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問》十七:自由源自獨立誠實

作者:謝燕益

5月16日上午,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被控代理法輪功學員案違規的聽證會,在北京市律協召開。謝燕益律師撰文「516聽證會紀實」記述了現場情況。資料圖。

人氣: 24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1月04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76. 為何中國沒有在近現代建立起憲政民主?

答:中國沒有在近現代建立起憲政民主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經濟上 、文化上還有一個長期專制制度的傳統。但最主要的是由於中國歷史上一直是一個農耕社會,商業文明比較落後,缺乏社會契約精神,加之長期處於一個大一統的皇權專制統馭之下,就造成了社會缺乏創新活力、思想固化、沒有多元力量自生生長的土壤,因此便無法形成權力制衡,造成暴民與暴政、贏家通吃的歷史循環,從而形成了一種專制社會的路徑依賴。

77. 大陸法系與英美法系的主要異同?

答:大陸法系主要指以歐洲大陸國家法國、德國為代表的地區沿襲古羅馬法的傳統,以立法者制定成文法來規範社會的一種法治體系。英美法系主要指以英美國家為代表的地區按照普通法的原則以判例為依據作出司法裁判的一種法治體系。同時二者在程序上也有些差異,大陸法系尊崇法官的絕對權威,而英美法系則開創陪審團制度。從法律哲學上來看,大陸法系傾向於理性主義先導的法治理念,而英美法系傾向於經驗主義先導的法治理念,大陸法系更側重邏輯演繹,英美法系則側重經驗歸納,二者又相互借鑑、相互融合。

馬克思主義往往容易在大陸法系落地生根,而英美法系的國家似乎有先天的免疫力,這是由於理性功利主義把人的理性能力無限誇大企圖設計一切,把人擺在了一個不適當的位置——人無所不能,助長了人性權力慾望的膨脹,忽略了人的有限性,從而容易導致走入專制主義陷阱,馬克思主義是典型的例證,而經驗功利主義則由於其對理性所持的保守態度,反而在一定程度上防範了人性權力慾望的過度膨脹!

78. 中國後專制時代與世界各政治力量的分析?

答:第一,後專制時代到來時,會發生資本回流,從非法黑金到合法角逐政治權力,美國、歐洲、日本、俄國會像歷史上那樣對中國繼續產生某種影響。各國黨派政治力量必然需要跟後專制時代的在華反專制政治力量進行整合,爭奪政治資源、政治力量。大量官二代、紅二代、華裔二代、三代移民從關注參與中國的經濟市場到關注參與政治市場、文化市場。

第二,在西方資本、政治力量的關注下,中國大陸體制內外各政治勢力與國際勢力相互合作,爭取中國的政治市場、文化市場。但各政治勢力為攫取更大的政治市場均以普世價值、人權事業、人道主義、憲政民主作為整合民意的基本立場,開始還具有某種普遍的投機性,但最終逐步會形成人道底線共識。無論從經濟上、政治上、意識形態上,多元化社會的格局難以避免,這就為民主社會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西方文明社會只有受到華人的牽引和影響才會深入到中國的和平民主事業當中。一般社會公眾由於其生活在文明社會,難以體會專制的苦難,並與自己的現實缺乏聯繫。但是當專制極權擴張,在經濟、政治、軍事、網絡威脅損害到其利益時,則會被動參與到中國的政治進程中來,全球化、信息化的原因導致這一局面不可避。宗教信仰群體在信仰活動中會與中國世俗社會產生比較緊密的聯繫,發揮重要影響。

79. 為何說公正是最大的慈善?

