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契卡如何成為列寧的殺人工具?

夏侯

被秘密警察(契卡)處決者被拋尸哈爾科夫省契卡總部之外。(資料圖片)
被契卡處決者被拋契卡總部外。(資料圖片)
人氣: 34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20日訊】俄羅斯導演亞歷山大.羅戈日金(Aleksandr Rogozhkin)拍攝的《契卡》還原了前蘇聯祕密機構「契卡」的殘酷和血腥。影片中描述了盧比揚卡地下室的日常一幕:「犯人」脫光衣服,面朝木門,契卡成員舉槍,等待指揮棒一揮,手槍嘭嘭幾聲射擊後,一排屍體被運走,然後沖洗血跡,再裝子彈準備下一輪行刑。

盧比揚卡地下室所在地,正是位於莫斯科盧比揚斯廣場的一座很有名的建築。從1917年12月至1991年12月,這棟建築曾由不同的克格勃頭子主宰過,它伴隨俄共的興起和解體,幾乎貫穿整部的蘇聯歷史。

克格勃是三個俄文字母的譯音,歷史上,它有過許多的名稱:契卡(全俄肅反委員會)、國家政治保安總局、國家安全人民委員部、共和國安全總局、國家安全部等等。而「克格勃」作為前蘇聯國家安全部門的同義詞,這一叫法被廣為人知。(注1)

俄國作為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克格勃的前身「契卡」扮演著恐怖的角色,譬如暗殺、製造冤假錯案、刑訊逼供、濫殺無辜等,都和它的存在和觸角的延伸有著密切的聯繫。

電影《契卡》海報。(網路圖片)

對於契卡 槍決的權力無比重要

列寧發動十月革命後,竊取俄國政權。為了打壓抵制列寧新政的官員,列寧批准成立全俄肅反委員會,簡稱契卡,即克格勃的前身,由捷爾任斯基(Dzerzhinsky)擔任首屆主席。此人曾經四次遭到拘捕,三次越獄逃跑。最後一次被關押,被判6年苦役。後因列寧發動二月革命,他才趁機獲釋。

無政府主義創始人之一巴古寧曾向法國革命政府倡議「要喚醒民間的惡魔」,「利用最邪惡的激情」進行革命。他所說的話正是現代政治恐怖主義鼻祖涅恰耶夫(Sergey Nechayev )的理論主張,1917年由捷爾任斯基在俄羅斯進行實地實踐。(注2 )

1917年12月20日,捷爾任斯基奉列寧之命,創建並領導「契卡」。他曾說:「黨給予的最好武器,就是契卡」;「每個共產黨員都必須是契卡成員。」為了保障契卡的運作,他說,槍決的權力是無比的重要。為了在廣袤的俄羅斯迅速實施共產主義,他在1918年通過系列的槍擊事件,在省,市,鄉鎮,各地交通要道,甚至偏遠的小鎮、工廠都注入類似「革命軍事法庭」、「特別行動處」、「緊急指揮部」等契卡的分支。(注3)

1917年彼得格勒,二月革命中武裝的工人、士兵及警察。(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為了發展契卡思想,捷爾任斯基又制定《契卡周刊》、《紅色之劍》、《紅色的恐怖》,在列寧的支持下,他用這些可怕的意識形態思想,捍衛共產主義革命。(注4)

從他領導的契卡開始,禁止言論、告密、密探、整治良心犯政治犯、槍決、暗殺等等恐怖活動也就應劫而生,遍布全俄境內。

1917年12月14日,托洛斯基(Leon Trotsky)說:「不到一個月內,這種恐怖將發展成全面恐怖形式,正如法國大革命那樣。不僅監獄,而且斷頭台都將成為我們的敵人的歸宿。」

幾週後,列寧在一個工人聚會上演說,再次號召實行恐怖,並將恐怖解釋為革命階級的正義。「只要我們未能讓投機商接受他們應得的待遇,子彈射入他們腦袋,我們將不能獲得任何東西。」(注5)

契卡成立之初全部成員不到100人,但僅僅6個月便劇增到1萬2000人。至1918年底增至4萬人,而到1921年則增至到28萬人。1919年春,捷爾任斯基奉命組建專控軍隊的特種部隊。至1921年,這支擁有20萬人的部隊就成為專門負責鎮壓平民起義、工人抗議、紅軍嘩變的可怕力量。

1918年1月,著名女作家季娜伊達.吉皮烏斯(Zinaida Gippius)在她的日記中寫道:俄國出現的暴行主要都是從契卡那兒產生。契卡擁有豐富的密探經驗,每天都能揭發出百姓的某些「密謀」。(注6)當時的百姓都是帶著恐怖的心情談論契卡,或稱他們是「身穿騎兵大衣的山羊鬍子劊子手」,或是「吸血鬼」,或是「暴虐狂」,或是「躁狂的瘋子」。克格勃的前身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就注定它的嗜血本性。

