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之廿八:追懲反人類罪

高智晟律師(大紀元)

人氣: 75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2月23日訊】附:《未來中國追懲反人類罪罪行範圍匡算》文:

於心知肚明地身覆邪惡共產主義假皮、妄謀以槍彈永留中國於黑暗裡的敗類們論,本篇文字表達的思想是他們不屑的笑柄。而「歷史從不阻卻於惡人們手頭的幾件硬兵器」。無論怎樣超越的凶殘與狂妄,無論怎樣出奇的殫智竭力,兩年之內卑顏俯身於中國特別法庭,是他們中間終於作惡到最後者命運果報的必由途!

可得以確實的是,於2012年後的幾年裡,不少於四人的著述裡有中共恐怖組織2017年敗亡的斷言。這豈是多重迭現的巧合!

彼時,上神將扼亡這個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恐怖組織,於冷血暴虐下人性道德污淵裡救起這世間最不幸的民族。

作為人類有記錄史上空前絕後暴虐的恐怖存在,對之的清算將會是個龐大而複雜的所在,然而,我們將冷峻去面對。這種清算會含括對罪惡普遍的具體而確實的追懲,及尋求與受害者可能的和解及安撫兩大方面。它將是這不屈民族的文明明天進步的基礎性建設努力的一部分而得到認真執行。

於共產主義政權的血腥恐怖暴虐本性,及其作為在一個整世紀裡禍及一半人類命運的、不可思議的醜陋及邪惡記錄的認識,今天的人類世界裡,除了迄今身罩共產黨惡皮者及事實上主導著當下世界秩序卻為眼下利益而昧滅了良知的西方政商群體外,它早是個普遍的常識現象。

於2017年後中國怎樣清算前恐怖政權的罪惡問題,目前沒有見得有系統而有見地的論及文字,只偶見有於具體的反人權事件裡的寬恕及復仇的爭辯。

中國究竟得面對這一歷史性的、結構性的且將要快速臨到的局面。謹愿本篇文字能提挈起於這方面有見地的思索及論述。

將中共國當作一個正常的國家而非它的本質所是──世界最大最邪惡的恐怖組織,是人類於這空前發達了的信息時代裡共同維持著的最不可思義的荒謬記錄,是全人類心知肚明的共同的不名譽記錄。事實上,今天的世界上無人不清楚,中共恐怖組織就是凶殘、冷酷及於人類文明造成危害後果千萬倍於ISIS的ISIS組織。它的長期存在,是屬於全人類的、世界史上最不可思義的毀譽現象。

中共恐怖組織創下最極端最冷酷最凶殘卻也是最成功的暴虐人權的人類史紀錄。於他們的寬恕,是對人類高貴的愛的最無情的褻瀆。然而,我們將無力迴避寬恕於這民族現實及久遠的巨大價值意義。

沒有分明愛憎、尚不能分明置辨正常是非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是不能建立起遼遠公平正義價值的。但若視復仇及罪惡清算本身為偉大目的和久遠的事業去追求的民族是沒有好明天的。寬恕與罪懲並重並行,卻都不可漫無涯界,目的意旨悉在乎於這偉大民族的文明明天有益。

未來中國將擴大反人類罪罪名罪狀的調整範圍,這是有著普遍的國際法淵源基礎的。

其一,國際公法的第一淵源便是內國法,即內國系具有普遍意義的國際公法法律的最重要創設者;

其二,聯合國的作用是有程序性意義的,其於法律的創制實則是於各國公認而具有普遍意義的內國法及具有同等意義的國際習慣的技術性確認過程;

其三,世界上目前實踐著的反人類罪罪名,是以紐倫堡審判及遠東國際法庭審判確立的原則為主要基礎,這些罪名罪狀的創設背景是世界性戰爭,與此後世界法西斯暴政暴虐人權罪行的廣泛及多樣性現實,以及發展了的人權客體現狀已不相匹配;

其四,中國是人類歷史裡暴政殘害人權最為持久、危害後果最為慘烈的國度,認真而決絕的、不遺死角追懲的儆戒後來意義遼遠而重大;

其五,將當然地依藉著對國際人權保護具有劃時代里程碑意義的《聯合國憲章》及1948年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和聯合國大會於1966年通過的《經濟權利公約》和《政治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等國際公法的諸原則,並借鑑1994年後有涉盧旺達問題的國際刑事法庭及主要借鑑2003年後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對上世紀70年代前柬共領導人之反人類罪罪行審判實踐積累了的具有普遍意義的、實體及程式方面的司法原則!

