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深圳男擁兩套房仍陷危機 中產焦慮再引關注

人氣: 106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楊一帆綜合報導)近日網絡曝出,一中年男子在深圳有兩套房,原本在一個知名企業工作,但卻陷入財務危機,離職後找不到合適工作。大陸中產階層焦慮再引關注。

據《深圳晚報》2月21日報導,近日,一篇微信公眾號文章《深圳兩套房 面臨失業 中年財務危機引發家庭悲劇》網絡熱傳。

文章中的主人翁在深圳某知名通信公司工作將近十年。據其自述,2010年,他和妻子辛苦攢錢在深圳阪田買了套二手房,大概花了120萬元,每個月房貸6,000元。

2011年,夫妻兩生了個兒子。2016年,他們又生了個女兒。因為孩子沒人照顧,其妻辭職做了全職太太。

2015年,深圳房價大漲,家中又有幾十萬元閒錢,他又在原特區內買了套五六十平方米的學位房,總價300多萬元。首付是拿第一套房申請了70萬元抵押貸款,一個月要還七八千元。另外貸款260萬元,月供1.7萬元。

而他每月到手的工資就兩萬多元,不包括獎金和分紅,但他兩套房貸加上抵押貸,每個月花費約三萬元,只能靠獎金補貼家用,日子過得緊巴巴。

前段時間公司要安排他出國,但因為家庭條件去不了,最終他無奈地選擇離職。他出去找工作,機會寥寥可數,到一些小公司面試,基本月薪也是稅前不到兩萬。

他打算把學位房賣掉,但現在本來350萬元的房子可能僅能賣300萬元,還完貸款就剩不下多少錢了。離職後,原來所持十幾萬股票可以換幾十萬元,但只能償還一套房的抵押貸款。就算把學位房賣掉,再找個稅前兩萬元的工作,但要負擔每月6,000元房貸、兩個孩子上學以及養家,完全入不敷出。

他陷入無奈和對家人的愧疚之中…… 感嘆「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文章對他的情況進行剖析後認為,生二胎和讓妻子辭職回家,都是這個家庭負擔不起的奢侈品。學區房更是一場輸不起的賭局,首付的70萬元高利率貸款成為壓垮這個家庭的稻草。

文章由此表示,中產階級身在北上廣或者二線、三線城市,但困惑似乎是一樣的:房子還能買嗎?如果不買房,手裡的錢又該如何跑贏通脹,獲得增值?

文章認為,一種難言的焦慮感在不同市場、不同人群中蔓延,尤其是中產階層好像得了財富焦慮症。他們彷彿擁有讓人豔羨的生活,有房有車,可能收入不少,但是大部分人都會說錢不夠用,這就是中國中產階級的現狀。

澎湃新聞1月31日報導稱,上海一中年教師在三家培訓機構工作,月收入上萬人民幣,在上海有兩套房,但仍充滿焦慮。他選擇繼續考研,「在上海混,你必須一直努力才能保證自己不掉隊」。結婚成家、複習考研、在三家培訓機構帶課這三座「大山」時常壓得他喘不過氣。

中國中產階層的焦慮日益增加

去年5月微信上流行一首詩說:「中產階層可以被一場疾病摧毀/中產階層可以被一場股災摧毀/即使有很多座房子,你的心仍然感到恐慌/不安的感覺從未如此強烈。」

上個月,半月談網一篇文章描繪中國中產階層的生活圖景稱:多畢業於知名高校,從事體面的職業,在大城市安下小家,追求有品質的消費和體驗;這又是一個脆弱的族群,「下一代的教育、住房、家庭成員的健康都是他們焦慮的來源。」

《經濟學人》此前報導說,中國中產階層今天有許多不滿。他們雖然有錢,但是感到不安全:他們擔憂誰來給他們養老;擔憂如果生病了,醫院帳單將蕩平其財富;擔憂失去自己的房子,因為沒有產權;擔憂他們的存款。

報導說,中國中產階層將繼續擴大,他們要求政治變革的呼聲也將增加。共產黨如果不滿足這些要求,世界上最龐大的中產階層隊伍的憤怒之火或摧毀中共。

去年北京警察枉法打死雷洋案顯示,一個已經開始晉陞上流階層的人,仍不能免於警察的淫威和荼毒。國際特赦研究員潘嘉偉說,雷洋之死真的觸動到中產階級的神經。#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2-22 6: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