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神話故事

【畫中有話】阿基里斯在呂科墨得斯王宮

作者:王淑蕙/史多華
《阿基里斯在呂科墨得斯王宮(Achilles at the Court of Lycomedes)》,彭佩歐. 巴托尼 (Pompeo Batoni)作品,繪於 1745年, 油畫顏料,畫布,現藏於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公有領域)

《阿基里斯在呂科墨得斯王宮(Achilles at the Court of Lycomedes)》,彭佩歐. 巴托尼 (Pompeo Batoni)作品,繪於 1745年, 油畫顏料,畫布,現藏於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公有領域)

      人氣: 5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一個看起來優沃而典雅的環境中,幾個年輕女子圍繞在一個貨箱周圍,饒有興致地挑選著各種商品。這些精緻的衣物和首飾在光線烘托下顯得特別耀眼,讓少女們愛不釋手!一個女孩抽起一件白色緞料,另一個俯身挑了一條項鍊;右邊的一位則在試戴著耳環。與眾不同的是站在左邊一位健壯的「少女」,自顧抓起一把利劍專注地端詳著;腳旁還有一個頭盔,似乎也呼應著她獨特的偏好。後方兩位商販帶著驚疑的神情,對著這群女孩們指指點點,竊竊私語。這個畫面是在告訴觀眾什麼呢?

原來這幅十八世紀意大利畫家彭佩歐. 巴托尼的作品,是在描寫古希臘英雄阿基里斯(Achilles)少年時代的一段故事。

阿基里斯是參與特洛伊戰爭的主要角色之一,擁有「希臘第一勇士」之稱。 他不僅善戰,有過人的勇氣,面貌英俊,而且還有刀槍不入的神功護體。能夠如此出眾,當然他的來頭也不小。

宙斯曾經追求仙女(Nymph)忒提斯(Thetis),然而由於普羅米修斯(Proteus)預言「忒提斯所生的兒子,將會超越父親。」於是在王位與愛情之間,宙斯毅然選擇保住眾神之王的地位,不僅收回對忒提斯的愛情;還把她嫁給了人間的英雄 ──米爾密東(Myrmidons)的王子珀琉斯(Peleus)。忒提斯與珀琉斯生下的孩子就是阿基里斯。

忒提斯作為女神是享有永恆生命的,但阿基里斯具常人血統,就註定了死亡的命運。為了讓自己的孩子也能永生,忒提斯就將剛出生的阿基里斯帶往冥河( 即所謂的天火)處,抓著孩子的腳踝將他全身浸入斯提克斯(River Styx)河水中,以使他刀槍不入。她還安排人馬獸凱隆(Chiron)從小教他草藥醫學與格鬥等技藝。只是女神卻忘了讓手抓的腳踝部分也浸到河水,因此腳踝就成了阿基里斯致命的弱點。

阿基里斯從小就心懷大志,他曾經說「與其平凡而長壽,寧可短命而輝煌」。因此當神馬(海神送給忒提斯夫婦的結婚禮物)告知他將死於特洛伊戰爭時,阿基里斯表示坦然接受。只是母親忒提斯憂心兒子的未來,千方百計想使他遠離戰火,甚至將九歲的阿基里斯送到位於斯庫羅斯島(Skyros)的呂科墨得斯王(Lycomedes)的宮殿中,將他打扮成女孩藏在那裡寄養。因此阿基里斯穿上女裝,與呂科墨得斯王的女兒們一起在宮殿中長大,並被她們戲稱為「紅頭髮的」。

巴托尼有意強調阿基里斯與女妝格格不入的壯碩身材,特別是結實的手臂,醒目展現在畫面的前景位置。
《阿基里斯在呂科墨得斯王宮(Achilles at the Court of Lycomedes)》,彭佩歐. 巴托尼 (Pompeo Batoni)作品,繪於 1745年, 油畫顏料,畫布,現藏於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畫家有意強調阿基里斯與女妝格格不入的壯碩身材,特別是結實的手臂,醒目展現在畫面的前景位置。(公有領域)

特洛伊的戰事爆發後,希臘大軍的進攻一度陷入膠著。預言家卡爾卡斯(Calchas)告訴希臘聯軍統帥阿伽曼農(Agamemnon)兄弟:「只有阿基里斯參加征討才可能攻下特洛伊。」他還指出阿基里斯的下落及男扮女妝、不易辨認的身分。於是讓機智的奧德修斯 (Odysseus)假扮商人帶著商品到呂科墨得斯王(Lycomedes)的宮殿,來尋找阿基里斯。這就是畫中故事背景的由來。

也真是天命不可違吧,當阿基里斯在一群少女中表現出捨棄珠寶衣飾而獨鍾兵器的時候,奧德修斯終於認出了阿基里斯,並帶他去了特洛伊。忒提斯(Thetis)見事已至此,只好把結婚時金工火神伏爾甘 (Vulcan) 所鑄的鎧甲、海神波塞頓(Poseidon)送的神馬及人馬凱隆(Chiron) 送的矛等一切最好的配備都給了阿基里斯,以期兒子能逃過劫難。

