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文貴:李友換肝證實活摘器官的黑幕

顯而易見,財新網先後刊登的兩篇解讀名著的文章,在暗中諷刺郭文貴與其後台曾慶紅的同時,也是在暗示他們一敗塗地、被繩之以法的結局。
(網絡圖片)
逃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日前接受採訪,談及李友換肝證實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存在。 (網絡圖片)
人氣: 134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12日訊】(新唐人記者常春採訪/大紀元記者唐青整理報導)大紀元、新唐人日前約訪了隱居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郭文貴曝光李友建立北京大學國際醫院的目的,是想做達官貴人的器官移植生意;李友雖然還沒有換肝,但是挑選了幾十個供體,含有法輪功學員。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認為,這種選擇供體的移植方式肯定涉及活摘器官

郭文貴原本說因家人在大陸被關,老母年高受驚嚇,不能接受採訪,但因李友換肝一事涉及人命及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黑幕,他回答了記者這方面的提問。郭文貴並表示「非常願意為法輪功做點事情」,希望法輪功發揚光大。以下是部分訪談實錄。

記者:請您講一下李友換肝的細節,他現在是保外就醫,還是什麼情況?

郭文貴:李友在1999年還是2000年,我記得不是太清楚了,他在河南鄭州出了一次車禍,造成大概150多處粉碎性傷害,很嚴重,在醫院裡待了幾個月。這次傷害對他非常非常大,他都沒有脾了。後來恢復以後,他的人生最高潮是到北大住院,打著北大的幌子搞金融。他搞金融主要是依靠北大的資源,搞北大的金融,很重要的項目就是「北大醫藥」。北大醫藥是中國很重要的,中國醫藥界的學生很多來自北大。他盯住了北大有這個醫藥的招牌和醫藥的學科。北大醫學院很厲害的。在中國搞醫院,如果沒有醫學院的依靠,沒有社會的信譽度,沒有政府支持,你是搞不成的。

他很聰明地搞了一個「北大醫藥」,北大醫藥和北大醫學院是合作單位,背後主體是北大。但是李友把這些東西拿來之後搞了一個東西——北大國際醫院。這個北大國際醫院是2014年建好的。這個醫院是中國最大的三級醫院。從懷孕、生孩子,到孩子保健,到老死,到火化,從出生入死都包括在裡面,投了很大一筆錢,大概是幾十億以上。

2月15日,郭文貴(中)再次爆料兩省部級高官,其中一個是與他合照被打「馬賽克」的高官(左)是北大校領導。圖右是李友。(網絡圖片)
2月15日郭文貴(中)曝光的照片,圖右是李友,被打「馬賽克」的(左)是北大校領導。(網絡圖片)

李友跟我講了(這個醫院的)計劃。因為我是他的股東,他希望我投資。這個醫院,他最想做的三個事情,是服務老革命、政治家、老同志——有影響的人,他覺得這是最大的公關手段。其中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器官移植。他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是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因為在世界很多地方做不到的。中國的人口多,再一個是法制不健全,再有他認為中國有腐敗手段,能達到這個目的。

換一個腎,沒錢的人花幾十萬,有錢的人可以花幾百萬、幾千萬。所以他很大的一個計劃就是器官移植。老天啊,還是公平的,佛祖啊,還是公平的。在七年前,就是這個項目立下前,他檢查出了肝癌。他沒有脾了,又是肝癌,那是很危險的。

所以,李友一直想換肝,他有很多資源可以換,但是他為什麼沒換呢?他是想在自己的北大醫院開業後,也就是在2014年或2015年換。他自己說的。他還沒有到(肝癌)末期。

後來因為發生我們這個事情,他被抓起來了,被抓起來以後,沒有一天在(監獄)裡面待──政治局股東、公安的朋友說他有肝癌。確實有肝癌。而且檢查肝癌的是北大醫學院的人都是他的員工,說他是什麼癌就是什麼癌。他本身就是肝癌,瀕死危,給他做了一個保外就醫,在醫院待著,住著大套房。兩年吧,2015年1月12號進去的,到2016年的12月審判,他是在醫院待著的。

在這個中間,我也通過各種渠道了解他的身體狀況、實際情況。在了解當中,他說他要出來換肝。本來他定的是2014年、2015年換。因為這個事兒發生了,沒換成。他這個肝癌,保證了他沒進監獄,享受了待遇,同時得到了假釋。