答:公正就是讓事物各就其位。對於一個野蠻社會走向一個文明社會來說,先讓人們回歸到各自的位置,理清事實真相,釐清權利責任關係是首要的。這是最有效率的進行資源配置的辦法。沒有事實真相、是非對錯、合法、非法以及權利義務關係的明確或者說在這些方面是混亂的,那只能造成人們被侵害、壓迫、奴役、剝奪的結果,是最大的惡、最不道德不人道的。在普遍的罪惡中也就沒有任何慈善可言。每一個人的權利得到應有的保障也就是最大程度地實現了公正,此時公正是最大的慈善。沒有任何人在自己的權利、自己應得的利益沒有落實時卻更願意別人對自己進行施捨,這事關人的尊嚴。因此在專制社會裡,有時去無償獻血或者去響應專制政府的號召盲目捐款捐物無異於資匪、滋養腐敗。並且你的獻血愛心行為和捐助行為最終可能會導致真正需要輸血的人無血可輸,使得真正需要捐助的人無人問津,它在某種程度上助長了專制權貴既得利益集團的貪婪和無恥,幫助專制政府推卸了責任,並掩蓋了問題,為罪惡背書,讓專制的奴役、壓迫、剝奪、殘酷和種種罪行更具有欺騙性、更加深重。文明社會與野蠻社會的區別就是野蠻社會只有成敗沒有是非,文明社會是只有是非沒有成敗!

80. 為何說自由源自獨立與誠實?

答:沒有信仰就沒有人格的獨立性,而沒有信仰人就會被世俗的權勢、財富、物質所奴役綁架,受到強權的壓迫。如果人沒有獨立性,人就失去了為人的價值,它不僅腐蝕自身也將腐蝕整個社會。沒有獨立的人格當然就沒有自由。

生命作為受造物,最大程度的按照造物主的意志來主宰生命就是自由。如果生命沒有承擔人道使命,沒有對自身有所突破、創造與挑戰賦予生命意義,生命就形同死亡了。時間在流逝,一切都在流變當中走向死亡,只有一擊猛醒賦予生命的氣息才能意識到生命中的自由這件事。

自由是造物主賦予人的行動意志的選擇權能,同時由於選擇所產生的後果也意味著這種行動意志選擇相應的限度,此時某種與之相對應的責任產生了,即自由必然意味著某種代價或者報償。康德說,所謂自由不是隨心所欲,而是自我主宰,自由要符合道德要求,在這個意義上說,自由雖然是功利的又不僅僅是功利的,它就像道德一樣是絕對的。

在這樣一個前提下,自由源自誠實,無論對於一個人還是一個民族,若想自由必得誠實,無誠實,不自由!我們忠於自己才是自由的,否則我們成為各種慾望、各種事物的奴隸。而忠於自己就是誠實,就是主客觀相一致,內外一致,追尋自己的靈魂。不誠實會為自由帶來障礙,因為自由取決於對自身和客觀世界的把握,如果不誠實就會失去對真實自我和客觀世界的界定,使人們無法接近自身及客觀世界的真相把握事物本源,受制於謊言與邪惡。欺騙者必自欺,自欺者或者逃避真實世界自我麻痹,或者不能應對客觀規律,長此以往註定其被動的命運,使心為形役。

無論貧富貴賤,誠實都是人們獲得自由不可或缺的條件,莎士比亞說,人的命運是其品性結出的果實。我們容易看到,在今天的人類社會中比較誠實的人群就能活得自由有尊嚴;不誠實的人群他們的生活就會昏暗悲哀。誠實往往需要克服自私、狹隘、短淺與懦弱。自由的獎賞又鑄就了誠實,但是人們也可以在完全沒有誠實的世界中過活,只不過那裡不會有自由、尊嚴、公正與愛。苟且偷生的人們無視事實,人群不斷自我閹割自我殘害,像豬狗一般的命運。在信息化的社會裡,互聯網正結出人性的果實,既可以自我閹割編織謊言,也可以用誠實的種子結出自由的花果。

81. 89「六四」的啟示?

