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之廿六:經濟與環境

高智晟律師(大紀元)

高智晟律師(大紀元)

人氣: 2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2月21日訊】三十四、任何現代文明政府,經濟與社會的文明進步是其權力行使的所有原因及目標,而非法的極權制度是例外的,他們一邊頑固地堅持,他們所維持的野蠻制度代表了人類制度文明的終極真理,一面會不惜以一切手段、以任何代價來在經濟的發展結果上回證這種使人一目了然的荒誕真理。

阿倫特在《極權主義的起源》中寫道:「至於經濟目標上,極權主義政府在自己的國家隨心所欲,就像俗說的一群蝗蟲。極權主義獨裁者像外來征服者一樣統治自己的國家,使事情越來越糟,因為它用無情來達到效率。」

中共恐怖組織這群人類史上最可怕的蝗蟲,為了證明他們制度的優越性而喪失理智地掠奪性發展,在它們2017年滅亡前會造成怎樣不可控的災難性局面尚在不確定中,但早已確定了的是它必然會帶來的可怕的災難性後果。經濟層面上的畸形結構只是未來危機的一個最不嚴重的方面,而無論未來政治制度如何變換,中共恐怖組織對環境的瘋狂掠奪性「發展」,已為未來數十年乃至更長時期的發展造成很難逆轉的實質性損害,尤以在環境損害方面。

2008年我被帶離北京後來到河北,那裡環境污染的惡劣後果及其直露程度何其的使人絕望。流經石家莊的四條河流,河水的顏色及其氣焰熏天的惡臭,徹底顛覆人類記憶常識中關於水的概念、河的意義,河水的顏色直似野蠻權力本身的黑,是墨黑色。河水經流之處,草木盡皆枯死,因問當地農家,政府對這種局面怎麼不管?農民的回答既充滿了睿智,又隱藏著鞭撻與無奈,說是「因為這些河流名氣太小了」。連治理污染都當成了面子活來做。中共主導下的三十多年經濟「發展」,底定了中國未來百年內刻意的環境復原目標,尤以在土地的毒害化方面。中國的經濟「發展」,丟掉了人類社會保持了數千年許多的誠實的生活方式。

便是許多農民亦自覺地認識到這種失去。我回鄉以後的見識,當地十里八鄉中,偶有農家餵養一頭豬的話,極善於精打細算的農民,竟願掏高於市場上三四倍的價格搶買這種豬肉,因為他們得知,那些養著被他們稱為「商務豬」的個體戶們,不僅使用專業催生的飼料,更可怕的是竟用藥物催生,不僅僅是沒有了豬肉的醇香,更是因食那樣的豬肉,人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樣的災難結果。

我曾讀了崔衛平教授寫的一篇回鄉見到的景象文──她的親人們絕不吃自己生產的大米,看了使人感到一種漫無邊際的無助乃至絕望,但事實上,崔教授的文字也只是打破了一種自欺心理的維持條件罷了。我們對自己每天食用著種糧人自己不敢吃的糧、種菜人自己不敢吃的菜、賣肉人自己不肯吃的肉、食品加工者自己絕不吃的食品有誰不是心知肚明。但就像被毒害了的空氣我們無法躲避一樣,我們只能面對而苦活著。

我曾有一位朋友是在北京加工銷售豆腐的,有一次談到豆腐,他直言告訴我和耿和「你們千萬不要買著吃豆腐,我們從來都不吃自己做的豆腐」。可哪種食品又是我們可以放心吃的呢?一個唯利是圖的強盜政權,指望它去監管、保障食物安全是何其的不切合實際,可怕的現狀也正證明了這點。

我從曾代理的一起人身損害侵權案中得知,個體戶販賣冰凍海產品時,竟用燒鹼水、醫用福爾馬林浸泡海產品,這是怎樣湮滅天良的邪惡貪婪。中國的環境污染是個觸目驚心的常被人們提及的損害事實。而極權體制最可怕的荼毒卻是對民眾心靈的污染,對他人的任何苦難都永不可撼動的無動於衷,為了一點蠅頭小利不惜損害人的健康乃至生命。而所有的人對這種幾乎凶殘的野蠻貪婪心知肚明,旦得機會,利益所趨而無惡不敢為。

在文明人群中,正當的逐利行為天經地義。亞當‧斯密認為,「就個人經濟生活而論,自我利益是個人活動的動機。」文明制度下,政府、團體或個人所有追求的是人類生活的福利,而野蠻極權制度下,人們心目中便只剩下了利,並不惜以任何無情的甚至是邪惡的手段獲得。當大部分人對於自己的獲利沾沾自喜時,整個社會道德乃至人倫盡喪卻是所有人的另一個「收穫」。

事實上,稍有點人類歷史常識者不難判識,野蠻政治制度永不可以是人類長久福利的基礎。貪婪至野蠻及變態瘋狂的統治者,使他們考慮人民或國家的長遠福利,直似緣木逐魚,眼前利益永遠是頭等大事,這也正是所有極權體制下有時會階段性地製造出舉世矚目的經濟「發展」規模的所在,但所有以往已顯明的歷史經驗表明,這種經濟發展只是曇花一現,尚連製造這種經濟「奇蹟」的制度亦無一例外地灰飛煙滅。

中共經濟的致命缺陷是例外不了的,完全無知的粗放式的經濟增長模式實際上已經壽終正寢,只是一些人不大願意承認罷了。一些在這種制度下永不能逆轉的結構性敗相早已顯明,環境毀滅性破壞,資源匱缺,需求明顯疲軟等,習上台後有過一陣子熱烈的改革囂嚷,其實明眼一看便知那是瞎扯──現有體制下的騰挪空間在哪裡?

腐敗權力操控下的海量投資做大GDP的醜陋面孔依舊,這不是提高嗓門囂嚷一陣子可得以改變的,這是與這種野蠻體制相匹配的制度生命現象,任何個人的意志在現有體制下亦無法改變。雖然這種模式必然地會帶來發展成本畸形高而發展必不可持續,但單腿人總不釋手的拐杖從來不是偏好的結果。一個邪惡制度下,GDP再大而其意義終於不大。鴉片戰爭前夕中國的GDP卻是世界第一,而終於被證明是何其的不堪一擊。何以使然?美國著名歷史學家費正清認為,「制度落後和官場腐敗,是中國失敗的根本原因。」他說:「中國官僚集團只做一件事,就是把中國的官僚體制變成一個合法的有組織的貪污集體。」

未來中國將建立並繼續增進人民福利作為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全部目標。國家將全力保障自由經濟的平等、公正的發展環境,政府永得為所有經營者合法利益的守望者,不得與任何利益勢力結盟,政府永不得獲得經營者的身分,徹底取締、改造所有壟斷企業,扶持家庭小型企業,創造保障所有不同所有制形式的經營者平等、公平的發展環境。

已顯明了的人類發展經驗表明,在惡化的生態環境裡,人群的健康是會衰退的,經濟、社會的繁榮定是會枯萎的。每個國家事實上有三種形態的財富:物質的、文化的和環境生態的。大多數人對前兩樣頗熟悉,因它們是組成人們日常生活的主要素。今天,人類面對的生態環境問題,本質肇端是人們對於生態環境作為財富意義的認識及重視程度不夠,這須是未來中國發展籌謀中予以重視的方面。我們必須做到經濟發展與保護環境生態的健康發展兼籌並顧,以實質性增進人民福利。#

附: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草案全文下載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標題為編者所加。)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2-22 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