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愛情史詩《永恆》:浪漫唯美 道盡人間苦樂

文/曾逸蓮

梅拉尼‧羅蘭(左)與傑瑞米‧雷乃(右)在《永恆》(港譯:生之頌)中的劇照。(驕陽電影提供)

人氣: 7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人生就像一場旅行,萬水千山,在當今都市人的匆忙腳步裡,不知道錯失了多少風景。然而,即將在香港首映的史詩愛情片《永恆》(Eternity,港譯:生之頌),畫面浪漫唯美,音樂動人心弦,故事娓娓道來……忙碌的人們不妨重拾心情,再去體驗一遍經歷的人生苦樂和沿途流逝的光陰。

電影簡介

電影《永恆》改編自法國愛情作品《寡婦的風采》(L’élégance des veuves),由法籍越裔導演陳英雄(Tran Anh Hung)執導,柏林影展「傑出藝術貢獻銀熊獎」得主、台灣攝影大師李屏賓掌鏡。

該片雲集法國當代三大女星奧黛麗‧塔圖(Audrey Tautou)、貝熱尼絲‧貝喬(Bérénice Bejo)及梅拉尼‧羅蘭(Melanie Laurent)等領銜主演,故事以19世紀後期歐洲戰火四起的法國為背景,通過一個家族的三代女子的故事,講述婚姻、誕生、成長與死亡,跨越百年光陰展現生命的源遠流長。

《永恆》劇照。慧田(奥黛丽‧塔图 飾)迎接孩子誕生的喜悅。(驕陽電影提供)
《永恆》劇照。慧田(奧黛麗‧塔圖 飾)迎接孩子誕生的喜悅。(驕陽電影提供)

整部影片的畫面美不勝收,每一幀的停頓都恍如一幅美麗的油畫,並伴以溫柔恬淡的古典樂,電影充滿了濃濃的詩意。

「戲」說新語

導演陳英雄表示:「《永恆》是一首獻給生命、愛及流逝光陰的頌詩。」鏡頭下,婚姻締結、嬰兒誕生、孩子成長與親人故去的場景循環往復。電影以奧黛麗‧塔圖的角色貫穿全片,由17歲演到85歲,從少女、少婦到年邁的寡婦。片中各個角色的對白都不多,整部影片以冷靜的旁白與悠揚的音符敘述著奥黛丽‧塔图和她的親人們的一生,透過她的經歷引領觀眾思考生死無常和生命的延續。

生命無常須珍重

17歲的慧田(奧黛麗‧塔圖 飾)與青梅竹馬的律師祖勒結婚、生子、經營家庭。在時間的長河中,生命除了甜蜜,更多的是悲傷。有的孩子夭折、有的孩子遇難、有的孩子背井離鄉、有的孩子戰死沙場,而深愛她的丈夫也有一天撒手人寰……面對生命的無常,她依然要堅強地活下去,擁抱生命的苦辣酸甜。而她的女兒、孫女,也延續著她的路,一步一步演繹著人生這齣戲。三位女主角都兒孫滿堂,也鼓勵下一代結婚生子,讓愛延續。

《永恆》劇照。喪夫之痛深藏於心,教育孩子為母親大任。(驕陽電影提供)
《永恆》劇照。喪夫之痛深藏於心,教育孩子為母親大任。(驕陽電影提供)

「時間」在這齣戲中也有著細膩的展示,宛如一個勾勒生命痕跡的神明,將嚎啕大哭的嬰兒變成青春少女,皺紋慢慢爬上了她的臉龐,進而變成白髮蒼蒼老婦。電影運用特殊化妝及視覺特效,讓主角奧黛麗‧塔圖能夠完美演繹一位女性在不同年齡段的風華。

逼真的效果讓她驚艷與驚訝交錯:「看見自己的一生感覺很特別,我還認得十年前那個雙唇豐滿及臉頰圓潤的自己,但看到年老的我時,卻曾一度感到不安,不過這也是我想接演這部片的原因。我和奶奶的感情很好,雖然她已去世,但我想以這個角色向奶奶致敬,希望讓她也看看我和她同年紀的樣子!」

