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官逼民反—誰是受害者

3月17日,江西贛州市南康區十八塘副鄉長卓宇,因暴力強拆被村民明經國用鋤頭打死。圖為明經國被抓現場。(網路圖片)

3月17日,江西贛州市南康區十八塘副鄉長卓宇,因暴力強拆被村民明經國用鋤頭打死。圖為明經國被抓現場。(網路圖片)

人氣: 4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20日訊】這是一幅令人心酸的圖片:江西贛州老漢明經國,因為打死了指揮強拆的副鄉長,在山野間被逮捕歸案。年過六旬的殺人犯,被防暴警察和便衣等人包圍著。他衣著簡樸,滿臉血污。一名便衣問他,「你是不是用鋤頭殺死了鄉長?」老人回答:「(因為)他欺負我。」接下來,他將面臨怎樣的命運?

不由得想起了賈敬龍,想到那化作廢墟的新房,還有墜落的「我愛我家」的鏡框。因為強拆,29歲的青年被奪走了房子,保不住婚姻,最後失去了生命。賈敬龍明經國,其實都是廣闊土地上的螻蟻,命如草芥,被權勢碾作塵泥。

網上聲援明經國的聲音此起彼伏,有網友說:「一隻小小螞蟻都懂得捍衛自己領域,更何況人呢。搶奪老農維持生命的窩窩頭,霸占老農的臥席之地!死在老人鋤頭下是倭寇,是強盜!老人捍衛的是尊嚴,是自然法則,是人性底線!」「那面相一看就是普通的再不過的農民了,不是被逼到極限(是不會這樣做的),中國人的忍耐度是極高的。」

在中共治下,每年數以十萬計的社會衝突事件,從起因到具體情況,其中隱含的悲苦、所展現的慘烈,都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在畸形的制度下,缺失了法制和公平,城管、國保、強拆隊,各種「維穩」工具橫加施暴,把已經身陷苦難的百姓逼上絕路。

官逼民反。憤怒的烈焰在蔓延,編織出一條仇恨的長鏈。在鏈條一端,是無權無勢的草民,他們徒勞的試圖守護一個攤位、一座民房,一塊土地,一片漁塘;在另一端,是金字塔形的手握大棒的掌權者。衝突一旦發生,最低一級的官員首先遇到最直接、最激憤的抵抗。因此,倒在刀下的,往往就在這一群人當中。對於被殺者和殺人者雙方,死亡,都是無法逆轉的悲劇。到底誰是受害者?

去年,抗強拆的賈敬龍被判死刑後,大陸接連發生了多起村官被殺事件。這反映出官民對立日益尖銳,社會秩序正在解體。當局依靠高壓維穩、殺一儆百的手段,無法服眾,只能激化矛盾,激起進一步的和更大範圍的反抗。民不畏死。因此,民眾說,「殺了賈敬龍,還有後來人」。

2016年11月20日,湖南耒陽市大和圩鄉陡嶺村3名村官被村民雷秀保刺殺。陸媒報導說,嫌疑人被捕時「面帶微笑」。

雷秀保「面帶微笑」,明經國從容鎮定。這樣的「微笑」和淡定,刺痛人心,因為冷靜的背後,是深深的絕望。底層草根,已不再在意,人生的下一站,將去向何處。

有網民寫:「以前是打土豪、鬥地主。現在是殺貪官。」「上面喊著依法治國,下面卻是對司法踐踏。那麼底層的屁民只能以暴制暴同歸於盡了。」「若不實現司法公平,此類事件會越來越多。」「都是人禍,公檢法不作為、腐敗、以罰代法、有法不依、依法不嚴、草菅人命就沒有好!」

「賈敬龍效應山呼海嘯般一個接一個來,法律的不公平,導致這樣的悲劇接二連三地發生,誰之過?」

透視一樁樁由強拆、維權引發的暴力血案,可以看出,中共不除,災難不會完結。正是中共的統治,給予了強拆等不法行徑一張暴力許可證,令城管、國保、警察和村官、鄉官、縣官等互相勾結,為所欲為。當民眾據理力爭時,監督部門、司法機構形同虛設,官官相護。去年,縱使民間強烈呼籲,放賈敬龍一條生路,他還是不得不死。因為,若不殺賈敬龍,就難以安撫村支書、村主任等小吏,如何讓他們繼續為中共賣命?

位於縱向「維穩」系統上的一串人馬,在暴政的訓練下,成為得力的鎮壓工具。或許有些人在執法時於心不忍,良心不安,但終究跳不出那張紅色的網。最終,他害他,他殺他。在這個惡性循環中,不同的人,失去了不同的東西:土地、家園、幸福、生命、良知。

高智晟律師在受訪時曾談到:「中國像一個大火藥桶,……這個邪惡制度一天一天地把整個民族逼到了這樣一個即將引爆的火藥桶上。」

2013年9月,遼寧小販夏俊峰因殺死圍毆他的城管而被執行死刑。夏俊峰被處死後,他的妻子張晶抱著丈夫的骨灰,痛哭失聲。她說,「往哪兒走呢,我忘了。」

層出不窮的悲劇發出啟示:只有拋棄中共,才能重建法制,重建正常的社會秩序,恢復人與人之間的關愛和信任。必須清除禍根,中國民眾才會擺脫迷茫和痛苦,找到向前的路。#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3-20 3: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