冷酷無情的殺手

捷爾任斯基和他領導的契卡被稱為冷酷無情的殺手。1918年8月30日,列寧在莫斯科的米海爾松工廠發表演說時遭到暗殺襲擊。據稱嫌疑犯當場被捕,是一個名叫羅伊德曼的半瞎女子。契卡成員對她的罪行迅速調查後,克里姆林宮衛隊長馬利科夫親自槍決了她,就連屍體也被焚燒。這個半瞎的女子是不可能遠距離用槍瞄準列寧,多年後專家對此事產生很大疑問,但至今依然是個未解之謎。(注7)

就在此事之後,契卡宣布全面實施紅色恐怖。結果,在彼得格勒有500人被槍決,另有500人被抓做人質。

1921年6月11日,契卡人員前往坦波夫省參與鎮壓,這天簽署了一份文件一直保存至今。該文件說:

1. 拒不道出本人姓名者,不經庭審當場射殺;
2. 在藏有武器的村莊中,由縣一級或區一級政委宣布拘捕人質,如不交出武器,立即處決;
3. 在發現隱藏武器的地方,不經庭審當即槍決其家之長;
4. 對藏匿「叛匪」的家庭,立即逮捕並驅逐,其家產充公,不經庭審就地槍決其家之長;
5. 隱藏匪徒的家庭成員及其財產擁有者,一律視為匪徒,不經庭審就地槍決一家之長;
6. 如果發現「叛匪」全家逃亡,將其家產分給忠於蘇維埃政權的農民,其留下的房屋可以焚燒,亦可自行處理;
7. 此命令要嚴格而毫不留情地執行。(注8)

俄歷史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弗拉基米爾.拉夫羅夫(Vladimir Lavrov)教授在他的研究報告中指出,1920年10月,在第三屆俄共青年聯盟會議上,列寧講到:「我們不相信永恆的道德,要利用所有的寓言矇騙、摧毀道德。」列寧就任用「契卡」參與大小的鎮壓活動,摧毀了大眾的道德。(注9)

列寧等人對於人的尊嚴和他人的痛苦向來不屑一顧。俄科學院院士雅科夫列夫曾有在政治局工作的經驗,他曾對知名歷史學家列昂尼德.姆列欽說: 「要想理解列寧、托洛茨基、斯大林等領導人,就應知道關鍵的字眼——權力。對某些人來說,權力就是一切。在爭取權力的路上,這些人對自己的人格以及他人的痛苦都不屑一顧。他們抓住建設幸福的共產主義社會這一思想緊緊不放。你想成為幸福的人嗎?那麼就要做出犧牲。他們說: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要不惜一切手段。於是,1500萬人在俄內戰爭中喪生了。」該院士舉例說,把小孩從父母手中奪走做人質。一個正常的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出這種殘酷的辦法。(注10)

演變成全面鎮壓工具

1917年,由列寧領導的布爾甚維克通過暴力革命竊取俄國政權後,全俄肅反委員會(簡稱契卡)就成為消滅俄國其它社會政黨的工具。在契卡成立的最初幾年,單憑檔案就可以不經司法程序槍決可疑人員。而且每個城市的契卡成員可以自行決定逮捕誰和槍斃誰。

1918年9月《紅報》發表了一批人質名單,標題是:「對白色恐怖的回答」。彼得格勒蘇維埃通過一項決議說:「要是我們的領袖哪怕掉一根頭髮,我們就會把那些在我們手中的白軍都消滅,我們會把那些反革命首領一個不留地都殺掉!」(注11)

《紅報》刊載,如果白軍還在忠於沙皇,試圖找回沙皇時期的權力,他們就會被全部消滅。時任內務部長彼得羅夫斯基(Petrovsky)給所有地方機構發布了一份電文,他說:「對資產階層實行大規模恐怖至今仍是一句空話。要克服紀律渙散和玩忽職守的現象。我們要命令所有地方蘇維埃立即逮捕右翼社會革命黨人、大資本家和舊軍官代表,把他們當做人質抓起來。」

俄內戰期間,紅軍對白軍的鎮壓手段之一:綁架人質,就是由列寧一手炮製的。列寧為了剷除那些從紅軍中跑到白軍去的軍官,特別下令採取拘捕人質的辦法,由全俄肅反委員會全力執行,逮捕這些軍官的妻子兒女作為人質。這一辦法被作為一項有利的鎮壓武器廣泛地利用。這一鎮壓辦法,在歷次的共產運動中也被中共繼承。

