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之十四:醫療保障

至今仍處於非法軟禁狀態、被稱作「中國的良心」的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重讀自己當年的調查文字後感嘆:「在自己有了同樣的酷刑經歷後,才真曉了那種災難何其的驚心動魄!」(網絡圖片)
高智晟律師(大紀元)
人氣: 62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2月06日訊】二十二、醫療保障制度是現代人權保護事業中一個極重要的硬環境條件之一。今日世界,稍像樣一點的國家,全民免費醫療制度幾成了現代社會環境結構性的組成部分。

許多國家的全民免費醫療保障目標的實現都走過一個較長的生長過程,但普遍的、規律性的起步卻是從首先解決社會生活中最不如意的那部分人的醫療費用保障開始,然後一路自下而上,最終實現全民免費醫療。

中國情形則恰相反。首先,它從未把全民免費醫療制度作為國家的目標去確定。其次是,免費醫療保障一開始就成為權力的特供品,即便在最困難時期,特權集團的全免費醫療也沒含糊過。

前些年中共的一位離休的衛生部副部長泄露了個頂級「國家機密」,即全中國每年80%的優質醫療資源保障著不足1%的黨政領導幹部,剩餘全國99.5%左右的人民去面對那20%的劣質醫療資源,這總使人們想起「好話說盡,壞事做絕」這句人民無奈譏咒這黑暗制度的話。共產黨統治集團,早已視騎在人民頭上過無法無天的日子為天經地義。

以新疆貧困地區喀什市為例,喀什市拉絲廠斜對面有個單位環境優雅,常有肥頭大肚者出入,後來仔細一看叫「喀什地區幹部療養院」。後來單位停水,我至那個大院去提水,與那些療養的「人民公僕」聊天中得知,這裡只是普通幹部療養的地方,官大一點的則另有去處。而地市一級的幹部療養則在烏魯木齊市。後來我到喀什地區各縣推銷鐵絲時才發現每個縣都有掛牌的幹部療養院。

相較當地而言,所有的幹部療養院,一律的環境優雅而宏大氣派,內部一應機構、組織及人員編制齊備,但與我後來在這方面的見識遙遠十萬里。我曾去設在陝西西安臨潼旅遊區的「新疆軍區幹部休養所」看望過一位朋友,於他的聊天裡得了大知識。他說每個省、軍級單位,都會在全國最繁華的旅遊景點建立自己的幹休所,說有時一些幹部帶上自己的家人一住就是幾個月,有些老幹部帶著老伴長年居住在療養院、幹休所,費用由國家財政全額撥給,全部以醫療費的名義撥付給軍隊衛生部門。

真是使人感慨不止。這些黑心貪腐、苦害了人民一輩子的東西,退休後繼續制度性地保障他們繼續喝血饜噬民脂民膏。寫到這裡,使我想起北京市公安局六處設在密雲水庫禁區旁的龐大氣派的度假休養所來(是我2007年4月6日至12日失蹤期間被軟禁之處)。內室設有乒乓球等各種體育活動設施,樓內包括過道里舖著極厚的豪華地毯,巨大院落的周圍是茂密的森林,設有籃球場的院子面積25000至30000平米間,一出大門是遼曠的密雲水庫,那是人民足跡的禁區,顯示了這個惡魔一般的單位的特權地位,之僅僅是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個處。

對於貪官惡吏而言,一生貪腐所得十生用之不竭,卻在退休以後依然可以療養的名義繼續被財政養著,恣意揮霍浪費著醫療資源,而許多貧窮的底層人民卻不能享受到一分錢的免費醫療保障,而貧窮人民的災難卻並不止於無免費醫療保障。就是這些退休以後仍得人民養的「人民公僕」們,他們壟斷著全中國的醫療資源供給。既是壟斷,便必維持高價收費,這是整個人類群體中的絕對規律,這是構成了這邪惡醫療制度一個硬幣的兩面。

