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強驅「低端人口」 突顯戶籍制度沉痾

學者指戶籍制度為中共高幹、權貴提供保障 形成龐大利益集團 想改革須面對極大反彈 但不改革則面臨社會貧富差距繼續惡化

中共官方開展一場大規模整治行動,粗暴驅離所謂的「低端人口」,造成數十萬的低收入戶與外來打工族在寒冬中無家可歸。圖為2017年11月19日,攜帶財物的居民撤離北京致命的房屋火災現場。(AFP )
人氣: 63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曜榮台灣台北報導)中國大陸北京市大興區11月19日發生一起公寓火災,在不幸造成19人死亡後,中共官方開展一場大規模整治行動,粗暴驅離所謂的「低端人口」,造成數十萬的低收入戶與外來打工族在寒冬中無家可歸。

北京的一場大火,讓中共體制下「戶籍制度」的沉痾,再度浮出水面。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林宗弘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戶籍制度是中國城鄉不平等最嚴重的來源,觀察這次北京官方的動作,顯示中共並沒有想要解決問題,仍然堅守戶籍制度的原則,不供應公共物品給「低端人口」。

「現行的體制造成這樣的結果,這有一定的必然性」,林宗弘指出,如果當局無法尊重人民的政治權利、一般民眾的自由權,人身與遷徙自由等,這些最基本權利的都不能落實,都要用戶籍制度來控制的話,那麼中國因為戶籍所造成的社會不平等,可能還是會繼續延續下去,甚至更惡化。

中國現行的戶籍制度源於1950~1980年代,中共推行計劃經濟,個人物資實施全民配給制,仰賴戶籍管理制度進行配給管理。此後中國人民的住房、科教、衛生、醫療、就業等方面,都被根據戶口來管理與控制,政府也透過戶籍制度來控制政治異議人士。

城市戶籍為特權所在 改革或引反彈

這樣的戶籍制度很大程度上,為過去在大城市戶籍底下的中共幹部、權貴、城裡人的子弟提供保護,形成了龐大的既得利益團體,「最明顯的就是高考配額跟著城市戶籍」。

林宗弘說,學生若想考上好的大學,居住在城市裡的子弟,分數線至少比其他人低60、70分,就足以考上最好的大學,所以每次談到要廢除戶籍,就會有學生的家長去抗爭,跟高考有關的抗爭活動,很多其實與戶籍有關。

「表面雖然中國說廢除了城鄉之間的戶籍,但其實只有大城市跟超大城市的戶籍是城鄉整合的,而大城市跟超大城市,已經沒有多少農村人」,林宗弘談到,城市戶籍是特權所在,從中可發現其人口數與中共的權貴子弟,以及優勢中產階級者完全重合,所以若要推動改革,實際上會面對既得利益者很大的反彈。

林宗弘指出,中國目前中小型城鎮與農村,仍然被排除在大城市的戶籍優勢之外,「當然,現在中共承諾也要給中小型城市以下的城鎮跟農村,有一些好的公共服務,可實際上能不能做到是很可疑的。」

他說,因為現在觀察,不管醫療或是好的大學教育,全都還是集中在超大型城市,所以當局稱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可能只有超大型城市以上的居民才有小康,以下的城市就還有非常長遠的路要走。」

不過,相較於中共仍持續堅守戶籍制度的原則,越南今年在舉辦亞太經合組織會議(APEC)的前夕,宣布廢除參考中共所制定、實施40多年的戶籍制度。據BBC中文網報導,越南政府選在該時間點宣布重大改革,可能是想傳遞擁抱民主價值的訊息,且未來將有更多改革與開放。

見中國貧富差距惡化 越南廢除戶籍制度

對此,林宗弘認為,廢除戶籍制度不完全是擁抱民主價值,但至少會減輕因社會貧富差距惡化,而給政權帶來的威脅,「越南可能是看到中國的貧富差距惡化,與戶籍制度有一定的關聯性,所以透過廢除該制度,作為減輕貧富差距的手段」,且貧富差距加劇,也會讓社會抗爭增加,「(相比中國)越南地方小,他的既得利益集團還沒有堆疊到像中國這麼大,所以可以提前廢除戶籍制度。」

林宗弘表示,他認同中國旅美知名經濟學者何清漣與程曉農提出的、中國「潰而不崩」的路線,意即中國從社會生態上將一天比一天更為潰敗,而中共政權短期內不會崩潰。「就是為了不崩,所以才把人趕走,不想造成政府的困擾,不想供應公共物品給外來人口,想要延續戶籍制度的不平等,不想負擔低端人口的財政支出,所有的原則仍是按照潰而不崩的原則在走。」

他強調,中共並沒有什麼偉大理想,就以土地私有化來說,實際上它根本不可能處理該問題,因土地若澈底私有化,或政府宣示要保護土地產權,就會變成土地也不能隨便由政府徵收,或農民也不想要聽政府的,因此當面臨農村或城市土地使用權到期的問題時,就以展延的做法,「它的選擇是很自然的,只是順應實際運作的情況而已。」◇ #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