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兌現美22年前承諾 耶路撒冷使館法案始末

川普12月6日發表聲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並命令將美駐以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圖為耶路撒冷(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人氣: 59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川普12月6日發表聲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並命令將美駐以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此舉震驚世界。耶路撒冷問題是美國前幾任總統20多年來一直未敢去兌現的承諾,終被上任不到一年的川普兌現。

川普在白宮外交接待室發表講話時說:「我已經確定,現在是正式承認耶路撒冷以色列首都的時候了。」「耶路撒冷不僅是三大宗教的核心,而且現在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民主地區之一。」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電視講話中強調說,耶路撒冷的現狀不會改變,以色列將確保所有信仰的自由。

要真正了解為何耶路撒冷如此重要,必須從這座城市的歷史說起。

耶路撒冷和猶太人的不解之緣

說起以色列的猶太民族,就會自然想起耶路撒冷。這座城市的生命和猶太人的歷史一樣,跌宕起伏。

大約在公元前1000年,大衛王率領以色列人統一各部落,並定都於耶路撒冷。數十年後,大衛王的兒子所羅門繼位,在耶路撒冷建成了所羅門聖殿。在《希伯來聖經》的記載中,該聖殿是居住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子孫們信仰宗教的第一座聖殿。自此,耶路撒冷一直是猶太教信仰的核心和最神聖城市。

公元前586年,巴比倫人占領了耶路撒冷,並摧毀了猶太人的第一聖殿。40多年後,波斯帝國滅亡了巴比倫,允許猶太人回到猶太地重建耶路撒冷聖殿,重建後的聖殿被稱為第二聖殿。

所羅門聖殿復原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後來羅馬大軍攻入了耶路撒冷,第二聖殿於公元70年被毀,只剩下部分牆基,也就是今天人們看到的「西牆」。

猶太人被趕走後,耶路撒冷這座城市就開始在不同教派中轉移。一開始羅馬人統治時耶路撒冷變成了基督教中心,羅馬人在那裡建造了聖墓教堂。猶太教和基督教本來就有著藕斷絲連的親緣關係,因此耶路撒冷成為兩教聖地並不特別奇怪。從5世紀開始,猶太人又被允許住在耶路撒冷。

隨著羅馬帝國的潰縮,阿拉伯帝國於638年占領了耶路撒冷,於是為耶路撒冷帶來了伊斯蘭教。阿拉伯人在這裡建起了圓頂清真寺,並將這裡作為伊斯蘭教的重要地點之一。

羅馬人圍困耶路撒冷。(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阿拉伯帝國後,這片猶太故土又相繼被多個民族統治,包括英國在內。二戰前後,隨著回到故土的猶太人的增加,和阿拉伯人的衝突也在不斷增加。1947年,聯合國決定在巴勒斯坦地區建立一個猶太國(今天的以色列)和一個阿拉伯國(今天的巴勒斯坦)。而有爭議的耶路撒冷則沒被指定給任何一個國家。

1948年以色列建國,猶太人2000多年前失去的獨立從此得到恢復。以色列人一直把耶路撒冷當作自己的首都。因為這片故土譜寫了以色列悠久歷史中的重要部分。維基資料評論說,當3000多年前,大衛王在耶路撒冷建都,所羅門在該城建聖殿後,耶路撒冷便成為了古代以色列國的政治中心和宗教中心。在猶太人亡國後,耶路撒冷也一直是猶太民族的精神中心和民族身分的象徵。

猶太人無論流散到何處,禮拜時總是面向耶路撒冷。在《希伯來聖經》中,耶路撒冷被提到過700多次。維基稱,長期以來,耶路撒冷對於猶太人的向心作用,和猶太人對這座城市的迷戀程度是如此之強,以至於無法想像一個沒有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國。

以色列建國後,一直想要收復耶路撒冷。於是在1967年的中東戰爭中,以色列占領了原先由約旦占領的東耶路撒冷,自從那時起,整座城市就是在以色列的手中。1980年,以色列立法認定耶路撒冷是該國「永遠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但巴勒斯坦人聲稱東耶路撒冷是其未來國家的首都。耶路撒冷的歸屬一直是兩國衝突的核心。

公元1099年,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的耶路撒冷。(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今天的耶路撒冷什麼樣?

今天的耶路撒冷,是一個對比強烈的城市,不同文化、宗教和民族同處一城。城市的東西兩部分截然不同,發展水平懸殊。西耶路撒冷是現代以色列的核心地帶。以色列的國會、重要政府部門、國家博物館和大屠殺紀念館都在西區的新城。而東耶路撒冷則以巴勒斯坦人為主。

最特別的地方是面積只有1平方公里,被一圈城牆所圍繞的耶路撒冷老城,分為4個宗教與種族聚居區:猶太區、基督徒區、亞美尼亞區和穆斯林區。猶太教的西牆和聖殿山、穆斯林的圓頂清真寺和阿克薩清真寺,以及基督徒的聖墓教堂和苦路,都位於此。

目前,沒有任何國家的大使館位於耶路撒冷。CNN報導稱,在1980年以前,包括荷蘭和哥斯達黎加在內的一些國家都曾在該城市設有大使館。但後來為了避免爭議,這些大使館都先後從耶路撒冷搬出去。

耶路撒冷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分割區。(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美國拖延20多年的承諾終被川普兌現

