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間諜案屢見輕判 台法務部:將加重刑責

近年來屢見共諜輕判的問題,台灣立委王定宇等人4日提案修正刑法外患罪。圖為民進黨立委王定宇。(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12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懿勝台灣台北報導)近年來屢見中共間諜輕判的問題,台灣立委王定宇等人4日提案修正刑法外患罪,並指出敵國應修正為「敵人」或增列「敵人」。對此,法務部次長蔡碧仲表示,同一條文內同時出現「敵國」、「敵人」、「該國」可能會產生矛盾,不建議修改,但目前的《國安法》刑度太低,行政院已提案修法,刑度將不會再判4年以下。

王定宇表示,目前規範共諜行為的法律,包含適用於現役軍人的《陸海空軍刑法》,以及所有人都適用的《國家安全法》、《國家機密保護法》、《國家情報工作法》。近期號稱是國內史上最大共諜案首腦鎮小江,僅依違反《國家安全法》輕判有期徒刑4年,許乃權只輕判2年10個月,甚至刑滿後還能續領月退俸。

王定宇認為,《刑法》的外患罪章各罪構成要件的「敵國」應修正為「敵人」或增列「敵人」,因現行法條解釋上未包括「大陸」或「中共」,導致刑法外患罪章保護的國家法益,有所不足;《陸海空軍刑法》之定義,明定敵人是「與中華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或團體」。

對此,蔡碧仲表示,現行法律中與國家安全保護有關的,無論是不利於國家安全、利益、洩密行為,均適用於《刑法》、《陸海空軍刑法》、《國家安全法》以及《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但同一條文內同時出現「敵國」、「敵人」、「該國」等文字,可能會產生矛盾,不建議修法。

蔡碧仲也表示,目前共諜刑度確實太低,雖然《國家安全法》沒有主管機關,但行政院已提案修法,刑度將不會再判4年以下。

司委會在比對現行條文後,認為增列「敵人」不會產生語意上的矛盾,完成提案審查,但因修法涉及問題眾多,主席蔡易餘宣示須交付協商。#

責任編輯:于嫚

陳破空: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

【大紀元2017年03月17日訊】2017年3月,台灣連續發生共諜案。一個名叫周弘旭的陸生,企圖吸收台灣外交部官員,套取台灣機密,被台北地檢署收押。幾天後,一個名叫王鴻儒的前台灣國安局少校被桃園地方法院收押。此人曾任前副總統呂秀蓮的隨扈,退役後到中國經商,被中共國安吸收為間諜。這兩起案件,再次曝光中共滲透台灣的兩種典型手法:向台灣派遣間諜,和發展台灣人當間諜。

最近幾年,大批陸生赴台留學。一開始就有人人懷疑,這些陸生中,極可能夾雜著中共間諜。陸生周弘旭的暴露,只是第一例,尚未暴露的陸生共諜,相信還很多。周弘旭案發後,其台灣同學不敢相信,驚呼:「周弘旭就是我們課本印象中的書呆子加好學生類型。」就是「上課時會起立向老師敬禮」的那種「好學生」。

殊不知,在美國、歐洲和世界各地,一起恐怖攻擊發生後,有人回憶曾與他們共處的「恐怖分子」,往往驚呼,平時的他或他們,簡直就像是「彬彬有禮的君子」。善於偽裝,是恐怖分子和共諜的共同特徵。

陸生周弘旭案發後,台灣爆出有五千共諜的說法。其實,這個數字,並非誇張,而且還是一個保守的估計。了解中共運作手段的人都知道,中共間諜戰,向來以人海戰術著稱,與台灣來往的任何層面,中共都不會放過,都會盡力塞進共諜,無孔不入,無處不在。這包括,談判和統戰人員,以投資、合資為名的商人,新聞從業人員,演藝人士,大陸交換生或留學生,大陸遊客,甚至於嫁到台灣的大陸新娘等等,都概莫例外。

除了派遣間諜,中共還會從台灣內部發展間諜。同文同種,是兩岸交往的便利之處,也是風險之處。凡是到中國經商、探親、交流、訪問的台灣各類人士,都可能成為中共國安機關的「關照」對象。軟性的發展,包括請客、送禮、行賄,投其所好,處處給好處;硬性的發展,包括,對那些生意失敗、尤其有犯法記錄的,趁機要脅;或者,以色相誘,留下淫亂視頻,事後予以要脅,等等。

筆者認為,中共在台灣安插和發展的間諜,絕不止五千人,範圍也絕不止陸生和退役將官。台灣政府、立法院和各縣市政府機關,都恐難以免疫。

台灣政治力量,除了綠色、藍色、白色,還有紅色,除了公開的紅色,如台灣共產黨、愛國同心會等,更有潛伏的紅色。而潛伏的紅色,其數量,則遠遠大於公開的紅色。

半個多世紀前,中共在大陸顛覆國民政府,依靠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間諜戰,以至於在國民黨內部,包括國防部和總統府,都遍布共諜、共特。國軍幾乎不戰而潰。

中共滲透台灣,除了職業間諜,還有非職業間諜,包括網民、資訊員等。中共的五毛黨,更是以書寫繁體字為障眼法,到台灣網站上到處留言、跟帖,散播謠言、煽動仇恨、人身攻擊、挑撥離間、冒充民意、蠱惑人心,唯恐台灣不亂。有人問:台灣是否存在中共「第五縱隊」?答案很簡單:毫無疑問!

回顧中共在香港的地下活動,就能看出其路數。香港回歸前,屬於中共的第五縱隊,已經有10萬人之眾,包括地下黨、間諜、網民、親共分子等等,他們成為中共接管香港的內應和基礎。香港回歸中國後,中共多年培植的紅色商人當上了香港第一任特首,此人就是董建華。地下黨員則成為香港第三任特首,此人便是梁振英。

最近,即將卸任特首職務的梁振英,被中共擢升為「政協副主席」,乃是給他添加保護層,讓他卸任特首之後,得以躲到北京,避開香港的司法追究。醜聞纏身的梁振英本人,寧願「流亡」北京,終身吸食霧霾,也要避免重蹈前特首曾蔭權的覆轍──被判刑入獄。

美國進入川普時代,以鷹派之姿,對付中共。從日本、韓國、台灣,到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在這條寬闊的民主帶上,打造圍堵紅色中國的堅強壁壘。川普政府正提升美台關係、拓展美台軍事合作、強化對台軍售,將出售台灣更好、更先進的武器和軍備,這可能包括F-16戰機更新配件,反潛魚類、魚叉反艦導彈等。稍後,也不排除向台灣出售具有垂直起降功能的F-35先進戰機。

當此之際,中共必加緊對台灣的滲透和刺探。從早幾年曝光的共諜案發現,中共尤其對美國售台軍備感興趣。針對美國軍備的刺探,既可削弱台灣國防,又可竊取美國軍事技術機密,可謂一舉兩得。眼下的亞洲地區,區域形勢緊張,潛在戰端湧動,台灣更須警惕共諜伸向美國售台軍備的鹹豬手。(文字有刪減)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