他身邊有我的人,告訴我說,他們找了肝,應該是死刑犯的肝,而且李友要求的肝標準非常高:一,不能有反應;二,這個肝對他的身體要有絕對性的幫助。我聽說,別人給他拿了幾十個選擇,包括一些這樣、那樣的肝源。他都不同意。他的要求很簡單,根據專家的推薦,21至25歲之間,此人的爸爸、爺爺、媽媽、家族都要查清楚,這個肝源要很強壯、很健康,也就是說還選了一些新疆的,選了一些其它地方的。他都不太同意。據說,他比較看中的一個是來自西藏的和漢人的混血。這是一個人,大概是19歲。還有一個肝源,應該是雲南的一個人,後來沒有換。

我不是在節目中說這個事兒了嗎。在第二季上,我說了,但是我沒有完整地說清楚,因為我也在國內的媒體上看到過,受到過很多影響。我一直以為,法輪功在講國內活摘器官不真實,或者說是過於誇張。因為我也沒有經歷過。但是李友的事情曝光以後,我經歷以後呢,讓我很驚訝。就是他們告訴我,李友選擇了幾十個肝,選了幾十個,這麼優秀的肝,而且很多人,真的是選的是法輪功學員,有關係的。我聽他們講過,找煉法輪功的人。但是李友考慮了考慮,說先擱擱再說吧。

採訪聲音:
這讓我很驚訝。法輪功說活摘器官,原來真的發生了,原來還真的有,而且爆料、幫我通報情況的人,這個人的家人就是幹公安的,他對李友非常好。我說李友這個事,咱把這個人給「賣」了,(對他)太危險了。

我說是什麼人給提供的肝源?說大部分都是公安的。公安上的朋友給他提供的肝源,還有北大醫學院給他提供的。公安有強制能力嘛,想弄誰就弄誰。所以說,我才想起來,怪不得要弄法輪功學員,因為公安上把法輪功學員給拘禁了,給強迫摘了啊。從這個事情上,我感覺到法輪功講的活摘器官真實存在。

我在節目裡面是什麼意思呢,我說了摘肝的事情,法輪功的同志咋就不去關注這件事情呢?他肝源哪兒來的啊,換的有沒有可能是法輪功學員的肝啊?我說的是這個意思。結果沒說明白,大家誤會了。

一定得跟咱們的網友說,文貴是說通過李友這件事情,覺得法輪功說的這個活摘器官可能是真實的。而李友的換肝,有可能是法輪功學員的,也有可能是來自其它方面的,但是肯定是不合法的。法輪功呼籲的事情,是要引起高度關注的。我也會高度關注的。我們拭目以待,李友換誰的肝,這是我想說的。

記者:您為什麼說這些供肝是來自法輪功學員?您有什麼證據,為什麼這麼講呢?

郭文貴:給我介紹情況的是李友旁邊提供信息的人,是有人給李友提供肝源,是李友的那些人給李友提供肝源的。

記者:給李友提供的肝源,您根據什麼判斷是法輪功學員的?

郭文貴:不是我懷疑,是那些人聽他們說,有的是煉法輪功的,給我說的這個事情,所以我才很驚訝。

記者:那個人是公安系統的?

郭文貴:他的家人是公安系統的。李友就因為這個人的家人是公安系統的,讓他在身邊幫忙工作,他給我講的情況。

我們都關注李友的換肝,這很重要,他換誰的肝?他要換了咱們法輪功學員的肝,你放心,我文貴一定把掌握的全部信息公布於全世界。

採訪後記:旅居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長期關注活摘器官的情況。記者就郭文貴以上的說法諮詢橫河,他表示:

「郭文貴提供的信息是準確的。北大是有個國際醫院,是北大和方正集團共同投資的,2014年12月正式開業,但並不在批准的169家移植醫院裡,因為確定169家指定移植醫院時北大國際醫院還沒有正式開張。但該醫院確實設立了移植中心。黃潔夫說今年會增加10家指定移植醫院,不知道是否會把這個醫院包括進去。另一個名字是北大醫學部第九附屬醫院。

「至於李友本人,因為還沒有做移植,不好說。但描述的選擇供體的過程肯定涉及活摘。」#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7-03-12 4: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