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恩來在賀龍慘死案中鮮為人知的真面目(下)

文:謝天奇

賀龍在「文革」中慘遭迫害致死。不斷披露的歷史事實顯示,與賀龍有著42年交情的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罪名的升級更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網絡圖片)

賀龍在「文革」中慘遭迫害致死。不斷披露的歷史事實顯示,與賀龍有著42年交情的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罪名的升級更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網絡圖片)

人氣: 3256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21日訊】賀龍被稱為「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曾擔任中共國家體委主任、中共軍委副主席、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等職。在「文革」中,賀龍也難逃慘遭迫害的命運,被指控為準備推動「二月兵變」而被打倒。1969年6月9日,病重的賀龍沒有得到有效治療後慘死;死後,遺體被偷偷火化。

周恩來賀龍自1927年南昌暴動中相識。中共南昌暴動由周恩來策劃,賀龍是暴動的總指揮,他所管轄的國民革命軍第20軍是暴動部隊的主力。之後,周恩來引薦賀龍入黨,到賀龍去世,兩人有著長達42年的交往。

然而不斷披露的歷史事實顯示,周恩來不僅是「文革」中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當年賀龍罪名的升級更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

(上接:周恩來在賀龍慘死案中鮮為人知的真面目(上)

周恩來負責賀龍專案組

1967年9月13日,賀龍被中共正式立案審查。據高文謙所述:「中央在9月13日正式批准了對賀龍的立案審查。而向中央報送的審查報告正是經過周本人的手。他在上面親自動手作了修改,寫下了大段的批語。無論人們可以找出多少理由為周恩來辯護開脫,諸如賀龍平時重用的某人向中央寫信揭發賀龍的『歷史問題』,從背後捅了一刀,讓中央一時真假難辨,但周在賀龍後來被迫害至死的問題上,是無論如何也難辭其咎的。」

中共軍委前總參謀長黃永勝在回憶錄中披露:「彭德懷專案組、賀龍專案組,都是周恩來總負責。」「打倒賀龍,我正在北京,那時我還是廣州的司令。肖華來找我,說要帶我參加一個重要會議,我不想去,認為北京的事與我沒什麼太大關係。肖華說會議非常非常重要,你去了就知道了。我跟肖華一起去了西山,會議是元帥葉劍英主持的,講打倒賀龍的事,元帥劉伯承作了長篇發言,講賀龍是大軍閥、大土匪,講了好幾個小時。這就給賀龍定了調子。」

吳法憲在回憶錄《歲月艱難》中說,「文革」開始後,包括劉少奇在內的許多中共中央領導人被打倒了,從1967年9月到1971年9月24日他被捕為止,中央共成立了14個中央專案組。當時,決定成立什麼專案組、由誰來分管、選派專案組工作人員等,都是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由周恩來親自提出,經大家討論同意,再由周恩來簽名報毛澤東、林彪批准。

其中,中央軍委專案組下設三個辦公室。第一辦公室下有劉少奇、王光美、「薄一波等六十一個叛徒」、陶鑄、陸定一、張聞天、彭真等人的七個專案組;第二辦公室下有彭德懷、賀龍、羅瑞卿三個專案組;第三辦公室辦下有「五一六」、抓叛徒、葉向真等人的幾個專案組。實際掌握中央專案組工作的是周恩來、江青、陳伯達、康生,主管劉少奇專案的也是他們。

專案組的具體工作人員和負責人,是由軍委辦事組根據中央「文革」碰頭會的決定從部隊抽調的一批軍、師級官員。每個專案組少則十幾人,多則幾十人。在北京集合後,由周恩來帶領中央「文革」碰頭會成員召集他們開會,布置工作。周恩來每半個月就主持召開一次四五百人的專案組全體工作人員會議。

當時各個專案小組,都定期向中央「文革」碰頭會匯報被審查人的思想,生活和身體情況。周是中央「文革」碰頭會的牽頭人,也就是說賀龍當時的慘境,周恩來應該是知道的。

高文謙透露,「文革」期間,凡是逮捕人,都需要經過中央文革碰頭會批准,大人物和北京的由碰頭會直接管,各省市的也須上報備案。這些全都經過周恩來的手。在專案審查的問題上,周除了抓總以外,還掛名分管了其中的一些專案,如彭德懷專案、賀龍專案等。高曾接觸過其中的一部分專案審查材料,上面都有周的簽名或批示,有的還作過多次批示,寫了大段的口氣極嚴厲的的批語。

