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仙史(16)龍庭相召

杜若

王重陽與北七真。 中間端坐者為王重陽。丘處機居其左首第一。(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69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汗思賢 龍庭相召

有詞云:「虛心翠竹稟天然,一氣生來清獨。月下風前堪賞玩,嘲謔令人無俗。嫩葉蕭騷,隆冬掩映,秀出千林木。英姿光潤,狀同玄圃寒玉。好事東里裡田侯,南溪新種,使我開青目。盡日高吟窗外看,風颭筠梢搖綠,冉冉幽香,瀟瀟疏影,坐臥清肌肉,雲龕閒伴,雅懷惟稱仙福。」《無俗念.竹》

長春真人丘處機自從福州回到崇福宮後,宋、金兩國皇帝屢次遣使徵聘真人,丘處機以「不仁之惡」推辭金宣宗的邀請,又以「失政之罪」推辭南宋寧宗皇帝的邀請。他知道宋金兩國氣數將盡,因此始終不肯應詔。

金宣宗興定三年(1219年)五月,蒙古皇帝成吉思汗久聞丘處機盛名,派近臣劉仲祿等人攜帶詔書前往山東聘請丘處機,大汗有意召請丘師詢問大道。為請丘處機,成吉思汗齋戒七日後,方寫召請詔書。

其手詔云:「天厭中原,驕幸太極之性;朕居朔漠北野,未生嗜欲之情。尚樸還淳,去奢從儉,每一衣一食,俱在與牛豎馬圉共弊同饗。朕視民如赤子,養士若弟兄。謀素和,思素蓄。訓練萬眾,每每征伐必會身先士卒;親臨百陣,從無念我之憂。七年之中成就大業,六合之內俱為一統。並非朕所行有德,而是受上天之佑,獲承至尊。南連蠻宋,北接回紇,東夏西夷,皆來歸順臣服。念我蒙古國,千載百世已來從未有過。

然而任大守重,治平猶懼有失。凡夫刳舟刻揖,是為了渡濟江河;朕聘賢選佐,是為了安定天下。自朕登基已來,勤心庶政,而三九之位,未見其人。適聞丘師先生,博物洽聞,探究道法義理,懷古子之肅風,抱真人之雅操,先生久棲巖谷,藏聲隱形,宣全真玄風,以致有道之士,雲集仙徑。自起兵以來,伏知先生猶隱山東舊境,朕心仰懷不已。久聞渭水同車、茅廬三顧之事,奈何山川弘闊,有失躬迎之禮。如今,朕但避位側身,齋戒沐浴,選差近侍官劉仲祿,謹備輕騎素車,不計數千里之遙,謹邀先生,暫屈仙步,不以沙漠遊遠為念,或以憂民當世之務,或以恤朕保身之術。朕必會親侍仙座,惟望先生咳唾之餘,但授一言片語,即可。

今日,聊發朕意,明於詔章,誠望先生既著大道之端,不要違逆眾生小願?故而咨詔以示,惟望知悉。」

丘處機像(公有領域)

一日,丘處機在崇福宮講論道德,普示大眾,他說:「人生在世,猶如游魚在水,優悠自在;為名圖利,似魚吞鉤,不知其幻。一朝上鉤,刀劈釜煎之時,後悔都已不及!若不及早回頭猛省,光陰迅速,轉瞬無常。今日,看到你等既已出家,卻不肯積功修道,坐消信施,且不說今世道果無成,來生所欠之都難以酬償。更有人自己不信罪福因果,出家後更是肆意造孽,以致於疾病顛連,都不萌生悔過之心,尤其喜好毀謗之人所造之罪更重。這些人死後墮入地獄,永無出頭之日。

