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歲末嚴寒令人沉思 天地萬物順其自然

圖為南極洲上的企鵝。(《花樣姐姐》微博)

人氣: 5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01日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感覺自己不再年輕的主要原因是,當大家忙著興高彩烈的過節時,你卻麻木無感,甚至害怕吵雜熱鬧,這是中年後期的一種跡象。回想過去,喜歡搞派對,哥倆好的把酒言歡,在海外,我們最常見到的是,從感恩節、聖誕節、除夕夜,連續從自家到他家不同範疇的家庭聚會,那是必須的,寧可累了半死,也不願缺了一塊。現在呢?也許你會自我解釋是性格變了,死也不肯承認跟年紀有關,其實就是:「當你老了,頭髮白了,睡意昏沉……」如此而已。

但總統川普與第一夫人梅拉妮亞卻在聖誕節給北美防衛司令部打了電話,追蹤聖誕老人行蹤,以便與部分孩子交談時,滿足他們的聖誕願望,令和他們交談過的孩子們喜出望外。孟子對於發展和鞏固新興的政治制定,一直主張「民為貴、君為輕」、「省刑罰、薄稅斂」,主要是反對暴政、反對橫徵暴斂。(川普的率性,一直不遭人待見,卻有不少人支持他的童心未泯,但是;我們真想建議他多讀「孟子」,也許會使他成為一位「偉大」的總統。)

最近有友人曾經私下問過我,你女兒曾經帶領芝加哥大學的無樂器合唱團到白宮表演過,奥巴馬夫婦還站在她背後合影,為什麼你的文章中對奥巴馬不是很支持?坦白說;我女兒口中的奥巴馬夫婦親切和藹,是一對好人,我自己也百分之百認為是。站在民主黨的立場,我們不見得能完全接受共和黨人的主張,因為極左或極右,都是走極端。但是站在美國公民與華人的立場,我們不太喜歡奥巴馬的行事風格,更欣賞川普的果斷與霸氣,由陰轉弱的美國,要用陽和剛來提振國氣,否則,我們選擇移民到此,豈非成了「白痴」?我每週的評論文章,完全以華人的角度定位,而不是以民主黨人的立場去宣揚,所以對事不對人。

而這也是為什麼最近長島鐵路車站,出現有歧視「亞裔」的字眼被寫在站牌上,韓國女強人克里斯汀打電話請我參加記者會,我推故不願跟著起哄的主要原因。後來州長葛膜辦公室,找來MTA、人權局等相關單位,針對這個事件,召開閉門的緊急會議,我卻應邀一大早去曼哈頓州長辦公室參加了,並把我的出席,功勞全部給孫文(Linda),她是州長辦公室的助理之一。

我在發言中強調以下幾點:(一)MTA必須協助提供錄影帶,很清楚指正誰是肇事者,如果是小孩子的行為,那麼家長有責任教育小孩子,這不是在開玩笑,而是仇恨犯罪。我們也不能凡事都立即往白人身上倒,有可能是少數族裔年輕人惡作劇,只是他們沒有考慮長遠而犯下了錯。90年代以前,我們也曾有抓到這樣的例子,亞裔第一代父母打美國出生的第二代,小孩心裡不爽,偷偷在牆上抒寫罵亞裔的文字,指的就是自己的父母來發洩情緒,但小孩沒有想到,罵父母無罪,文字攻擊少數族裔是「仇恨犯罪」。

(二)我們FCBA每年年會只唱美國國歌,主要的語言使用的是英文,法拉盛遊行,我們要求大家拿的也是美國國旗,我們努力工作,對美國國家社會做出貢獻,在美國憲法保障下,我們有哪一點輸給任何一個族裔?這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我們倒想理性的問問寫下文字的人,請問你有比我們更愛美國嗎?如果沒有,那麼你所寫的文字,是在說你自己嗎?

