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歐觀點》

為民做主的瑞典市議員

浩然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28日訊】最近瑞典成了世界的焦點。首先是2月18日晚,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在佛羅里達的集會上點名瑞典,指出瑞典的難民政策是不負責任的,帶來嚴重後果。19日,瑞典的一些「政治正確」的政治家開始反擊,抓住川普表達中的一個漏洞,指責川普亂說話,並堅稱瑞典的治安狀況一直良好。話音未落,20日在斯德哥爾摩近郊發生騷亂,襲警、搶劫店鋪、燒汽車。讓剛剛還自誇安全平靜的政治家們立刻啞火。本來最該捧場的難民結結實實地扇了他們一記耳光,弄得這些政客裡外不是人。

瑞典小城的政治家

但是在與接收難民相關的新聞中,有一則令我特別感動,那是關於瑞典東南部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城市,叫做胡爾茨弗雷德(Hultsfred)。

那裡的政治家們決定不再向新來的移民提供補貼和幫助。這在瑞典目前的「大愛無疆」的「主旋律」下顯得特別不「和諧」。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個決定是違法的。

但是那些政治家們明知違法,也要做。原因很簡單,該城市無法負擔更多的移民了。那裡的外國移民有40%沒有工作、住房緊缺、孩子上的學校和成人上的語言學校(SFI)都人滿為患,需要排隊等位置。申領救濟補貼的人如此眾多,市政府已感到力不從心了。

其實這些政治家們本可以「呼籲」自己城市的困難,然後等待國家的資助或停止安置難民,雖然這樣時間會拖長,甚至可能永遠也等不到,但是這樣做對他們本人的「政治前途」是最安全的。至少不必冒「違法」的風險。而且對選民也有交代:「我們反映啦!我們呼籲了呀!只不過國家動作慢了些,爭議多了些,時間拖得久了些嘛!」

但是拖下去的結果顯而易見:無業者增多,市政資金短缺,公共服務缺失、居民生活質量下降、治安問題凸顯,等等。這樣不但難民得不到期望中的補助和照顧,原先居民的生活也陷入困難和混亂。那必將形成一個難以收拾的災難性局面。屆時只有花費更多的力量和資源才能挽救和彌補。

為了避免出現上述糟糕的局面,就只有防患於未然,及時剎車,雖然這一決定可能會損害決策者的政治生涯,但可以換來這個城市的相對的安全和穩定,民眾可以不必犧牲他們的生活。

中共的官員

我不禁對瑞典胡爾茨弗雷德市的這些決策者們心生敬佩。同時我想起了在中國的1958-1961年的大饑荒中,眾多的省市的官員們,把大量餓死的人數隱瞞不報,反而為了迎合毛的心意吹噓形勢一片大好。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在四川大量餓死人的情況下仍然積極向省外調糧,最後造成僅四川一省就有一千多萬人餓死的慘劇。但事後他卻沒受任何處罰。

兩國差異的原因

我認為造成當代瑞典與中國地方官員決策差異的主要原因有兩個。

一是體制問題。中共的官員不是人民選的,而是上級任命的,所以他們是唯上命是從的。李井泉為了滿足中央的調糧要求,就算餓死再多的四川人,也動搖不了他的官位。事發後,反而是揭發實情的幹部被他往死裡整。

而瑞典的市議會是民選的,議員們的責任就是讓城市健康發展,讓本地的居民能保持有品質的生活。所以他們為選民負責,當然首先要考慮城市的承受能力,民眾對生活質量下降的心理承受能力。在不突破這兩個底線的情況下再考慮響應號召多接收難民。這才是負責任的政治家的正常決策方式,像李井泉那樣的冷血官員,也只有在共產黨國家裡才會出現,這樣的組織與魔鬼何異?

二是有無道德良知的問題。西方社會重視每一個人的生存,古代中國也講「人命關天」。但共產黨是漠視生命的,戰場上用「人海戰術」,和平時期用「鬥爭」「肅反」殺人比戰時還多。那麼為了完成上級的任務,或為了維護領袖的「面子」,犧牲民眾的利益甚至生命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了。那些被黨「教育」成冷血動物的黨棍們是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

因此正是基於這兩點,共產黨的官員才會視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如草芥,比如:強拆征地、引進會造成嚴重污染的企業、工廠,再對抗議維權的民眾大肆鎮壓。其目的不過就是為了完成能讓他本人升官發財的GDP指標。

所以共產黨這個萬惡之源不除,中國將永無寧日,人民的苦難也將沒有盡頭。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責任編輯: 童景

評論
2017-02-28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