貧窮人民不但不得享受免費醫療,還得承擔全世界最高的醫療收費,這使不能享有免費醫療保障的人民的生存處境更加的雪上加霜。以致使這些長期在這被特權集團稱為盛世的中國裡,查出大病後夫妻綁縛在一起投江自殺的、自己剖腹割疣的、故意犯罪為謀得監獄免費醫療的事,可謂屢見不鮮,是結束這野蠻局面的時候了。

我們的人民掏著世界上最高的醫藥費尋醫卻難勝履蜀道,期間的屈辱、艱辛及被各路貨色欺詐之事歷數不盡。這正是特權集團幾十年裡制度性「經營」的成績——控制供給。

市場自有其解決問題的眼睛及能力,但自由市場經濟規律豈可於壟斷畸高的利潤比。在中國,壟斷實質上就是搶劫,而壟斷無處不在。權貴集團在前四十多年時間是醫藥領域的唯一供給者,保持絕對的壟斷。表面允許國有主體以外者投資醫藥領域的事始於最近二十多年,但獲准投資者依然是權貴集團本身,他們只是掛了另一副面相,直接分食壟斷成果,他們繼續以量控投資主體的方式維持事實上的壟斷局面。

北京大醫院一個專家號要炒到五六千元,便是展示、控訴醫療壟斷猙獰面目及被壟斷壓逼在苦境中掙扎的人民的血淋淋的遭遇活證據。我的母親在北京尋醫時,我們買到的藥是一針三千多元,一次與一位301醫院的朋友在機場偶遇聊及此事後得知,這種藥在進口時只有人民幣一百多元,這是多麼讓人恐怖的搶劫!我還是通過朋友簽字內部購得,估計市場上要賣到四五千元。

而與世界上最畸形的醫藥高收費黑暗現實相對應的卻是,全世界最野蠻的就醫環境。這些年,中共控制下的醫藥行業給人民造成傷害的廣泛、血腥及恐怖現實無論怎樣形容亦不及其邪惡的實質,人民稱他們為「白衣裡的黑心人」。而反動的司法制度從來不會站在被傷害患者的一邊,部分絕望無助的患者及其親人便鋌而走險採取私力救濟方式,使人類文明又倒退了數千年,可「白衣裡的黑心人」們的同夥們、「國徽下的黑心人」們又祭出「醫鬧」大棒殘酷打壓,人民要麼默默地被喝血,要麼起而私力反抗。被逼之下的血腥反抗亦屢見不鮮,而反抗的結局也是明擺著的,本已被傷害了的患者或其親人們又被送入更其黑暗、殘酷的「司法」迫害中去,進一步加深了這黑暗制度的苦害程度。

1997年及此後幾年裡,因為遼寧丹東被害聾兒鄒偉毅法律援助一案,我被國內各大媒體說成是「處理醫療事故案件的專家」。這種報導給我帶來了國內醫療事故受傷人蜂湧而至的可用恐怖來形容的局面!血、死亡、淚水,我整日被全國各地醫療事故受害者或他們的親人包圍,那是怎樣一種驚心動魄,我自己始看到「白衣天使」面相背後的惡魔的一面。

我律師生涯裡代理第一起醫療事故案的受害兒童叫何佳斌,貌若天使,出於對孩子父母的安慰之念,我出席了孩子的葬禮,那種悲傷的壓抑氣氛歷歷在目。孩子生日的前一天由保姆家回到做生意的父母身邊,因感冒發燒到醫院輸液,由於護士的疏忽大意,把75%的酒精當成葡萄糖輸入孩子的血脈。期間孩子哭鬧不止,屢喚護士不至,還大聲喝斥孩子家長,但一切都無可挽回矣。小天使般的何佳斌再也沒能睜開她那雙美麗的眼睛。