未來中國將以反人權罪罪名具體追懲前恐怖政權涉罪人員。罪罰主體將分為制度性罪罰主體和具體的罪罰主體兩類(以飛雄案為例,所有作惡到底的中共恐怖組織中央成員和廣東省及廣州市的中共恐怖組織常委成員悉為制度性罪罰主體;而具體批示構罪及具體參加迫害者將是「具體的罪罰主體」);將藉以前述有關國際公法原則,將具體的反人權罪罪行類化為以下若干方面。

須特別強調的是,以下敘及之涉罪行為均指的是制度性的涉罪行為和具體的涉罪行為。由是則生成前述的兩類擔罪主體,即制度性罪惡的擔責者和具體的罪惡的擔責者。

一、危害人的生命權、健康權的反人權罪罪行。

1. 危害人人享有的生命權,及生命權不得被非法剝奪的行為;處未滿18歲者以死刑及執行懷孕婦女死刑的行為。諸如「六四」屠殺案、徐純合被槍殺案、雷洋被虐殺案及廣州張六毛死亡案等諸多冤死案中的涉罪人員必將受到具體的罪罰。

2. 危害人的健康權利的反人權罪行。包括拒絕建立有效的醫療救治保障制度行為;於降低死亡率、預防和控制疾病方面有明顯的懈怠行為;有毒有害食物禍難方面有明顯的監管懈怠行為;於結構性的環境污染後果關涉的明顯的監管失職行為。

3. 故意或放任對兒童和婦女特別保護方面的責任,造成明顯的災難性後果的行為。諸如毒疫苗禍難事件及持續的「計劃生育」名義下的於人權的野蠻暴虐行為等。

4. 危害財產權、居住權的反人權罪行,諸如強制交易、強制拆遷、強制沒收或以暴力侵害所有權權利等暴行(若深圳等地新近的強行沒收電動車侵犯所有權的暴行鮮例者)。

5. 危害經濟自由權利的行為。

二、危害人的普遍的、基本的自由權利的反人權罪行。

1. 危害言論、出版及思想自由的行為;危害自由持見主張、自由表達意見、自由接受和自由傳遞資訊的行為。

2. 危害宗教信仰自由的行為。諸如強迫改變信仰或以暴力及其它恐嚇手段侵犯宗教信仰自由權利的行為。

3. 危害人的結社自由權利、和平集會和示威自由權利的行為。

4. 危害人的自由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危害應有的普遍的選舉權利及普遍選舉中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的行為。

5. 危害個人遷徙自由的權利,以及離開本國往去別國的權利而造成實際危害後果的行為。

6. 危害婚姻權、婚姻自由權和任意剝奪或干涉私生活權利的行為。

7. 危害工作權、休息權、自由擇業權及罷工權、勞動保護權、獲得危困救濟和保障權利的行為。

8. 危害男女平等權利造成明顯而實際危害後果的行為。

三、危害自由、公平教育權利的反人權罪行。諸如「從娃娃抓起」及「絕不允許宣揚西方價值的內容進課堂」等邪惡恐怖的強制性洗腦罪行。

四、危害法律平等權利的反人權罪行。

1. 任意逮捕行為、任意綁架行為、任意囚禁行為。

2. 危害無罪推定及獲得辯護權利的行為。

3. 危害訴訟權利(如拒絕受理訴請)、危害告申權利(如打壓上訪人員),及危害及時公正公開接受審判權利的行為(如于世文案件中的黑幫行徑)。

4. 危害具有普遍意義的「不得加以酷刑或加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對待或刑罰」權利的行為。

鑒於今年以來國內人民反抗恐怖暴政的快速發展趨勢,鑒於2013年初以來中國普遍的逐日加緊加重了的人權暴虐形勢,加之實際主導當今世界秩序的西方主要國家政府的麻木和心安理得的貪婪及無良現實,考慮到2017年後對反人權罪罪行追懲的實踐應用之念,有必要對反人權罪罪行以範圍性匡示,以促中國改變的儘可能低成本實現。據此,我在此再次嚴峻聲明,所有的中國人,凡願意盤算自己的將來者,都有必要於自己及家人2017年後的命運歸向做些符合正常人類感情的思考。凡於2016年8月1日(過去言及過是2016年9月30日)前公開退出中共恐怖組織、停止犯罪並公諸犯罪真相而真誠悔罪者,不論是誰,悉可酌情減輕或免除刑罰。

未來中國特別法庭的刑事追訴將依循真相、真誠懺悔換得結構性減輕罪罰的思想運行。這一原則卻不適用於2016年8月1日後的任何反人權罪罪行,不適用於作惡到最後的中共恐怖組織大大小小的黨委常委惡徒們。

另,未來中國將在特別法庭外啟動普通犯罪追訴程式,對於不構成反人權罪而又造成具體的實際的危害結果的前非法政權人員及其鷹犬們予以刑責,諸如那群臭名昭著的昧滅了靈性的美化恐怖暴政的惡文人們。

未來中國將對那些喪失人類基本感情的,專為恐怖政權掩罪遮惡而不夠罪罰條件的極左棍者、「五毛黨」者、刪帖黨骨幹成員們,以及其他助虐惡徒(諸各種所謂的行業協會鷹犬們)予一定時間的競業限禁,以懲戒他們冥頑不靈的、令人目瞪口呆的卑鄙。

上述人員凡於2016年8月1日前停止助惡並公示放棄助虐者,悉將酌情減輕或免除處罰!

