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遭性迫害的女知青是個龐大群體

作者:玉清心

人氣: 112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20日訊】文革期間的上山下鄉運動,是文革歷史的一部分。從1968—1978年十年間,知青歷史同樣充滿了血和淚。幾乎一代人的青春被葬送,難以計數的女知青因遭性迫害而失去了貞操。性侵的氾濫令人髮指。

下面是來自官方文書檔案的內容:

1968—1973年,遼寧省共發生摧殘知青和姦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省3296起;河北……

(雲南)第十六團五營三連連長陳忠友,姦污、調戲女知青11人,女知青上山割膠,聽見樹葉響,嚇得以為又是連長來了……

四川南充軍分區副參謀長袁候新,在地區革委會任生產組長時,以安排知青工作為名,姦污女知青達九十餘人。

祝江就,浙江省江山縣豐足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用各種手段姦污女知青8人,猥褻8人。

蔣小山,雲南生產建設兵團一師獨立一營教導員。他揚言: 「老子窩囊了二十年,X他媽!今天輪到老子舒坦舒坦了。」他每天坐著北京吉普在各連隊轉悠,看上中意的女知青就拉上汽車。他強姦女知青20餘人、猥褻侮辱女知青上百人、捆吊毒打男知青70餘人,多人致殘。

張國良,雲建兵團一師二團六營連長,原在瀋陽軍區某部「雷鋒團」任排長。1971年,張以談心為名,第一次強姦了一女知青,對方含羞忍辱,未敢聲張。此後張國良頻頻得手。他任連長三年,幾乎不動聲色地強姦了幾十名女知青,其中數人多次墮胎。女知青聽見「連長來了」,會嚇得簌簌發抖。

黑龍江兵團十六團團長黃硯田,49歲,1943年入伍,1945年入黨。團參謀長李耀東,48歲,1944年入伍,1943年入黨。二人強姦、姦污女知青50多人。有的被黃姦污後,又被李輪姦。
……

實際上,各地女知青遭迫害的情況遠不止於此。下面是一些來自民間知青的披露。

遭強姦

四川巴中一個林場,只有10名重慶女知青,她們全部被當地幹部強姦。其中兩人跳水自殺,而官方的調查結論是游泳「溺水致死」。

吉林九台縣一生產隊長齊殿發,先後強姦、姦污、猥褻23名女知青。齊強姦蔡某,蔡不從,右眼被齊擊傷。蔡痛不欲生,忍辱投河,被人救回。齊對蔡說:「你放心,小隊有我,大隊有我哥哥,公社、縣裡我有人,將來招工一定叫你走。」同時恐嚇道:「這是我們齊家的天下,你要告發,我頂多半年不當隊長,我叫你骨頭渣子爛到這裡,也別想走!」

此後,齊強姦蔡多次。蔡上告,公社做「通姦」處理。蔡走投無路,於1972年12月寫下遺書:我被齊殿發害得太苦了,只想和他拼了!囑咐母親保重身體,把我忘掉。勸告妹妹不要讀書了,不能再下鄉走到姐姐的地步。現在公社這樣處理問題,證明了齊殿發說的話,是他們的天下,沒人給我們辦事。這是他們逼的。 她服毒自殺,經搶救脫險,但身體殘疾,精神失常。

性暴力

雲南兵團某團運輸連長,長期霸占兩個北京女知青。當其中一個懷孕後,為了不被發現,他先是一天數次強暴她,想造成流產。見不管用,趁她不備,他用穿皮鞋的腳,猛踹她的後腰……她終於流產了,但險些喪命,並留下終身不育症。

愚昧無知被誘姦

一女知青講自己因做人工流產手術住醫院的經歷,她是想說在住醫院時,兵團對她照料得很好,連長親自給她送過雞湯。她十七歲,她匱乏的生活常識和所受過的教育,竟然使她還不大懂人工流產是怎麼回事!她反而感激那個姦污了她並使她墮胎的人。