1999年(或是98年)的一天,我匆匆走進辦公室,總有一群冤民早等在那裡——這是每天必有的情景。他們來自全中國各地。一位二十三四歲的戴著一副漂亮眼鏡的女子先站了起來向我問好。當我禮節性地回應示意她坐下時,局面聚變——她嗚咽起來。

這是一位剛剛做了媽媽者,女兒出生帶來的喜悅是轉瞬間的。在醫院孩子生下來後晚上需得在嬰兒室看護,每天夜裡嬰兒們入睡前值班護士需在規定的時間裡,打開布置在室內的紫外線消毒燈,規定消毒時間不得超過兩分鐘,值班護士必須站在開關按鈕前看著表,時間一到立即關了開關。但當夜裡的護士打開紫外線殺毒燈開關後跑出去聊天,等過了兩個小時反應過來時,大禍已鑄就——嬰兒室裡寶寶們的臉部、頭部上的肉都已燒得流掉了。這是一種何其恐怖的人禍局面。

然而,她們的人禍災難才剛剛開始,醫院的態度強硬,愛到哪告就到哪告去。以這位年輕的媽媽為例,她帶著巨大的傷痛,政府、黨委、婦聯、共青團,凡是能去的地方都跑過了。「高律師,天大的事怎麼沒有一個人管啊?這個社會怎麼一下變得這麼可怕(若不是遭遇了可怕的人禍,大部分國人是活在『好』裡的)?」她在我這裡終於得到的也是一個「不管」的結果。因為這實在不是我一個人,便是一萬、十萬個我亦無濟於事的。

找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有些醫療事故災難何止是觸目驚心。遼寧錦州鐵路醫院,一次錯誤注射疫苗造成19名(或是21名,記不清了)兒童雙耳重度耳聾。我接到信後震驚難抑,專門去了一趟錦州,事發已十八年了,當局當時欺騙說將來會給孩子們安排工作,結果終於又是一場騙局,只有孩子們的殘疾是真的。

丹東師範學院李華女士的兒子的聰明帥氣曾是他們一家的驕傲,一個小疝氣手術,由於麻醉過量致孩子腦癱。這位4歲時即可與教外語的母親用英語對話的孩子永遠地失去了記憶及思維能力,一家人跌入了災難的深淵。官司一直打到省高級法院,照樣一分不賠,因為丹東市第一人民醫院,那可是市委、市政府的醫院,在一些人面禽獸看來,這種事根本算不了什麼。我永遠無力忘了這些對於具體家庭而言是天塌地陷的災難。

1998年我走訪北京市的聾兒康復中心得知,中國僅登記在冊的聾兒183萬(記得不很準確的了),絕大部分屬於治療及用藥不當所致,而能得到醫院賠償的是很少聽聞的。這種「很少聽聞」則正是中國各地醫療事故不絕如縷發生的根本所在。

最為荒誕絕倫的是由壟斷集團自己制定的《醫療事故處理辦法》。該辦法為醫院的恣肆犯罪築起了一堵固不可破的壁障。醫療損害作為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作為基本法律的民事法律的管轄權天經地義。然而這是中共國,實際上中共衛生部制定而以國務院的名義頒行的《醫療事故處理辦法》竟然荒謬地規定,醫療事故發生後得先由醫院自己認定是否是事故,然後再由醫院所在地的衛生行政部門在受害人申請下再進行鑑定,法院只能依據衛生行政部門的鑑定結論進行判決。

這裡的畸形荒謬並不止於《醫療事故處理辦法》的越權規定,更其令人哭笑不得的荒謬在於,這個行政規範實際上等於剝奪了法院實質性的司法審判權力,廢除了中共《民法通則》對民事權利的實質性保護規定——只要醫院是被告時,民事法律,包括《民事訴訟法》都是無效的,必須服從它們的下位且是行政規範的《醫療事故處理辦法》,這就是中共司法的黑暗及反動現實。

