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媒:對付中共 川普謀定而後動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任二週以來,尚未點名中共。或許不喜歡被中共看透的川普,只是在等待成熟時機。(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氣: 30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07日訊】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任兩週以來,多次威脅貿易夥伴國,日本、墨西哥、德國、澳大利亞都被點名。然而,之前經常讉責中共操控貨幣的川普,上任後尚未點中共的名。或許川普只是在等待時機成熟。

《財富》(Fortune)雜誌報導,川普1月20日上任後不久,發推文斥日本豐田汽車要在墨西哥蓋新廠,並表示如果豐田汽車執意這麼做,將遭到重稅懲罰。在與墨國總統通話時,川普語帶威脅地表示,如果墨國不能管好國內的「壞人」(bad hombres),美國只好派美軍「代為管理」。

日前在與澳大利亞總統特恩布爾通話時,川普直言不諱地表示,澳美難民交換協議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一個協議,並說「我不想接收這些人」,這讓特恩布爾頭疼不已。

除了川普親自點名批評貿易夥伴國外,獲其提名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NTC)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1月底接受外媒採訪時,指責德國操縱歐元匯率。

耐人尋味的是,選前高調批評中共操控人民幣匯率及竊取美國工作的川普,正式就職後,似乎有意繞開中共。

前總統奧巴馬2009年就任後十天即與中共領導人通話。然而根據白宮發布的信息,截至2月4日止,川普已與全球18國領導人通話或會面,包括墨西哥、加拿大、印度尼西亞、以色列、埃及、印度、英國、日本、德國、俄羅斯、法國、澳大利亞、沙特阿拉伯王國、阿聯酋王儲、韓國、約旦、烏克蘭、新西蘭,獨缺中共。此外,川普打破過去數十年的慣例,沒有在中國新年,向華人表示祝賀。

《財富》報導,川普或許明白,對美國來說,中共和其它國家不一樣,它是戰略對手,而不是盟友。另外,中共領導層的不可預測、愛面子及臉皮薄,可能是川普暫時沒有出手的原因。川普可能明白不能照葫蘆畫瓢,將其和盟國的交手策略,用來對付中共。

最重要的是,相較於美國和其它國家的經貿關係,美中經貿關係更為重要且複雜。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曾表示,美國和中國相互依賴的程度,已超乎想像,並將美中關係稱之為「Chimerica」。

北京手上握有1.1兆美元的美國公債,僅次於日本。中國現在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每年雙邊貿易的商品及服務達6,630億美元。中國是美國第三大出口市場,如果計入美國企業在中國大陸境內的銷售值,以及經由香港轉出口到中國大陸的金額,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值達4千億美元。

去年美國通用汽車銷售390萬輛汽車到中國,大於其在美國境內銷售總值的25%,而中國人擁有的蘋果手機超過1.3億部,比美國人還多。

雖然美國現在擁有的軍事力量及經濟產出遠遠超過北京,但是如果全球前二大經濟體開打貿易戰,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屆時真正的問題不是誰擁有最高的GDP,而是美國或北京的承受程度。

理論上,川普可以對中國商品課徵高關稅,北京的反擊可能是中斷和波音公司的交易,或者打擊在中國大陸的美國企業,如福特、高通(Qualcomm)、沃爾瑪、星巴克等。波音公司之前曾表示,希望未來20年能和北京達成5千億美元的交易。

在此情況下,川普和中共交手的風險是,如果稍一不慎,會使其策略看起來不是「交易的藝術」,反而成為「嘲笑的藝術」。

川普出手前,或許可以考慮其它策略。資深中國記者布魯克‧拉爾瑪(Brook Larmar)曾撰文探討中國父母積極送孩子來美國讀書的問題,而且提及中國留學生年齡逐年下降。

文章說,這些被稱為「降落傘世代」(parachute generation)的小留學生,除了來到美國學習英語並為就讀美國大學做準備外,也在美國認識到美國的民主制度、思想、生活方式及文化。他們在學成歸國時,也將帶回這些新思維及文化。這個文化交流趨勢,未來或許會促進美中關係。#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7-02-07 10: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