淒慘的新婚之夜

上海一名女工,在新婚之夜被丈夫毒打後趕出家門,因丈夫發現她不是處女。她哭訴:處女貞操是在插隊時被公社黨委書記糟蹋的。當時她看麥場,不小心燒了一百多斤麥子。書記強暴她時說:你要是不從,就把你打成「反革命縱火犯」。

令人瞠目結舌的婦科體檢

1972年,安徽某縣首次由貧下中農推薦知青上大學,從全縣萬名知青中推出七十餘人。在上學前體檢時,婦科檢查的醫生驚訝地發現,二十名女知青沒有一名是處女,而且都不是陳腐性裂痕。也就是說,她們是在招生通知發下以後失去貞潔的。這意味著那張離開農村的入學通知書,是用女性生命中寶貴的貞操換來的。

復仇的烈火

上海發生過一起滅門縱火案。一個在八十年代發起來的個體戶,在一夜之間被人點著了房子,他和他女兒被活活燒死,妻子雖獲救,但全身大面積燒傷。調查中警方發現:死者在文革中曾在外地某農場當過革委會主任,他利用職權要挾過一女知青,只有和他結婚才能回滬。這女知青被迫同意了。回滬後因二人感情不和而很快離婚。因他當初的逼婚,活活拆散了女知青和她相戀已久的男友。若干年後,男友終於在上海報仇雪恥,將仇人燒死在家中。最後他在警察的追捕下撞車身亡。

……

1973年6月全國知青上山下鄉工作會議召開前,國務院知青辦對全國24個省市調查出:1969年以來共發生迫害知青案件2.3萬餘起。其中,姦污女知青案件約占70%。

也就是說,截至1973年6月,被官方確認的 「性迫害」案件有1.6萬起。那麼之後幾年裡繼續發生的更多的案件呢?文革期間的知青有近二千萬人,半數是女知青。到底有多少女知青遭性迫害?確切數字恐怕永遠是個謎。因為更多失去貞操的女知青選擇了緘默,她們不想觸碰那塊埋藏在心底的傷疤。

當年知青,都是十七八歲的花季,甚至更小。一批從上海去雲南的八百名「知青」才14歲。他們上山下鄉後,像一頭扎進冰水裡。不少人整天眼淚泡著心,一心想回家。現在的人們,很難感受那時的惡劣環境。過年回不去家的知青,年三十集體哭嚎一夜。在日復一日的灰暗日子中,看不到前途希望,而唯有當權者手裡上學、招工、提干、入黨等各種名額指標,能讓人逃離這裡,改變命運。對於在威逼利誘下違心就範的女知青,真的不必苛求,她們也是受害者。凌辱她們的那幫中共流氓,才該被揭露鞭韃。

文革時期,雖不是戰爭年代,但也絕非和平年代。極左路線下更加無產階級專政,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腐敗。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各地基層幹部,利用手中的權力,有恃無恐地對女知青群體,大肆誘騙姦淫。他們手中的權力,比刀槍棍棒更好使,更奏效,也更陰毒更卑鄙。

另外,從一些地方誌等資料看,案犯的身分,居於首位的是農民,即那些貧下中農及他們的子弟。毛號召知青要接受他們的再教育,而他們是迫害的主要案犯。這不是極大的諷刺嗎?

兵團的現役軍人也是迫害的主力,他們都是知青的「教頭」。為什麼作惡者,都是「無產階級隊伍裡最革命、最可靠」的人?根本原因就是,盲目追隨馬列毛的人,失去了傳統道德的約束,不講良知善念,不信善惡有報,會放縱自己,不計後果做壞事,哪怕傷天害理!這也是現在中國人被中共洗腦後的最大悲哀。

被怒斥為「大姦污」的這場性迫害,針對的群體之特殊,涉及的面之廣,受害的人之多,施用的手段之卑劣,拖延的時間之長,史無前例。儘管受害人的確切數字難以統計,但是,受害人群規模有目共睹,實際人數會是一個驚人的龐大數字。這個數字,是中共流氓黨的罪證,是受害知青一代人的傷痛,是國人的恥辱,可稱為是中華民族之殤。#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2-20 11: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