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舉國體制服用興奮劑 俄被禁參加奧運會內幕

俄羅斯被國際奧委會禁止參加2018年平昌冬奧會,再次令外界聚焦興奮劑話題。圖為2014年2月17日,女子12.5公里集體速滑項目比賽現場。 (Richard Heathcote/Getty Images)
人氣: 22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週二(12月5日),國際奧委會宣布,因2014年索契奧運會興奮劑醜聞,俄羅斯奧委會被禁止參加在韓國平昌舉辦的2018年冬季奧運會。

俄羅斯運動員涉嫌服用興奮劑醜聞由來已久,為何國際奧委會「突然」作出這一決定?俄羅斯的興奮劑醜聞的幕後究竟是什麼?

國際奧委會對俄制裁的始末

根據國際奧委會的歷年記錄,每收回三枚服用興奮劑的獎牌,其中一枚就是俄羅斯的。從2002年以來,俄羅斯籍運動員因違反興奮劑規定累計被奧委會收回48枚奧運獎牌,是被收回獎牌最多的國家,約占被收回總數的三分之一。

俄羅斯從2002年開始,是夏季、冬季奧運會因違規服用興奮劑被收回獎牌最多的國家,收回獎牌數分別是:2002冬奧會(5枚)、2004年夏奧會(3枚)、2006年冬奧會(1枚)、2008夏奧會(14枚)、2012年夏奧會(13枚)、2014年冬奧會(11枚)以及2016年夏奧會(1枚)。(國際奧委會,大紀元製圖)

而2017年4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公布的「2015年反興奮劑違規(ADRVs)報告」,俄羅斯亦再次高居榜首,檢查發現有176個運動員違規服用興奮劑案例。

時隔8個月後,國際奧委會正式宣布,因2014年索契奧運會興奮劑醜聞,俄羅斯奧委會被禁止參加在韓國平昌舉辦的2018年冬季奧運會。這一處罰在奧委會歷史上從未有過。

美國太平洋大學政治學教授、「強力遊戲:奧運的政治史」一書作者博科夫(Jules Boykoff)在《石英》(Quartz)雜誌發文說,「奧委會的處罰可能貌似大膽,甚至有點苛刻。但事實是,奧委會的理事們在被逼入牆角前,並沒有迅速處理俄羅斯的興奮劑問題。」

他表示,早在2013年,國際奧委會就已經知道俄羅斯在系統使用興奮劑,但卻選擇了蜻蜓點水的處理方式。

經過2015-2016兩年的獨立調查,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制定了一個給俄羅斯的32條重新規範計劃,但是後者拒絕承認這一框架,並且也拒絕讓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進入莫斯科實驗室。雙方陷入僵局後,國際奧委會遂日前作出禁止俄羅斯參加2018年冬奧會的決定。

根據國際奧委會官方網站的消息,俄羅斯運動員可以獨立(中立)身分在奧運會上參加比賽,但不會有國旗或國歌。

這個決定是對俄羅斯系統性使用興奮劑進行長時間調查之後做出的。調查結果由國際奧委會紀律委員會主席施密德(Samuel Schmid)提交,該委員會基於加拿大律師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首席調查員麥克拉倫(Richard McLaren)的兩次獨立調查作出上述結論。

調查結果顯示,俄羅斯運動員服用興奮劑是國家行為,俄羅斯具有系統性地操控反興奮劑條例的制度。

國際奧委會主席施密德表示,這個興奮劑計劃「是由俄羅斯體育部門主管的,所以當時的體育部長對這個體系的失敗負有責任」。

因此,國際奧委會決定禁止2014年索契奧運會期間擔任俄羅斯體育部長的穆特科(Vitaly Mutko)及副部長參加未來的奧運會。同時,還對俄羅斯奧委會作出罰款1500萬美元的決定。

為此,俄羅斯官方RT電視台指奧委會的國際調查是為了貶低俄羅斯,俄羅斯官方亦否認調查結果,並將奧委會禁止俄羅斯參賽描繪成旨在破壞俄羅斯的西方陰謀。

外界預測俄羅斯可能會上訴,也可能抵制奧運。在關注2018年冬奧會後續的發展同時,了解之前發生過什麼就變得很有意思。下面介紹奧委會之前的兩次獨立調查。

第一次調查 指俄舉國體制服用興奮劑

俄羅斯的興奮劑風波最早始於2014年底,德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ARD)播放一部紀錄片,題為「禁藥密檔:俄羅斯如何製造出它的冠軍們」,紀錄片中有前俄羅斯運動員、教練員以及反興奮劑組織成員,他們稱俄羅斯政府幫助運動員採購興奮劑,同時還隱瞞陽性檢測結果。

到了2015年8月,這家電視台和倫敦《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公布另一份報告,2001年以來的數千份國際運動員的血液化驗結果顯示,那些被認為沒有問題的獲獎運動員存在可疑的興奮劑檢測結果。

針對媒體對俄羅斯使用興奮劑問題的曝光,奧委會旗下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負責奧運會賽事興奮劑研究的機構)宣布開展為期十個月的獨立調查。

2015年11月,該機構發布第一份報告,指俄羅斯體育項目中普遍存在興奮劑問題,讓人想起像東德一樣運作興奮劑的體制。報告建議,暫停俄羅斯的參賽資格。

調查收集了1166份相關文件,其中包括圖片、法醫報告以及電子郵件,主持調查的麥克拉倫律師在獨立調查報告中,表示俄羅斯存在國家使用興奮劑的行為,且在包括大型賽事中維持這一多年的「制度性陰謀」。

報告認為,有超過千名俄羅斯運動員在30種體育項目,以此方式獲得了更好的成績。報告更直接提到2014索契冬奧會、2012年倫敦奧運會和2013年的莫斯科國際田徑錦標賽上,俄羅斯運動員服用興奮劑。 「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麥克拉倫說。

