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倫製造 王室品味

Floris –典雅高貴的英國皇室之香

--專訪英倫精品Floris香水的繼承人Edward Bodenham

典雅高貴的Floris香水深受英國皇室的青睞(florislondon.com)

人氣: 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04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穆子菡報導)「英國製造」,代表著信任和品質,加上悠久的歷史沈澱與王室的聯繫,使得一些傳統的英國品牌歷久彌新。一套量體裁衣的 Henry Poole 西裝,一雙高級訂製的John Lobb皮鞋,搭配Ettinger簡約典雅的錢夾,以及揉合了體溫的Floris紳士芬芳,一個典型的英國紳士形象躍然眼前。

Floris — 典雅高貴的皇室之香

_84A0592
「香味是另外一種語言,為了製作出優質的香水,我需要不斷的訓練大腦對於香味的記憶。」– Floris企業當代繼承人Edward Bodenham (florislondon.com)

Floris店內的味道是內斂的,是克制的,是謹慎的,是像英國人一樣內含高貴的。沒有法國香水的迷幻濃郁,也不是美國香水的熱情活力。那種洗盡鉛華之後的返本歸真,質樸清新。

作為皇室的御用香水品牌,Floris在1962年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加冕以及2013年登基60週年鑽石慶典上也都訂製了Floris的香水。Floris更見證了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的世紀婚禮。那款「世紀婚禮」的限量版香水就擺放在店中最顯眼的位置,一旁則是皇家回贈的大婚蛋糕禮盒。

Summer window
Floris店鋪外景(florislondon.com)

歷史悠久沈澱 王室名流鍾愛

自1730年開始,Floris老店就在傑明街(Jeremy Street)上,有著將近300年的歷史。推開大門,就可以看到兩張顯眼的皇家認證———分別來自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和查爾斯王子。穿過老店,後室是Floris迷你博物館,也是Floris現任繼承人Edward Bodenham祖父曾經的辦公室,不僅展示著1900年以後的各式古董香水瓶以及梳妝台,還有保存完好的王室香水的配方,以及兩百多年前Floris家族學習的有關香水配料的書籍。

ATELIER-STAMPER-WEB
製作香水品牌logo(florislondon.com)

Edward為記者展示老店的檔案,發現原來喬治四世、五世國王以及伊莉莎白一世女王都是Floris 的忠實客戶。前英國首相邱吉爾以及阿根廷第一夫人貝隆夫人也對Floris 情有獨鍾。

每一瓶香水背後都有一個美麗或者溫馨或者有趣的故事。現在很多英倫紳士總愛的Special No. 127香水曾經是在1890年為俄羅斯大公奧洛夫(Orloff)量身訂製的。因為配方在檔案的第127頁,所以命名為Special No. 127香水。前調的佛手柑帶出清新,中調的依蘭和橙花互相呼應,最後的麝香增加深度。

ATELIER-FRAGRANCE-PRINT-1
為香水的製作原料稱重(florislondon.com)

紳士名媛 專屬香水

高級訂製一款專屬香水是Floris 的特色服務。配置常常在也被當作迷你博物館的會客室。古香古色的香水工坊門窗緊閉,不讓陽光接觸香水,並且保持恆溫。

製作香水過程簡單,只要將所有香調和精油均勻混合便可,但要精挑細選適合自己的味道,才是最困難。先從25種香調中選出自己心愛的味道,然後在超過百種的精油中挑選不超過5種的香味,這個過程甚至可以超過一年。所以Floris的香水師需要從6次的製作課程中瞭解客人喜好,慢慢縮小選擇範圍。

調配好的精油放入香水瓶,用雙手揉合瓶身,讓主人的溫度與其合而為一,最後加上香調。一週之後成為獨一無二的香水。

MENS-FRAGRANCES-V1-PRINT
Floris男士香水系列(florislondon.com)

 

歷史悠久 世代承襲

Floris 的繼承人都有著異稟的天賦。並且接受家族的影響。祖父經常在地下室調配香水,因為那裡可以讓精油和香調避免陽光。Edward五歲起就隨同祖父在Floris老店內玩耍,接受祖父和父親的訓練。Edward的大女兒在11歲的時候就到店中工作。更是在6歲的年紀就從自家的後花園採摘了花瓣,創制了人生中的第一款香水「Petals from my garden」。為了紀念女兒的「大作」,Edward還特意創制了經典限量版的香水50瓶,並且命名為「Petals from my garden」,很快售罄。

1950 Michael Bodenham LoRes
Edward Bodenham的祖父Michael Bodenham正在研製香水(拍攝於1950年,Michael Bodenham)

「香味是另外一種語言。我們需要不斷的訓練大腦對於香味的記憶。」採訪之後的第二天,Edward就要到北安普敦進行為期幾天的香水調製培訓。

責任編輯: 李景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