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拉盛「退黨點」12年 幾十萬中國人退黨團隊

「這些選擇了三退的中國人,成了和退黨點守望相助的群體。」

過去十幾年裡,有數十萬中國人在紐約法拉盛緬街的幾個退黨點用他們的真名或化名退出了共產黨的各種組織。圖為退黨點義工​張靜榮。(施萍/大紀元)
紐約法拉盛緬街退黨點的義工​張靜榮。(施萍/大紀元)
人氣: 51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到今年2月份,「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已經成立12年了。位於紐約華人聚集地中心——法拉盛緬街的幾個「退黨點」也已然成了這裡的地標。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的十幾年裡,有數十萬中國人在這裡用他們的真名或化名退出了共產黨的各種組織。退了黨的中國民眾說,法拉盛的退黨點就像滾滾紅塵中的指路明燈,讓人心感安定。

不畏嚴寒酷暑 只為救人

每年的1、2月份是紐約最冷的時候。77歲的清華大學精儀系老師張靜榮穿著厚厚的大衣,站在寒風中,手裡舉著法輪功真相資料,向來來往往的中國人打著招呼。

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發起了對中國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迫害也延伸到了紐約。中共使館把他們的造謠宣傳擺到了法拉盛大街上。看到共產黨讓人誹謗以宇宙真理「真、善、忍」為準則的佛法,把中國人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坐不住了。

張靜榮本來是和女兒住在新澤西的,2008年,她來到了法拉盛,開始在真相攤位上做義工。

「我當年就是衝著『真、善、忍』三個字學法輪功的,『真、善、忍』多好啊!看到邪黨在那裡毒害中國人,我於心不忍,就決定到這來站點了。」張靜榮這一站就是九年。

早年的時候義工人數不多,冬天下大雪的時候,連上廁所都沒有人替換。「嗯,那個時候感覺有些苦。可是一想到我是在救人,就不感覺苦了!」張靜榮說,一年四季,從早到晚,她從來沒有因為天氣惡劣或者身體疲憊而休息過。

自從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後,法拉盛的真相點就自動承擔起幫助中國人退出共產黨組織的服務工作。

59歲的林虹是廣東佛山人,她人生中的第一場雪就是在法拉盛看到的。「那一年的雪有一尺厚,對我們南方人來說,這裡的冬天太冷了。」林虹說。

她原來是一個公司職員,患有家族性偏頭疼,修煉法輪功讓她恢復了健康。紐約的冷天氣也沒能阻擋她來到街頭講真相、勸三退。「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我們的責任。」讓林虹最高興的,就是那些共產黨員願意退黨、回頭跟她道謝的時候。

紐約法拉盛緬街退黨點的義工林虹。(施萍/大紀元)
紐約法拉盛緬街退黨點的義工林虹。(施萍/大紀元)

據「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不完全統計,每年在法拉盛五個退黨點「三退」的中國人數約3萬人,十幾年下來已經有數十萬人在這裡的街頭退黨。

「全球三退網上的數字受中共封網等各種因素的影響,每天退黨的人數不一樣,在5萬和10萬人之間變化。」退黨中心負責人易容說,「而這裡當地的退黨人數呈上升趨勢,最近來我們這裡主動要求退黨的人非常多。」

十幾年來,由於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地講真相,不僅很多人退黨,還有很多人學煉了法輪功。

剛來美國不久的北京居民張淑芬就是其中的一個。她原來是個佛教徒,一心想求道修煉,逃離六道輪迴、擺脫做人之苦,可是她一直沒有遇到真道大法。

「後來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只動念想煉法輪功,還不會雙盤呢,剛學第五套功法,我的身體就輕得坐不住,往起拔,通周天的現象都出現了。」這讓張淑芬一下就相信了法輪功。

緬街退黨點的義工張淑芬。(施萍/大紀元)

因為張淑芬的家離天安門很近,天安門的戒嚴情況她一清二楚。所以,2001年中共自導的「自焚偽案」一出來,她就看出是假的。可是,中共的宣傳太凶險,「我本來知道它說的是假的,可是它再一說,我又迷糊了。」就這樣,一直到2005年,她才動心要試試法輪功。

當她認識到法輪功是真正能解救人的佛法時,善良的她開始為中國人著急。她想:「中共的惡毒宣傳已經耽誤我多年,還有多少中國人在受騙呢?」

「來了災難怎麼辦?天塌地陷的時候這些人怎麼辦啊?」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張淑芬就天天拿著法輪功的真相光碟,在北京的各種公共場所見人就發放,教中國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結果險象環生,差點被警察抓住。2015年,她因為起訴惡首江澤民終於被中共迫害,後絕食抗議才被釋放出來。

現在,張淑芬把她的一顆救人之心也帶到了紐約,她在法拉盛街頭站點快一年了。有一次,腳上融化的雪弄濕了她的鞋,但是她一點都不覺得苦。「這裡再冷、再苦也比國內強。因為這裡沒有危險,我根本不應該有苦和累的概念,救人是最重要的事情。」

紐約法拉盛緬街退黨點的義工。(施萍/大紀元)
紐約法拉盛緬街退黨點的義工。(施萍/大紀元)

退黨有如「出泥潭」 民眾與退黨點「守望相助」

截至目前,全球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已經達到2億6300多萬了。這些受騙之後明白真相的人中,很多是經過了一個認識過程的。

福建人池雲光在2003年就來到美國,最初看見法拉盛街頭的法輪功學員時,非常不理解他們。

「他們為什麼常年在那裡說中共的不好啊?他們說的遭受的迫害是真的嗎?是不是有些誇張啊?」後來,池雲光捫心自問:「共產黨要是好的話,你能背井離鄉來美國嗎?」

隨著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接他們的資料,看大紀元報紙,再回頭想想國內那些貪官污吏,其父親生病時遭遇的腐敗的醫療制度……他漸漸地清醒過來。2015年,他宣布退出共產黨組織。

「退黨之後,我感覺自己像從泥潭裡爬出來一樣,輕鬆、幸福。」池雲光說。他現在總想抽出時間去幫助那些常年佇立街頭的法輪功學員。「看到他們就像在治安不好的社區看到了警察一樣的放心。」

紐約法拉盛緬街退黨點的義工。(施萍/大紀元)

2014年退黨的廣東人余春光也有同感。「緬街上的這些退黨點起到了社區治安的作用。因為一個社區需要正義來維護,要有『真、善、忍』才能安定。」他每次經過法拉盛街頭的退黨點,都有一種「安定和敬佩的感覺」。他記得有一次,兩天沒有看見退黨攤位,感覺心裡很慌,趕緊打電話給他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問問怎麼回事,「看不見就像冬天裡沒有陽光一樣難受」。

「這些叔叔阿姨們寒暑無間、風雨不改,堅持傳播真相,揭露邪惡。」余春光感慨地說,「他們就像指路明燈一樣。多少人因為他們的堅持和付出,脫離了中共洗腦的毒害、心靈覺醒啊。」

他表示,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理解了法輪功,並且從心理上、行動上支持他們。「因為這些選擇了三退的中國人,也成了和退黨點守望相助的群體。」#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7-02-05 9: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