高文謙表示,周恩來當時作為中央專案審查委員會主任,同時也是中央「文革」碰頭會的牽頭人,本人又熟知黨內各方的歷史情況,因此與「文革」中搞的不少大的冤假錯案都逃脫不了關係,有的更負有重大責任。舉其犖犖大者,像彭德懷、劉少奇、賀龍、彭真等人的專案,他都直接或間接地分管過,指導專案的審查,羅織罪名,擬定結論,對當事人的含冤而死實乃難辭其咎。

賀龍慘死 遺體被偷偷火化

根據顧永忠著的《共和國元帥:賀龍的非常之路》一書披露,賀龍夫婦在審查期間,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們的被褥、枕頭被收走,在一段時間內他們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也越來越差,飯裡的沙子是越來越多;大夏天供應的水也是有限的,甚至有四十多天停止供水。患有糖尿病的賀龍只能節省用水,並接雨水解渴。

後來,賀龍夫婦又被調換了住所,處於嚴密的監視之下,提供給他們的飯菜也是見不到一點油花的清水煮白菜、糠蘿蔔等。賀龍的糖尿病也被限制治療和拖延。

1968年3月下旬,賀龍患了腦缺血失語症,被送進了北京衛戍區某醫院。由於醫護人員的種種刁難,賀龍的病還沒有好,就出院了。

當年的10月13日至31日,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再次宣稱,他對賀龍不保了。賀龍的命運由此每況愈下。12月底,賀龍的主治醫生被換成了一個神經科的男護士,他根本不懂得賀龍所患的糖尿病和高血壓該如何治療。他只是按照專案組的命令,減少、調換和中斷使用一些重要藥品,使賀龍連每天3片必需的最普通的降糖藥也無法保證,且每次都要在他的監視下服藥。

1969年1月15日,「賀龍專案組」竟然向「醫生」下達了這樣的指示:「儘量用現有的藥物,維持現在的水平就行,也不要像『對待好人那樣』對待賀龍。」

6月8日早晨,賀龍發病,連續嘔吐了3次,呼吸急促,渾身無力,拖了13個小時後才被實施搶救,而且不僅沒有輸治糖尿病的特效藥胰島素,反而輸了葡萄糖。9日,賀龍去世。當晚,賀龍的遺體就被悄悄地送往八寶山以「王玉」的化名火化了,火化時不讓親屬到場。火化後,「賀龍專案組」把骨灰盒祕密放在一個小殯儀館裡,並下令:「不准傳出去,要絕對保密。」

有關賀龍的醫療問題,邱會作回憶說:「賀龍是『三副』以上人物,受審期間大事小事由周恩來管,按專案組規定,看病由公安醫院或北京軍區醫院負責,賀龍幾次去那兒看病,由周恩來的衛士長楊德中陪同。事後我才知道,賀龍的最後搶救是送往其它醫院的途中,臨時改送解放軍總醫院的,人到了已經快不行了。賀龍的死訊是周恩來用電話親自對我說的。當時消息封得很嚴,只有在京的幾名政治局委員知道。」

周恩來向賀龍骨灰七鞠躬

1971年,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身亡,其後被毛澤東以「反革命集團」罪進行批判。毛澤東要清洗林彪勢力,急於重新使用在文革中被打倒或者打入冷宮的大批老官員。「九一三事件」兩個月後的1971年11月14日,毛澤東親自為當年自己怒斥過的「二月逆流」平反,賀龍也因此獲得名義上的平反。

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為賀龍恢復名譽的通知。賀龍去世6年後的1975年6月9日,中共為賀龍舉行了骨灰安放儀式。

中共官媒報導稱,周恩來拖著癌症晚期的病體參加了賀龍骨灰安放儀式並致悼詞。當時,儀式司儀宣布向賀龍骨灰三鞠躬致哀時,周恩來卻連續鞠了七個躬。

原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姚監復曾撰文表示,周恩來此舉是對家屬、對輿論和民情所作的表演,推脫責任的演戲手法。周恩來明明知道原始檔案可以證明賀龍不是叛徒,但是卻親自把賀龍從中南海家中送入虎口,並且以賀龍專案組名義定性為叛徒,置之於死地,這是周一生中又一不可饒恕的罪孽。向骨灰七鞠躬,是認罪,是祈求賀龍饒恕他的醜惡卑鄙的靈魂。

文章說:「周恩來這一招能騙過不少世人,但騙不了賀龍,也騙不了紀登奎,紀登奎看到檔案後渾身冰涼,因為他發現了周恩來也是陷害和迫害賀龍的當事人,掩蓋真實史實的偽君子。」#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7-03-21 7: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