(三)在目前整個美國社會籠罩在極端不安的情緒下,做為華人,我們寧可理性的面對證據與事實,再來採取應對的行動,絕不願拿著雞毛當令箭,無端的挑起更激烈的對立。如果說「仇恨犯罪」是阻礙國家社會穩定的因素,那麼動不動就挑起歧視的文字,在完全沒有證據情況下,對著空氣自言自語,還故意去影射強加在特定族群的身上,就不會破壞和諧嗎?(我曾經告訴開車喜歡叫罵的友人,那個人超你車,你連「三字經」都朗誦出來,問題是對方卻聽不到,你的妙語,坐在你車上的人,無緣無故的笑納,你有考慮到他們的感受嗎?)

我們不好意思在會議上指責任何人,並非因他們和我一起參加開會,而是同為亞裔,不必在其他族裔之前相互拆台。事實上,他們是跟華人有很大的差異,不只是他們很會搶政府的福利,反正稍為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們抓住機會就會大做文章。白思豪上任第一年,依照慣例用「恭喜發財」向華人拜年,該族裔立即抗議,為什麼沒有用他們的語言?猶記得市長一上任到法拉盛參加農曆新年遊行,被逼也用「鳥語」拜年,因為口齒生硬,邊說邊無奈的向站他旁邊的筆者擠眼,彼此會心的一笑形成一段佳話。

華人面對近況,除了莊敬自強,沒有任何其它路可走,但要有為、有守、有方才能成圓。12月28日KDC民主黨俱樂部特別請孟昭文國會議員回來,做最完美的年末總結,原因就是因她是亞裔最高民意代表,且是華人第二代,生長在美國的女兒,當晚除了顧雅明是華人代表,陪伴的三位民代全部是猶太裔。俱樂部的主席江麗錦、副主席王能、華商會理事長胡師功、中華公所顧問伍權碩,俱樂部成員中主流機構的白人,都以恭敬的心迎接孟議員。

我在介紹Grace的時候,特別強調,當年她在競選國會議員時,我在造勢站台講話時,從未說因她是華人而支持她,而是以美國這個國家需要華人文化的思想,我們把優秀的女兒,送給這個國家來做出該有的貢獻。而事實上她也很爭氣,成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副主席。在最近這段期間,她為了保障軍人權益所提的法案,也得到國會通過,並由川普總統簽字成為法律。

孟昭文在致詞時,說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正在大力爭取於政治上獲得社區民眾的支持,她除了推動女性退伍軍人福利、爭取皇后區(Elmhurst)火車站能重開,要求聯邦政府對法拉盛北方大道的貴格教會兩歷史房屋列為國家公園。她認為選區的工作,影響民生最大的是交通,她與地方民代合作推動緬街火車站擴建連接南北月台通道的工程,和兩座升降機也快接近完成。(做為國會議員,孟昭文表現出色,同時她也能接納善意的意見,她特別提筆者常會給她短信提醒。其實我們常常給她打氣鼓勵,唯一提醒的是,川普是總統,要尊重憲法,不必像其他議員,惡言相向與川普對罵。)

現在人的生活富裕,人的生命與健康有如延長線一樣,80歲仍活躍於社交場合的人不少,近70歲仍在職場工作的人更多,仔細的靜下來想,在過程中「繁華花間露、富貴草上霜」,得意又如何,失意又怎樣?能順其自然、隨遇而安,如行雲般的自在,像流水般灑脫,才是人生應有的態度。雖然我們常在字裡行間講老,這也許是文人的多愁善感,FCBA辦公室在3樓,我們每天上下十多趟,可是氣都不喘一個喔!