因此修身之人,首先要博文而後知理,先收心而後放心。博文者,即見多識廣,明瞭人倫世事之道;知理者,束心去私,能守道德造化之源。收心,即割情斷欲,蕩滌雜念,不起思慮;放心,即為免落入空幻,遭逢執著之魔,因此將心放入太虛之境。而今時之人,不明人倫世事之道,卻想求得天道,猶如盲者行走不用盲杖,聾子卻要去聽宮商,就像下水捕兔,登山捕魚,豈能得到?而人倫之道莫過於黃石公所說的『道、德、仁、義、禮五者為一體』。道者,即人之所蹈,使萬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萬物各得其所。仁者,人之所親,常懷慈惠惻隱之心。義者,即人之所宜,崇善罰惡,立功立事。而禮者,就是人之所履,夙興夜寐,以成人倫之序。這是為人之本,缺一不可。

賢人君子,明於盛衰之道,通乎成敗之數,有審平治亂之勢,所以隱居抱道等待造化之時運。倘若隨時運而行,則能位極人臣;得機緣而動,能成就絕代之功。所以能明曉人倫之道的人,天道離他也就不會遙遠。」

長春真人正在談論之際,只見外面有人進報說:「蒙古皇帝使臣到。」丘處機當即離座出迎。那時,劉仲祿見丘師道貌非凡,急忙上前施禮,同至客堂,分賓主坐下。

劉仲祿說:「下官劉仲祿,今日奉我主成吉思皇帝手詔,敕召丘真人往朔漠一走。我主誠心訪道,求賢似渴,早聞丘真人道德崇高,故而特命下官資詔相請。伏乞真人俯諾應允,方不負我主誠懇之意。」說完,呈上成吉思汗的手詔。

元太祖(成吉思汗)皇帝像。(維基百科)
元太祖(成吉思汗)皇帝像(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丘處機看過成吉思汗的手詔後說道:「貧道虛名雖佈於海內,但實抱慚愧。前者金國三璧,宋國五聘,我都沒有應允。今日,見蒙古皇帝心意摯誠,大人自遙遠而來,天子召見我,我不能違命。暫請大人在敝宮屈待三日,貧道應詔隨大人同赴燕京。」劉仲祿見丘師允諾,不勝喜躍,就在崇福官安歇,靜待與丘師同行。

丘真人將道觀諸事全部吩咐得當後,不覺已過三日。劉仲祿催丘師動身啟程。眾門人不解,為何前者有金國三璧、宋國五聘,丘真人都高臥不起,而成吉思汗相召,丘師就即刻應允呢?

丘師說道:「成吉思汗本是天人,他是奉皇天之命降於世間代天施罰,除殘去暴。蒙古皇帝克艱克難,功成之後,就會回天復位。我此行也是天意,不能違逆。他日自有歸還之時,你等勿要過慮。」說罷,隨同劉仲祿啟程北行,眾門人哭泣著相送十里,方才止步。

丘處機與劉仲祿行至七月方到燕京。獲知成吉思汗已經班師北歸,丘師就與劉仲祿商議道:「我看主上今已北歸,前往朔漠路途遙遠,並非數日所能到達。況且眼下天氣炎熱,貧道老弱,不堪動身。且在燕京駐足,待到秋涼後啟程北行。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劉仲祿說:「我主思賢若渴,怎能久等?」丘處機說:「既然大人不允,貧道也實在病弱不堪,不能前行,只能自書奏章。」遂即寫成一道奏表,交與二位內侍,向朔方疾馳而去。劉仲祿見丘師自寫奏章,既不敢阻擋,也不敢催逼,只得暫居燕京,等待成吉思汗旨意。

成吉思汗允諾金國之和後,就班師退歸到錫林郭勒盟,屯兵養馬。一日,見二位侍臣攜帶丘處機奏章而至。成吉思汗打開來看,上面寫道:

「成吉思皇帝旨衷:登州棲霞縣誌道丘處機,欽奉宣旨,遠詔不才,心皆恍惚。處機自念謀生太拙,學道無成,苦辛萬端,雖然名揚諸國,但道不加於大眾。內顧自傷,衷情誰測?前者金宋兩國屢召不從,今者龍庭一呼即到,為何?