答:89「六四」是中國人迷失的人性開始覺醒復甦的一個重要事件。但是其盲目性缺乏神性的指引顯而易見。這種人性的回歸、道義價值毋庸置疑。但是,由於缺乏神性的指引,在智慧上、世俗的政治思想方面尚不成熟。無序的抗爭當中缺乏對變革歷史條件的判斷以及一個符合時代的方向感、變革主體的認同感。

歷史的規定性、客觀的規定性都決定了,當時的威權專制統治在經濟上尚處於上升期,人們還處於普遍的物質匱乏向物質需求的物慾獲得滿足的慣性上。而相對於近三十年後,除了經濟上、思想啟蒙上的欠缺,社會多元化還未到來。在計劃經濟、公有制、所謂無產階級專政的一定時期內,無論社會、政治、經濟、意識形態長期的國家社會的一體化單一結構,無法形成多元化的社會格局,社會還難以形成一個足夠強大的獨立力量。經濟、文化、市場也還有待於進一步走向分立,各階層主體還十分模糊,民主無法成為各階層的普遍訴求,專制統治的成本也還比較低,尤其是人們還無法確立一個具有超越性的向善的普世價值的信仰。

而反觀近三十後的今天,無論經濟、政治、社會、市場、意識形態都完成了分化的過程,市場力量、社會力量充分崛起,加之上帝賜予的互聯網,基於各階層、各主體的利益、社會理性的成熟度,和平民主越來越成為一個普遍的訴求。而專制統治的成本無限地增大,越來越不可承受,經濟難以為繼,財政負擔過重,以專制集團內部分裂鬥爭加劇為主要表現。最後具有超越性的向善的普世價值的信仰得以確立,一起奠定了社會變革的充分條件。

82. 當代一些專制國家的高級表現形式是什麼?

答:按照主權在民的現代國家倫理,一個國家的主權在於全體民眾。而在一個國家內部,無論是以總統、總理為首的行政機關政府,還是作為立法機關的議會,他們在國家權力當中的權力角色只是行使治權,履行維護主權在民的職責、防範對人民主權的侵奪。但是在少數具有專制傳統的國家,一些政黨、政治集團打著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人民民主專政、民主主義的旗號,無論在經濟上還是政治上以抽象的人民利益取代具體的人民權利,比如說經濟上實行公有制、國有制,而實際上社會財富、經濟資源由當權者掌控支配。公有制、集體主義導致人民只有抽象的權利而沒有具體的權利,政治上則採取執政黨、少數政治集團壟斷權力,人民的選舉權、結社權等政治權力被虛置,人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被嚴防死守,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均以個人專權、政黨專權、少數既得利益集團全面掌控國家及社會,以此代替人民主權,一方面篡權集團全面控制國家權力壓迫人民,另一方面則巧取豪奪盜空人民財產轉往海外,這無論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都無疑是一種篡權。譖越人民主權、篡奪國家權力,不管以什麼主義、什麼國家至上、為人民服務、人民利益的名義,都是一場不折不扣地竊國竊民的篡奪盜竊性質,是專制復辟的高級表現形式。

後記

歷史不斷發展向前,和平民主又豈止100問?事實上截止到本文的發表,《和平民主100問》只總結了區區82個問題。主要基於筆者對時局的判斷和筆者自身的局限性。文章因時而做,時不我待,儘早發表拙作以期讓和平民主的議題得到更廣泛的關注,引發公眾的思考與討論。從功利的角度一方面對專制意志起到消解作用,儘早終結專制歷史的延續,以最大程度地減少人道災難,另一方面增進社會的共識,讓和平民主成為普遍的共識,賦予正在發生的社會劇變某種確定性。當然這可能只是筆者的一廂情願和虛妄之心。筆者也會因應時局站在一個特定的視角下對和平民主繼續追問下去。

歷史沒有終結,一切只是剛剛開始!和平民主100問的系列文章或許會持續出現,對社會、時代、法治、人權、人性、政治、歷史、生命乃至信仰繼續展開探討,各種挑戰與問題一定會不斷湧現。筆者相信在這個深刻變革的時代,一定會湧現出一大批思想者、行動者,一大批大覺者、各個領域的領袖人物各自和共同擔當人道使命詮釋歷史!(全文完)

參考文獻:
洛克《政府論》、馮崇義《中國憲政轉型》、丁毅《民憲論》、徐水良《左派右派問答》、秦暉《論左派右派》以及參考互聯網諸多觀點信息。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8-01-04 4: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