不過我們看到目前國際情勢,恐襲的陰影、社會的意外災害、人與人之間莫名奇妙的相互矛盾,都或多或少透露著「因果」,每個灑脫的背後隱藏著不捨,人在必須放下前卻又充滿著掙扎,苦了自己也苦了別人。抓不住的財富、感情、功名其至是生命,何不勇敢的面對,也不必自我困擾而心碎。

溫情仍充滿人間

山西省忻州五台縣潘峪村的7歲男孩鄭瑞昌的母親去世,早年喪父的他便成為孤兒。在全村村民的捐款下湊夠了安葬母親的費用,12月21日遺體下葬前,他手舉母親的遺像,在寒風中披麻戴孝,跪在冰冷的地上向全村老少嗑頭致謝,這個畫面經由微信,傳到有緣得見的人手機上,看了令人鼻酸。德不孤、必有鄰,來自各地的人趕到瑞昌探望為小孩送去衣物和玩具,更有北京、上海、英國、法國、日本的華人想收養他。(我們很鼓勵類似這樣的善舉,卻不希望看到在海外華人的善心被濫用。)

39歲的曹建宇有1.75的個兒,妻子和他同歲,在梁莊小學是一名代課老師。1998年7月,從駐馬店農業學校畢業後,曹建宇本來有機會分配到政府機關,但他卻選擇回到家鄉,在條件比較艱苦的梁莊小學教書。「可能是受了當了30多年鄉村教師父親的薰陶吧,我也喜歡上了孩子們。」曹建宇說,從那時開始到現在,他一直在學校任教。1999年,他和崔敬容結了婚,後來兩人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可是幸福的生活並未持續多久,曹建宇突然患了重病,一張診斷證明打破了全家的寧靜。2003年春天,他的身體出現了異常,肌肉不斷萎縮,但一直沒有診斷出結果,到了2011年,他的病情更加嚴重,課堂上經常摔倒。崔敬容趕緊帶著丈夫到北京一家醫院檢查,最後醫生告訴他們,曹建宇患上了「進行性肌無力」,目前幾乎沒有治癒的希望。

雖然身體殘疾了,但曹建宇卻放不下自己的學生,帶病堅持給學生上課。崔敬容決定,背著丈夫去上課,她每天早上幫丈夫起床穿衣服,再將他背到電動車後座上,到學校後,崔敬容從屋裡搬出帶輪子的凳子,把他移到凳子上,慢慢往教室移動。崔敬容因為心疼丈夫,常常為他代課,學校也為曹建宇提供了許多便利,給他安排離他宿舍最近的教室,懸掛的黑板也降低了高度。

「妻子還那麼年輕,她還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曹建宇患病後為了不連累妻子,他曾多次把她從家中趕走,有一次崔敬容端過來一碗熱氣騰騰的麵條,曹建宇故意把碗推了出去,麵條撒落一地。那天,妻子告訴他:你不吃,我也不吃。說完兩人抱頭痛哭。

「她是我的整個天。」曹建宇經常感概,不管他身體狀況如何,妻子始終不離不棄,一直陪伴在身邊。如今曹建宇桃李滿天下,很多學生考上了重點大學,逢年過節,每當收到學生發來的問候短信,接到學生打來的暖心電話,他都很欣慰。

看到這則故事,使我們想到台灣玉山國家公園內,兩棵靠在一起的千年紅檜樹,人們叫做「塔塔加夫妻樹」,且在當地赫赫有名,一九六三年被森林大火燒成枯木,兩棵枯木仍然緊緊相擁。想要前往看夫妻枯木的人,一定要在蜿蜒曲折的新中橫公路飛馳,以求在黃昏前要到海拔二千五百米方能見到,在星空下的夫妻樹,氣氛雖有點詭異,卻也不斷的吸引人朝聖。

結語

蕭煌奇的「你是我的眼」再三的吟唱,使人一句一句的去體會歌詞的意境,「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說的白是什麼白,人們說的天空藍,是我記憶中那團白雲背後的藍天……」每次見他戴著墨鏡唱這首歌,我們覺得,他雖看不見,可是他的心卻洞悉著世間的絢麗,而我們正常看的見,我們的心卻戴著墨鏡,永遠看不清楚塵世的色彩,整天自以為是的胡言亂語,卻不知道自己在跟自己過不去。#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1-01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