沾上糖漿之前,必須先煮熟去苦澀。鳥梨仔糖的做法不難,先把鳥梨洗淨、煮熟,再用竹籤串起三至五個,另一方面,把糖放入鍋裏煮成糖漿,倒些紅色食用色素,把糖漿染成紅色,再拿起鳥梨串泡入其中,使其沾滿紅色糖漿,冷卻後,鳥梨仔糖的製作便完成了。鮮紅的糖衣,看起來果真教人垂涎三尺,這種吃起來脆中帶硬,酸中帶甜的口感,深受小朋友歡迎。

鳥梨仔糖。(黃金財 提供)

從前小販賣鳥梨仔糖的時候,會將一枝枝鳥梨仔糖插在由稻草紮成的架子,再把架子扛在肩上,或者推著車,手拿著用空罐頭或鐵皮桿成的長圓筒,裡面裝上竹片的器具,上下搖著發出碰撞聲,並沿街叫賣。當孩子們一聽到這獨特的聲音,就知道賣鳥梨仔糖的小販來了,大家會不約而同的簇擁著賣鳥梨仔糖的擔子,開心的挑選,當時賣鳥梨仔糖的行業深受孩子歡迎,生意很好,因此小販每到一個村莊,一待就是大半天。隨著時代進步,超商及雜貨店到處林立,許多包裝精緻,口味多元的零食充斥市面,賣鳥梨仔糖的行業便在梅山鄉逐漸沒落消失了。@#

──轉自梅山文教

(點閱戀戀梅山──老照片懷舊情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被消費的人物,被消費的人生,被消費的故事,人來到世界上消費大地,自然也要被消費。有人進入歷史,有人走出歷史,有人繼續被消費,然而這也是被懷念的方式。
  • 只有浸淫在藝術的創作與收藏、欣賞,才能靜觀萬物,悠遊天地,悅己娛人,參贊化育,開拓生命的無盡境界。
  • 日本時代會在一定的季節取特定的木料,這樣的取材法可以避免家具的蟲害,這些都是老司阜的智慧,可惜這些知識都慢慢消失了。
  • 自然界生物間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齣設計完好的劇本,雖然殘忍,卻因此保持某種平衡與和諧。
  • 自己的弱點被一眼看穿,這讓犯錯不只是犯錯,反而開啟了一條看不到終點的責罵之路。
  • 不管是爸爸的年味或阿嬤的年味,都成了我記憶中的幸福滋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