新近在如何實現中國轉變路徑上爭論聲迭起,我認為爭論並無壞處,但意圖統一抗爭手段則既無可能亦無必要。我們各自可以以非暴力手段表達我們決絕反抗,並不可因此認為我們便代表了唯一正確,這是於中共恐怖組織本質尚無清醒認識所致。

對於恐怖勢力的反抗,任何手段都是合法的、正當的,無論從人類法理的角度或原始自然法則角度均然。倒是一些爭論本身顯出躁急或認識的混亂。這裡首先抱持了一種錯誤的歷史認識觀──歷史發展的路徑以至其步幅步頻悉是人苦思冥想的結果。毫無疑問,人是歷史的載體,然而歷史與人一樣同樣有著自己的形態和意志,人類群體活動是歷史所有形態的基礎,人類在歷史形態裡當然地依然具有意志的能動性,但所有歷史經驗都已表明,人不是歷史意志的唯一表達者,人類許多的著名歷史階段或歷史事件中,一些很有力量的人或人群都有過經沉思默想後的意志表達,但最終生成的歷史局面,卻與他們所期望的結局相反,這樣的事例歷史上多不勝舉。

英國原打算殺一儆百的馬薩諸塞州鎮壓行動,為美利堅合眾國的生成拉開了序幕,這可曾是英王想要的結果?持續了兩個多世紀的奴隸制,使人們看到的都是好──它為美國的獨立準備了經濟基礎,更為美國早期工業化奠定了資本積累基礎,可曾有人積極設計過它與美國國家分裂而終於爆發內戰之間的關係,沒有。這就是歷史自己意志的結果。

1991年8月19日,驅策如蟻的蘇共士兵及海量的坦克遮覆莫斯科街頭的「黨和國家領導同志」可曾為的是三日後的可恥滅亡結局?1989年被處決前的「黨和國家領導同志」齊奧塞斯庫,驅十萬「支持者」上街遊行以期震懾反對者,他對六日後被處死似是沒有過熱烈的歷史期待。正在進行中的歷史常有著驚人的迷惑力。納粹覆滅前曾決定並代表了德國的永世美好,它們彼時在德的民眾支持程度比今天的中共如何?1934年9月,在紐倫堡召開的納粹黨全國代表大會上,「領導同志」希特勒宣布:「德國今後一千年的生活方式已被清楚地確定。」可這些瘋狂至忘乎所以的東西可曾想到僅僅十年後,這次黨代會所在地,竟成了審判他們反人類罪的國際法庭所在地?

一戰的技術原因肇起於奧匈帝國儲君被殺,奧匈帝國於事發後不開戰便狂躁難耐,彼本身的強大,加上強悍德國的支持,它可曾料到,四年後的戰爭結局,是自己的徹底滅亡?

一戰後的上個世紀20年代快結束時,歐洲似乎無可爭議是安定下來了,處在一個和平和繁榮正在明顯生長的時期,有幾個人能在彼時看清楚了歷史自己的腳步──接下來的大蕭條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吞噬一切的歷史巨震?1929年初,美國經濟繁榮增長大勢孰可爭議?以致彼時的財長自豪地宣布:「現在沒有擔心的理由,這一繁榮高潮將會繼續下去。」結果後來大家都已知道──就是在當年秋天,便有毀滅性的經濟局面臨到。這次經濟危機危害的強烈程度和蕭條的時間之久,都是空前的。

我不厭其煩地羅列上述歷史例證,意在使那些正於歷史迷亂認識裡奔突的人們,不可把自己的歷史認識窄化成縱向的中國歷史變幻常識。僅橫向研識一下世界共產主義百年生滅規律,亦不致使對未來中國之終於成功實現改變之前景悲觀以至迷亂。盡可看看外面有那麼一群人,整天除了揣摩今上的心事,便是忙不迭告訴人們中共會長期統治下去、人民只有永作奴隸的份。我常說,有什麼樣的眼界,便會有什麼樣的心靈,而昏昧的心靈則定義了昏昧的眼界。

中國的改變正由許多積極心理支配下的行動者在無聲裡推動著,這不容置疑,卻也正有不少消極悲觀又總不甘寂寞的掣肘者,這實在不大使人理解的。一些人只看見國內表面上反抗的沉寂,卻忽略了體制內正全天候自掘墳墓者對最終摧毀暴政機器無可限量的意義,他們加班加點地拚命掘進效率、效能使人目瞪口呆,這不正是所有共產主義政權滅亡的不二路徑!

