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命運能改變嗎?他鑽研各種算命術有驚人發現

【大紀元2017年12月06日訊】我自小生長在鄉下,由於當時生活普遍清苦,因此求神問卜是生活常事。遠房舅舅是職業的乩童,外祖父是業餘高手,而父親是跑龍套偶爾客串演出。神怪之事對我而言早已司空見慣,童年時期我常閱讀的課外書籍,就是中國神話故事或傳說之類,腦中不免想像神仙之逍遙,興起找神仙修煉之念。

國中年代巧遇同好,常一同研讀經咒符法、武術典籍,或是徹夜漫談神鬼之事。高中以後各分東西,唯一無法忘懷的是神仙大夢。

我從小就一直在思考:人的命運是固定的嗎?如果是固定的,人的一生是為了什麼?努力或是隨緣是否結果相同?有方法去改變嗎?如果不是必然的,那要如何做才能一帆風順呢?

我知道我要的不是「哲學」或「宗教」性質的「說法」,這答案必須清清楚楚交代一切,同時讓人知道解脫的方法。於是我選擇「算命術」來當做我探索命運的工具,自修自學來驗證,是真是假,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兒時同好與他的夥伴們都是「五術」的愛好者,藉由他們的幫助,我開啟了探索之旅。

邊學邊算,不到三個月就有了準確度,那就從家人開始算起吧!我發現家人的運勢不佳,於是告誡他們兩年內不可以跟會或大筆金額來往,一切以保本為上策。結果會也跟了,也被倒了;錢也借了,也收不回來;收回來的部分又借給同一個人,再也收不回來了。

合夥做生意,本也不見了。我為此曾大發脾氣,為什麼他們明知故犯;這時我對「知命運可以趨吉避凶」的說法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後來為了孩子的即將來臨,我開始專攻「姓名學」,因為「姓名學界」都說這占了命運的三成,「傳子千金不如授其一技,授其一技不如賜子一名」,這可是件大事,於是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做研究。

為了孩子的即將來臨,我開始專攻「姓名學」,因為「姓名學界」都說這占了命運的三成。(pxhere)

皇天不負苦心人,只花了一些錢就學到了真訣,讓我算命的功力突飛猛進。又歷經兩年的磨練,我已經能夠在數分鐘內藉由姓名知道這個人的一生。

朋友皆知我是半仙,遇有疑難皆來相問,舉凡婚配、新生兒命名、考試、官運等等,這曾經讓我自負了好一陣子,並且打算進一步研習其它科目:易經八卦、陽宅地理等,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大師」,但是我的心不久又失落了。

算的準確反而讓我有點恐懼,這不擺明了「命運之說」是真的。而且那些事我已經看到了,為什麼逃不開呢?如果是這樣,那所謂的「趨吉避凶」根本是不可能的,連那些所謂的「大師」也在命運之中。

接下來我開始研究最神祕的「玄學」,這大概​​是能解開命運之謎的最後方法了。 「玄學」包含兩大部分:「神通」與「術法」。 「神通」是什麼?說穿了就是特異功能,如能知道人的過去與未來的「宿命通」,這是最常見的。而「術法」就是大家耳聞的「茅山道法」「五鬼搬運」「符咒」「收驚驅邪」等等。

不知道的人以為他們是「神」的「發言人」,對之敬畏三分,但是我們看到這些神與人的「中間人」,絕大部分是在做「中介」收取佣金,處理的仍是不脫凡塵俗事,「玄」的只是方法罷了。

「花錢消災」是否真的達到了目的呢?那擁有這種「技能」的「大師」是否可以比一般人容易「趨吉避凶」嗎?答案依然是:「沒辦法」。我的舅舅是職業高手,一生為人消災解厄、處理婚姻失和、尋人尋物、求神問卜、驅邪治病,神奇事蹟不少,然而自己的兒子卻遭車禍半身不遂,自己老年得「帕金森症」而死。

走到此時已是「山窮水盡」,用外部的手法改變命運是不可能了,也許唯有「心念」變,命運才可能變。有哪一種學問可以改變人的心呢?看來只有宗教信仰的力量才有可能。正當我準備開始朝宗教發展時,一位同事偶然買下《轉法輪》一書,尚未展閱就被我借讀,從此以後我的一生被改變了。

一位同事偶然買下《轉法輪》一書,尚未展閱就被我借讀。(吳柏樺/大紀元)

天啊!我二十年來的疑惑都得到解答了!原來氣功是為了修煉;宗教也是為了修煉;玄學、五術之學還是為了修煉!什麼是「功能」、什麼是「術法」、乩童現象的根本原因等等疑惑都得到了解答!

修煉原來是為了返回先天之本源;人的磨難是為了還業債,唯有修煉的人才能解脫;病的原理、氣功現象、不同的時空概念,處處都是天機。

在書中也告訴讀者高層次的道理,知道如何修煉去提高層次;如何排除不必要的干擾,指出種種不良現象與修煉中應注意的事項,使學員知所警惕,避免了彎路與死巷。除此之外,還有更多呢!我的親友皆受惠於大法,每個人都徹徹底底的被改變了命運,每個人的修煉歷程都充滿了師父的慈悲。在以後的時間慢慢告訴各位。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程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