畫家巴托尼 (Pompeo Batoni, 1708–1787)選擇了奧德修斯發現阿基里斯的關鍵時刻作為主題,以正在把玩寶劍兵刃的舉動,點出阿基里斯的男子天性。畫家還有意強調阿基里斯與女妝格格不入的壯碩身材,特別是結實的手臂,醒目展現在畫面的前景位置。而在後方暗處觀察私語的兩人,應該就是假扮商販的奧德修斯等人了。

這幅作品似有這樣的寓意:命運是上天的旨意,人算不如天算。即便是所向披靡的英雄阿基里斯,最後還是被識破「罩門」,遭特洛伊王子帕裡斯(Paris)射中腳踝而命喪特洛伊城外。西方諺語「阿基里斯的腳踝」,意指一個人再如何的神勇,也有致命的弱點,其典故便來源於此。@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凡爾賽接見大孔代親王》(Reception of Condé in Versailles),瓊.雷昂.傑洛姆(Jean-Léon Gérôme)作於1878年, 96.5x 139.7 cm,畫布油畫,原奧賽美術館藏。(維基百科)
    這幅畫正是描寫剛剛凱旋,為國王帶回光榮的勝利的大孔代,被堂弟國王路易十四所接見的場面。這是表揚他不朽功績的榮耀時刻!只是大孔代雖然戰功彪炳,晚年卻為痛風所苦;因而有了畫面中舉步艱難的情節。一個是寬宏大量、勵精圖治的英主,一個像是迷途知返的脫韁戰馬,兩人本應惺惺相惜。這段恩恩怨怨,卻寫就了法國歷史上輝煌的一頁!
  • 《滑冰者(威廉.葛蘭德肖像)》(Le Patineur (Portrait de William Grant))局部,吉伯特.史都華於1782年作。(維基百科)
    十八世紀畫肖像家吉伯特.史都華的作品,《滑冰者(威廉. 葛蘭德肖像)》是英國繪畫史上第一幅運動中的肖像畫,而且還是個滑冰者!這個創舉可說大獲成功。
  • 四個雕像從左到右分別是:喬治 華盛頓,湯瑪斯 杰弗遜,迪奧多 羅斯福 與 亞伯拉罕.林肯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或 網路)
    這四個總統像在羅什摩爾峰(Mount Rushmore)上,由岩石切割而成,用以獻給這些在美國歷史上貢獻卓著的總統。然而,把他們刻在山頭上總是個比較奇特的想法。到底是誰的主意呢?
  • 《雨果肖像》,阿黛勒.芙雪於1820年所作,白色粉彩於黑色紙上。(圖片來源:網路)
    1822年,22歲的維克多.雨果和少女阿黛勒.芙雪定了婚約。對雨果而言,未婚妻幾乎是完美無缺,唯一令他擔憂的,是這女孩對畫素描的狂熱。
  • 梵蒂岡「拉斐爾房間」中的壁畫《聖禮的爭辯》(公有領域)
    拉斐爾.聖齊奧(意大利語:Raffaello Sanzio),本名拉斐爾.桑蒂(Raffaello Santi),畫家、建築師,1483年出生於意大利東北部馬爾凱省的烏爾比諾鎮。
  • [唐]韓幹,《照夜白圖》卷,紙本水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Courtes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畫在薄薄宣紙上的中國畫,能流傳千年而完好如初者並不多見,近期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簡稱MET)正展出的一批中國畫珍品堪稱鎮館之寶,讓觀眾有機會暢覽中國古文明的燦爛輝煌。其中最有分量的畫作當屬唐代宮廷畫家韓幹的《照夜白圖》。
  •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Lawrence Alma-Tadema),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 1888, 132x214cm, Collection privée, Mexico。(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在一個華麗的古代宮殿裡,夢幻般的宴會正在進行。青年男女們躺臥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戲。年輕的羅馬皇帝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著金色的長袍,俯臥在殿堂長沙發上,悠閒而漠然地注視著下方的賓客縱情在奢華的感官享樂中……花瓣不斷從空中飄散下來,這群青春男女們被包圍在繽紛的色彩、濃郁的花香與輕柔的觸感中……但這場景真的那麼浪漫有趣嗎?
  • (courtesy of Art Renewal Center)
    (大紀元記者Tim Gebhart報導/沙莉編譯)意大利半島很長時間都是精細藝術的溫床。沒有任何其它地方能夠企及它的地位:它開創了引導人類超越單純物質而走向崇高理想的先例,並通過它的繪畫塑造了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富者權貴也不忘在藝術中展現他們的權威和力量。
  • (網路圖片)
    話說在很久以前,古希臘神話中的宙斯神與赫耳墨斯神變化成了倆個流浪者的模樣,到人間考查善惡................
  • 外國民間故事/圖/素素&夢子
    普羅米修斯是古希臘神話中的一個英雄,他是神的後裔,他名字的意思就是「先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