關於對中共滅亡規律的判識,我在前階段的一段私下交流文字裡有部分涉及。現附上這段文字,與大家共饗。附:

《習近平誓言改革,是對「中國特色」的公然反動》

一邊歇斯底里聲言「中國特色」是頂好的,一邊又誓言說「要將改變進行到底」。習先生的錯亂使人愕然。「中國特色」既是如你們所言的那般好,好似性病梅毒巔峰期形容「豔如桃花」了,好至誰言不好,便烈怒猶烈犬般狂咬不歇。既好如斯,何需改革?這就像你黨一邊壯懷激烈說南海主權是中國的,一邊又動情表白說:絕不開第一槍──給侵略者吃上定心丸一樣的使人飯噴。今天的中國,恕我爆個粗──言改革者,是放他媽的屁,於中國的實在情形不特瞎了眼,而也昧滅了靈性。

「六四」屠殺之後,中共的改革命運已被殺滅。中國今天需要的是再造。從習先生個人已顯明的情形看,他最要緊的需要是人性再造。以他們迄今對「六四」屠殺失親者的野蠻暴行論,他們的性情尚在牲畜以下。於他們而言,大規模的人性啟蒙再育才是第一要緊的。

在遠未出現政府之前的人類群體裡,殺人償命已成了人類普遍的正義感情。他們殺死雷洋後的局面迄今怎樣!幾間祖屋,是許多貧弱者在這恐怖國土上活著的全部基礎。而他們明火執杖的、人類有記錄史上空前絕後的、永不倦怠的血腥強遷暴虐,常在驟間使貧弱者這種保命基礎灰飛煙滅,有時甚至撲滅了這生命本身。

習一喊改革,便使清醒者恐懼。曾幾何時,「依法治國」的嘶叫使多少糊塗蛋魂牽夢縈。「709」反人類法治感情的暴虐,讓數百個律師家庭墮入苦淵,使全國律師在恐怖中度日,人類惡的記錄史上又創下一個空前絕後。最近對唐荊陵律師夫人、對李和平律師及王全璋律師的親人的流氓騷擾逼害醜行,雖禽獸於同類不曾為。反人類暴行斑斑可考,成了你黨日常的全部事業。你們永與人為敵,永視人民本身為問題。G20清空杭州全城而使公務人員裝飾太平的醜行,再次自曝了你們的鼠盜嘴臉與永不得改觀的無能。在一切一目了然的卑鄙事件中卻腆臉挺肚,認真營造「高尚」氛圍。而在本可高尚的過活裡,卻去下死力營造卑鄙。你們的邪惡與愚蠢至了怎樣的不可救藥的境地。

從大歷史視野看,共產主義作為一種同質歷史生命現象,其生與滅的規律無疑必是相同的。惡黨絕不能例外。一、一律的暴力取得政權;二、一律的暴力維持政權;三、一律的拒絕憲政改造;四、一律的於腐敗喪德,盡喪人性及人心的瘋狂裡與人民及文明拚死纏鬥的最後經歷;五、一律的滅亡於一個非暴力背景下的看似偶然的突發性歷史事件中。所有前共產黨政權的死滅規律,惡黨迄今為止尚無纖毫偏離的,唯剩最後一項了。

上帝絕滅共產主義邪靈的決心已醒目了然。逆天意行者獨死路一途。惡黨2017年不亡,我願賭上項上物。於包子君論,死保黨,黨死他死。倘尚能聽得進人言,而棄黨求自活己命,這是先生當下還尚可有的正途──扼死邪黨,己獻罪、真懺悔、祈寬恕。倘決絕欲殉死,則定能遂君宏願,好在局面不遠,咱們走著瞧。

近幾年總有言及寬恕的必要。一味的寬恕與一味報復之惡實無二致。不別皂白的寬恕與不別皂白的報復一樣的膚淺而褻瀆人類正義感情。寬恕是人類獨有的高貴感情。而正義感情不特同樣為人類獨有,且其生命根脈較前者是更加的綿長遼遠。寬恕只可予值得寬恕者。2016年9月前脫離惡黨,停止作惡、說出犯罪真相、真心懺悔者,是悉能得寬恕的。作惡至最後的禍首們,臨追懲罪惡際再言寬恕,那邏輯與惡無異──在寬恕的感情裡審判罪惡,是屆時大家能找到的最理想局面了。(完)#

附: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草案全文下載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標題為編者所加。)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2-24 3: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