實踐中一直施行的作法是,若沒有醫院及衛生行政部門的鑑定結論,對受害人的告申法院一律不受理,或偶爾受理了也會100%被裁定駁回,法院赤裸裸地放棄了司法判斷權——把程序及實體判斷權全給了醫院及衛生局。而醫院、衛生行政部門十年八載不出鑑定結果的事非常普遍,數不清的醫患糾紛被長期懸置在社會解決之外,把許多的受害人或他們的親人逼上絕路而成了「醫鬧」。

在保護公民基本人身權利方面,司法部門沒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中共全國人大制定的「法律」規律性地會被任何一個行業的行政規範踏在腳下。沒有任何司法專業人員,更別說司法部門出面對此表示一下在乎。法律「專業」人員整體的喪盡了天良,死滅了靈魂,大家都在這一鍋糨糊粥裡鬼混日子,致患者於更加深重的災難的境地。「司法」,實質上成了中共醫院血腥戕害人民的罪惡幫凶,為社會製造並聚積著可怕而永不得調和的矛盾,只在坐等它的總爆發。

對於未來中國醫療供給保障制度的設計,我曾天真地在《2017年,起來中國》書中對境外同道們寄於厚望,由於個人處境的拘限現實,我自己只能作些規範性思考,對於複雜的技術性建立問題我是外行,期望他們利用外面的自由環境對未來中國醫療保障制度進行討論、設計。但據私下的信息,一些久被我欽佩的知名同道,竟立下絕不看我書的雄心壯志,使人得了點吃驚、不解外加哭笑不適(《2017年,起來中國》還是得了些朋友們厚愛的,出版後一個月時進入第四次印刷,這是我必須特別感謝的)。大略上,具體制度及組織建立是複雜的,我自己於憲法制定之際的思索受到許多知識及經驗的拘限。作為國家的目標,理想的局面當然是終於建立了全面的免費醫療保障制度。

為促進這一理想局面的全面實現,未來國家必須要做的是,其一,醫療能力供給交給市場,但並不完全任由市場節奏統馭政府追求的保障目標的實現。在初期發展中,政府的在促進供給的普遍分布及醫療能力提升方面,須是政策及資金投入兩重手段並重。政府主要作用要發揮在鄉鎮及社區醫療能力供給方面,包括對原有國立醫院的管理處置方面,政府永不得再以經營者的身分出現,悉將在公平競爭的基礎上代之以民營形式。

對原國有醫院及後續投資建設的社區醫院,政府將以民主的原則建立起由政府代表、社區民選代表以及專業自願者,或行業協會代表組成的監督委員會,建立起對醫院的經營者進行監督和必要的聯繫機制,對醫院每年執行政府目標情況、醫療能力建設、資金使用及醫療費用收取、醫療服務質量等具體量化目標的執行情形進行日常監督與年度評估,評估結果向公眾公開。政府將參考這種年度評估的結果,對相關醫院或其行業協會進行褒獎或處罰。

國家將漸進推行全民免費醫療保障制度的實現,通過民主原則先確定一個低收入限額,限額下限的低收入群體中先實施全額免費醫療保障,在低收入與高收入之間可設立一個部分免費的群體,三至五年內,將這個群體亦納入全額免費範圍之後,再確立一個部分免費群體,以此類推,最終實現全民免費醫療的目標。

在推進建立這些目標的同時,國家及自治地方將毫不遲延地、有計劃地推行建立全民醫療保險制度和健康保險制度,全面推進醫療保健事業的發展,鼓勵、扶持對現代醫學和傳統醫藥的研究和發展事業。

國家將對一切醫療設施、醫療行為實施、醫療設備以及醫藥品、生物活性物質的生產與交易施以嚴格的監督,確保人民健康事業的穩步發展。全面建立醫療機構醫療事故保險制度,確實有效保障醫患雙方的權益,保障健康良性的醫療秩序,國家為良好社會目標的建設提供保障。#

附: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草案全文下載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標題為編者所加。)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2-07 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