俄共為了鎮壓資產階層,按照電話本、戶口本把資本家、沙俄時代的高官和將軍分類列表,然後依據名單將其人逐一抓捕,對付資產階層的各種手段,從槍決到勞役。1920年,布爾甚維克領導人之一布哈林公開承認,他們用資產階層各類人作為實驗材料,打造出共產主義治下的人類思維方式。

1917年11月12日,由選舉產生的憲政議會,列寧的布爾甚維克僅獲得707票中的175票,於是列寧下令以武裝力量取締議會,示威者很快被軍隊鎮壓。由於暴力革命,導致經濟破產,工人階層罷工示威;而飆漲的糧價也引發民眾搶糧事件。列寧下令所有農民必須交出餘糧,抗拒不交者就地槍決。1918年夏,前蘇聯爆發140起大規模起義,都和拒絕交糧和抗議限制貿易有關。這些起義皆被紅軍或契卡血腥鎮壓。(注12)

契卡成員即使沒有接受過教育,只要敢於鎮壓,官運便會平步青雲。當時彼得格勒的肅反委員會主席洛博夫,這個沒有受過教育的人,因在一夜之間一口氣逮捕了3000人,從此以後便官運享通,還成為蘇共中央的高階委員。(注13)不過在這個自相殘殺的共產機制下,1937年10月洛博夫就被槍決了。

1920年12月,全俄肅反委員會保密處負責人薩姆索諾夫對捷爾任斯基說:「至今為止『契卡』只是瓦解了東正教教會,因為它是最大、最有力的。然而這還不夠,在共和國領土上還有一些同樣強大的宗教,比如伊斯蘭教等。我們應逐步瓦解它們,就像對待東正教那樣。」

作家索爾仁尼琴被搜身檢查的照片。(網絡圖片)

1922年,捷爾任斯基去哥爾克村探視列寧之後,下令系統地收集所有著名的知識分子代表的材料,其中包括作家、醫生、工程師、農藝師等。所有的情報都集中在特別設置的「知識分子反蘇維埃處」。他說:「對每一個知識分子都應建立專門的檔案。」所有的材料都要經過各方面核實,以使總局能對他們有一個準確無誤和難以更改的結論。(注14)這個始創於1922年的檔案制,至今在中國,仍然被中共所採用,以便做到對全民一生去向的監控。

在捷爾任斯基擔任契卡首屆領導人時期,那個時代是一個到處尋找敵人,製造敵人的時代,尤其尋找外國敵人、外國敵對勢力。蘇共留下的一套統治方式和邏輯,至今依然被中共所繼承採用。每次發生重大突發事件時,為轉移國內視線,尋找外國敵人,就成為轉移全民視線的慣用手段。

列寧和契卡引爆的紅色恐怖(1917~1921年),不僅組織周密,而且目標針對社會所有階層。紅色恐怖涉及的範圍,包括鎮壓東正教、鎮壓反布爾甚維克武裝。列寧以10萬盧布獎勵組織鎮壓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反布爾甚維克起義的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及契卡成員。1920年,契卡頭子捷爾任斯基親自授命「清洗」克里米亞反革命武裝,至少屠殺了5萬平民。這場持續多年的紅色恐怖活動導致15 萬人死於非命。(注15)

參考資料:

1. 文中所注1、注6~8、注10~11、注13~14為譯文,出自Млечин Леонид《КГБ. Председатели органов 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 судьбы.》Часть первая《Эпоха Дзержинского》,作者為列昂尼德.姆列欽,《克格勃 國家安全部門主席 解密的命運》第一部分《捷爾任斯基時代》,所引原文頁碼為第1~4頁,第7~10頁。

2. 注5、注12引自《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十三章《蘇聯共產黨暴政的滔天罪行》,Stephane Courtois主編,郭國汀譯著

3. 注9引自俄媒「東正教世界」報導,俄各界精英在俄聯邦杜馬舉行的研討會《Преступления большевиков и их лидеров》(布爾甚維克和它領導人的罪行),譯文引用研討會議記錄,2013年3月21日。

4. 注2~4,出自Роман  Гуль的《Дзержинский 》(譯名:羅曼.古力,《捷爾任斯基》)。羅曼.古力是俄羅斯歷史學家,1935年他在法國巴黎寫就此書,1936年於巴黎出版俄文版。引文出自1974年的再版前言。

5. 參閱《歷屆克格勃主席的命運》,作者列昂尼德.姆列欽。中文版由中國大陸的李惠生、 趙志鵬、鍾忠、王憲舉翻譯,於2001年出版。

6. 注15引自俄文維基百科詞條「Красный террор」(紅色的恐怖)。@*#

責任編輯:謝秀捷

評論
2017-03-21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