美國歷史上曾非常支持承認耶路撒冷的以色列首都地位。國會曾在1995年以絕大多數通過一項《耶路撒冷大使館法案》(Jerusalem Embassy Act),其中參議院93票支持、5票反對,眾議院374票支持、37票反對。該法案要求把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並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支持者表示,美國應該尊重以色列的擇都選擇。

該法案還附帶一項就是允許總統簽字,推遲執行,每次可延期半年。於是時任總統克林頓和後面的小布什和奧巴馬總統一直沒有履行法案條款。

22年來,每位美國總統每6個月都以「國家安全利益」之名簽署總統豁免書,以拖延美國大使館的搬遷時間,同時又不會去觸動中東地區的敏感問題。

小布什競選總統之時曾向猶太人保證,上任後會履行《耶路撒冷大使館法案》,但當選後聽從官員建議暫緩執行。

川普同樣在去年大選中做出了承諾,在上任不到一年內,成為了兌現法案的第一人。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對川普的做法表示支持。她說,1995年國會通過的決議,以前的總統已經宣布了這樣做的計劃,但沒有採取額外行動。「我們將做美國人民要求我們做的事情。」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John Bolton)早些時候就已經說過:「川普將會使自己和其他政要區分開來:他做了承諾,他將會切實去履行承諾。」

位於耶路撒冷的一以色列外交部大樓。(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川普為什麼要遷移駐以色列使館?

歸納起來,可從以下五方面來理解川普為何這麼做。

第一個原因是兌現競選承諾。白宮官員指出,川普認為現在是兌現其競選承諾的合適時間點。

第二個原因是川普對以色列的民主看好。據《今日以色列》報導,川普此前曾讚揚:「以色列與美國都擁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以及為所有公民提供追求夢想的機會等許多共同的價值觀。以色列是中東地區唯一真正捍衛人權的民主國家,更是無數人民的希望燈塔。」

美國對以色列的民主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國會眾多議員也自然希望以色列來掌管這個宗教重鎮。今年1月,共和黨參議員海勒(Heller)、盧比奧(Marco Rubio)和克魯茲(Ted Cruz)提出了將美大使館遷移到耶路撒冷並承認這個城市是以色列的首都的法案。福克斯新聞說,三位議員認為,耶路撒冷自從1967年就在以色列的手中,保護了每個民族和宗教群體的權利,希望耶路撒冷能夠繼續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城市。

此外,以色列在歷史上一直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堅定的盟友,這一點,川普也非常重視。

耶路撒冷問題是美國前幾任總統20多年來一直未敢去兌現的承諾,終被上任不到一年的川普兌現。(AFP PHOTO / MANDEL NGAN)

第三個原因是川普敢於正視對耶路撒冷現狀的承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今年5月接受CBN專訪時明確說明,她相信,美國大使館應該遷移到耶路撒冷,而耶路撒冷應該被正式承認為以色列的首都,因為以色列所有的政府機構和議會都在耶路撒冷。黑利認為,這本身是一個事實,不能去否認它的存在,要面對它。

白宮也強調說,美國的這一舉動「並不是總統先生的決定,而是他對歷史、現實現狀的承認。」

川普說:「這不過是對現實的認識,也是正確的做法。這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一位美國政府官員表示,關於耶路撒冷的決定是對「70年老事實」的「誠實」承認。

雖然這個消息對全球來說猶如爆炸性新聞,但對於承認耶路撒冷現狀的參議員卡丹(Ben Cardin)來說是意料中的事情。他說:「我認為耶路撒冷就是以色列的首都,對我來說,這不是什麼新聞。」 卡丹是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地位較高的民主黨議員。

黑利表示,川普總統的這一舉動表現出了勇氣。她說:「今天真是太好了。(川普)聽取了美國人民的意願,做出了象徵性的舉動,致力於和平進程。」

第四個原因是來自一些國會議員的呼籲。1995年的那項法案雖然沒有執行,但國會兩院壓倒性的支持表明了多數議員的意願。雖然20多年過去了,但國會中仍有很多議員希望美國能夠兌現承諾,包括民主黨議員在內。

美國政治週刊《旗幟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報導稱,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arles Schumer)說:「作為一個堅信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不可分割的首都的人,我呼籲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重新安置在耶路撒冷。」

舒默表示,如果美國能夠在這個時候履行這一承諾,將會是對耶路撒冷統一50周年的一個恰當的紀念,並且向世界表明,美國明確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參議員克魯茲說,現在是停止不履行承諾的時候了,「做國會在1995年讓我們做的事情:正式遷移我們的大使館到我們偉大的盟友以色列的首都。」

參議員海勒今年1月曾指責說,美國在20多年前就已經做出的承諾,而到現在還沒有去兌現。

第五個原因是猶太人在美國國內有強大的經濟以及政治影響力,這是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和川普的女婿庫什納都是出生在美國的猶太裔家庭。美國社會大多數人同情以色列人,歷來也有不少政客支持實施1995年法案。

此外,美國的基督教福音派也對川普寄予極大希望。德克薩斯州的Cornerstone Church大教堂的創辦人及牧師海格(John Hagee)說:「我可以確定,6000萬福音派人士在密切關注著是否川普總統將會把大使館遷移到耶路撒冷。如果他做了,他將會在歷史上永垂不朽。他勇敢地把以色列和其它國家一樣對待,這一點將永遠被銘記。如果他沒有這麼做,那就和其他做過承諾的總統一樣,沒有履行諾言,也會令福音派人士極度失望。」

那麼,川普的這一決定將會帶來哪些影響?承認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是否時機已到?下一篇將會圍繞這些問題展開分析。#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7-12-08 7: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