伏聞成吉思皇帝天賜勇智,今古絕倫,所以能道協威靈,使華夷率服。天子相召,不能違背,且冒風雪,圖其一見。貧道到達燕京,聽聞皇帝已車駕返回,遙不知幾千里風塵,且天氣蒼黃,貧道老弱不堪,惟恐途中不能得達,且皇帝所主軍國之事,也非貧道所能相助。倘若拒絕成吉思汗皇帝道德之心,也是一樁難事。遂與劉宣差商議,暫且在燕京等處盤桓駐足,先令人奏明其事。因劉宣差不從,因此貧道自書奏章。念處機虛得其名,顏色憔悴,形容枯槁,伏望聖裁。」

成吉思汗覽表章完畢,得知丘處機應詔到達燕京,因為天氣炎熱所阻,不能往北。於是下一道復詔,另選侍臣顧元開奉旨前往燕京,遞呈大汗的復詔。

丘師打開詔書一看,手詔云:

「成吉思皇帝敕真人丘師:聞丘師德重多方,時與願適,天不人違。宋金兩朝屢詔而不行,單單龍庭一邀而肯起身。丘師言朕身負天命,所以身歸於朕,不辭暴露於風霜,自願跋涉於沙磧。覽閱丘師書章,甚是喜慰!軍國之事,非朕所期;道德之心,才是朕心所尚。朕有意載揚威德,望丘師亦如天竺達摩,不計川途之闊,為濟度西國大眾,策杖而行。八月十四日詔。」

丘真人看畢,對顧元開說道:「今已重陽節,暑氣消退,不可遲延日久,惟恐金風驟然而至。」丘處機擇定九月望日動身,同劉仲祿前往朔漠。這正是:

「道高四海皆瞻仰,德重萬民享太平。度世西遊揚真道,玄風自此振大京。」@*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丘處機為眾人講道之時,只見空中百鳥翔集,盤旋在真人的頭頂上,結成寶蓋形狀...
  • 丘處機在龍門洞修煉七年,勤修不怠,靜裡求玄,無中煉有,不再為世俗塵情所牽所累,也不怕寒暑往來饑寒所迫。逍遙之心不記歲月,悟道之心也再無春秋。身心與德相合,神體與道合真。
  • 今日此劫,但見王家萬貫家產頃刻化為烏有。一時之間,人物房屋俱喪,榮華富貴何在?紅塵之世猶如幻化一夢,我又有甚麼可眷戀的呢?
  • 三元門下有唐、葛、周三位真官。三人駕雲遊至蟠溪,看到丘處機頂上白光衝天,即知他忍苦修行即日滿足,道緣結在龍門。於是三官變作三個差人模樣...
  • 這蟠溪之畔有座古廟,丘處機白天在蟠溪背人,晚來就到古廟打坐修煉。附近村莊有些頗有善心、崇佛尚道之人也會送些食物供他充飢。每逢冬日四九寒天,他仍不辭勞苦赤腳背人渡溪。若遇到大水漫漲之時,他就在廟中潛心靜修。
  • 當時二人在華陰地界的小華廟夜宿。一日,忽逢天降大雪,平地約有三尺厚,二人無法走出廟門。丘處機飢腸轆轆,腹中無物,又兼身上寒冷,開始還可以勉強承受,但捱到第三天夜裡,實在凍得受不了,於是心生一念...
  • 王重陽身跨白鶴,在空中看到潼關至華陰這段路程飯鋪稀疏,惟恐...
  • 六人離開登州地界後,忽然從龕飄出陣陣的氤氳之香,沁人心脾。說也怪哉,這木龕隨著香氣的籠罩,逐漸變輕了,猶如空龕一般。
  • 自從領旨下凡來,寄跡塵埃得自栽。幾度仙風催夢覺,數聲魚鼓喚心顏。三三行滿神胎結,九九功成道眼開。七朵金蓮今已會,特留雲路到蓬萊。
  • 王重陽已過不惑之年,回首昔日曾在官場多年,也曾在戰場驍勇殺伐。如今趁著機緣,一心訪仙求道。沒想到,半路會出現這等荒誕之事,故友的妻子想依他做夫妻。王重陽一心修道,因此面對女色,惟恐避之不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