影片的對白不多,觀眾更像在閱讀一本散文詩,正是這詩意的描述,給觀眾更多的想像空間。導演陳英雄表示,他希望通過這部影片讓觀眾感受生命循環不息的連續性,亦感受時間的洪流不可抗拒。

拍攝一絲不苟 展示古典美

喜歡看跌宕起伏劇情片的觀眾或會對《永恆》有些許失望,電影節奏緩慢,敘事風格十分獨特。整部影片的精髓並不在於複雜的情節,而在於恰到好處的配樂與精緻的畫面,可比擬美國名導泰倫斯‧馬力(Terrence Malick)的鏡頭美學,使一切不言而喻,導演陳英雄稱之為「新世界」電影手法。

《永恆》劇照。瑪蒂達的表妹嘉貝莉(梅拉尼‧羅蘭 飾)與兒子。(驕陽電影提供)
《永恆》劇照。瑪蒂達的表妹嘉貝莉(梅拉尼‧羅蘭 飾)與兒子。(驕陽電影提供)

24年前,陳英雄以處女作《青木瓜之味》(The Scent of Green Papaya)蜚聲國際影壇,《永恆》延續其一貫清新嚴謹的風格。電影每一格菲林,都力求表現最美的場景。為了拍攝出完美畫面,捕捉完美的自然光,演員們經常在片場等待長達三小時以上,一旦開拍便需馬上全心投入,因此需要極大的專注力。讓實力派的奧黛麗‧塔圖也感歎:「由於每個鏡頭都具備不可思議的美感,因此拍片時演員表現也必須絕對自然,否則將會淪為畫面中的一個道具,使我每次拍攝都全力以赴,絲毫不敢鬆懈。」

《永恆》劇照。慧田與丈夫最美的共處時光。(驕陽電影提供)
《永恆》劇照。慧田與丈夫最美的共處時光。(驕陽電影提供)

而女星梅拉尼‧羅蘭表示,參與演出相當不易。她說,「在拍攝時,我完全無法預料自己會出現在電影的哪部分。拍攝過程也必須經常想像旁白的出現。」她深信導演要求的每一個細緻、重覆的動作都具有意義。

《永恆》運用自然光線營造出來的豐富色彩,配合演員們精準完美的肢體動作,令電影像一幅幅大師級的美麗名畫,集精緻考究與浪漫唯美於一身,為觀眾帶來一次難得的視覺享受。

配樂演繹「生老病死」

2月中旬,《永恆》與Music Lab合作在香港舉辦特別放映場,把古典音樂與電影裡面的配樂作一個融合,邀請到《KJ音樂人生》的主角「本地薑」青年鋼琴家黃家正先生(KJ) 現場彈奏。他特意挑選幾首片中的曲目,希望以古典音樂帶領觀眾重新感受《生之頌》所帶出的生命感歎,用「生老病死」和「愛」作主題,讓觀眾體會音樂的靈感。

鋼琴家黃家正感觸《永恆》之「生、病、老、死」。(驕陽電影)
鋼琴家黃家正感觸《永恆》之「生、病、老、死」。(驕陽電影)

生命的感慨

德彪西(Debussy)《阿拉貝斯克第一章》(Arabesque No.1)其流雲似水的曲調化出「生」之頌。

巴赫(Bach)《b小調前奏曲(Prelude in B minor) 似鐘下靈魂,道出「病」之悲。

福雷(Fauré)《安魂曲──聖三頌》(Requiem Sanctus)以童聲合唱,誦出「老」之愴。

李斯特(Liszt)《降D大調安慰曲》(Consolation No. 3) 帶出心鏡平湖,悔出「死」之憾。

愛的感慨

李斯特(Liszt)《愛之夢》(Liebastraume)以男音獨唱,訴說「愛」之承。

貝多芬(Beethoven)《奏鳴曲 Op. 111 II Arioso》(Sonata Op. 111 II Arioso)為老年終曲,奏盼「愛」之望。

李斯特(Liszt)《他的小孩睡醒讚美詩》(Hymmne de l’ enfant a son reveil)以童聲合唱,誦出「老」之愴。

福雷(Fauré)《領進天國》(Paradisum) 表達在天國俯瞰「愛」之絕。

該片將於3月16日在香港上映。

責任編輯:童莘

評論
2017-03-11 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