有證據顯示,2014年俄羅斯主辦的索契冬奧會上,俄羅斯動了手腳,掩蓋運動員服用興奮劑的證據。報告亦提到俄羅斯唯一的反興奮劑實驗室RUWADA(隸屬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並獲俄羅斯官方認可),負責2014年索契冬奧會興奮劑檢測工作,涉嫌參與了此事。

據悉,2013年,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曾暫停使用了俄羅斯的這個實驗室,後者承擔索契奧運會和世界田徑錦標賽期間的藥物檢測工作,以及承接國際足協的世界盃藥物檢測。

麥克拉倫表示,在冬季和夏季運動項目上,俄羅斯運動員都使用了制度性戰略提升成績,獲得獎牌。但是俄羅斯官方否認這一調查發現,指服用興奮劑問題不是體制的,只是極少數個人行為。

第二次調查大逆轉 揭掉包尿樣內幕

對俄羅斯的興奮劑調查,在2016年發生徹底逆轉,因體制內核心人物倒轉,俄羅斯的興奮劑內幕被揭開。

上文提及的俄羅斯反興奮劑實驗室時任主任羅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是關鍵角色。在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調查指控其向運動員勒索錢財、掩蓋陽性測試結果,銷毀尿樣後,在壓力下,這位剛剛因索契奧運會「傑出」貢獻獲得俄羅斯總統授予友誼勳章的人物,對外宣布辭職。

2016年,他逃往美國尋求政治庇護,開始爆料數十名參加2014年索契冬奧會的俄羅斯運動員,包括至少15名獎牌獲得者,都曾被納入由俄羅斯政府展開的興奮劑計劃,該計劃是多年精心策劃的產物,旨在確保本國運動員在賽場上勝出。

《紐約時報》2016年5月發表《內部曝光:俄羅斯體壇的興奮劑「舉國體制」》,該報導引述羅琴科夫的話說,在俄羅斯特工幫助下,他們通過實驗室之間一個小如「老鼠洞」的祕道替換有問題運動員的陽性尿液樣本。

通過高仿尿檢瓶「貍貓換太子」,用運動員幾個月前採集的沒有問題的尿樣替換剛剛收集的含有興奮劑藥物成分的尿樣;同時在索契冬奧會結束時,銷毀了一百多份含有違禁成分的尿樣。

羅琴科夫的爆料令世界譁然,同時也啟動了反興奮劑機構麥克拉倫律師的第二次調查。2016年7月,麥克拉倫律師發布調查報告(第一部分),對此事的結論之一是,「未經專門訓練的人根本看不出來在索契被調換的尿液樣本」。

他表示,上述過程看似簡單,但實際上如果沒有包括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俄羅斯體育部、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以及俄羅斯國家隊體育訓練中心等機構的支持是很難實現的。

緊接著2016年12月,麥克拉倫律師發布調查報告(第二部分),指調查發現有1,100多名俄羅斯運動員在多項體育賽事中使用興奮劑,包括夏季奧運會、冬季奧運會以及殘疾人奧運會,並通過掩蓋檢測結果受益。這次報告把調查範圍從田徑運動擴展到其它比賽項目。

麥克拉倫還表示,有郵件證據表明,服用興奮劑的俄羅斯運動員中還包括五名盲人,他們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服用興奮劑,另外還有一名年僅15歲的未成年運動員服用。

調查報告補充說,因為調查時間限制,這次的調查結果只是「最低限度」地觸及。

而引發這次調查的前俄羅斯反興奮劑辦公室主任羅琴科夫告訴媒體,因為俄羅斯官員強迫他辭職,而兩位關係密切的同事在連續兩週內發生意外死亡,讓他擔憂個人安危,才選擇來美國。

外媒:俄「投資」奧運是為了聲譽與政治

紐約時報12月6日刊文指出,「和蘇聯一樣,對奧運會的投資是普京給俄羅斯的國際聲譽以及自己的政治命運增色的手段。在2014年俄羅斯索契冬奧會前,他的公眾支持率曾持續下滑。」

俄羅斯的花樣滑冰等項目向來是冬奧會的熱點,但早在2010年溫哥華的冬奧會上,俄羅斯的表現被傳未達預期目標,只收獲15枚獎牌。

美國太平洋大學政治學教授博科夫表示,「俄羅斯政府擔心在自己國家舉辦的2014索契冬奧會上遭遇尷尬。」

所以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上,俄羅斯運動員奮力奪牌不僅可以收獲國家榮譽,亦可為政客贏得政治資本。

在索契冬奧會上,俄羅斯表現非常突出,贏得33枚獎牌,包括13枚金牌。事實上,在冬奧會後的一個月,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普京的民眾支持率仍保持在86%,之後也少有回落。但外界無從證實這兩者之間是否存在直接聯繫。

不過索契冬奧會後,國際奧委會就對25位俄羅斯運動員下了禁賽令,並收回了三分之一的獎牌(11枚獎牌)。

而2016年,國際田聯(IAAF)亦發出要求參加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俄羅斯田徑運動員,必須證明自己未使用興奮劑,並在規定日期前提交參賽申請。在俄羅斯抗議後,奧委會才取消了上述規定,允許運動員代表俄羅斯參賽。

興奮劑問題一直被視為奧運會的潛規則,再加上預算超支、賽後如何處理體育場館以及奧林匹克主辦城市安保,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奧委會。2018年即將在韓國平昌舉辦的冬奧會,整體構建成本翻了一番,從60億美元增加到130多億美元。

日前,國際奧委會對俄羅斯興奮劑問題的較真處理,給諸多棘手問題開了一個頭,接下來奧委會的任何進展都會令外界關注。#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12-08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