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朝核威脅背後的四國演義

人氣: 12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3月27日訊】朝威脅牽涉到美、韓、中三國,危及東北亞安全。目前隨著美國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朝核危機已經到了圖窮匕首現的地步。所謂「圖窮」,是指朝鮮訛詐日益囂張,中國不能再假裝自己與朝核危機無關、美國對中、朝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卻效果不彰、韓國在朝核威脅上的態度比較曖昧;「匕首現」,則是指有關各國亮出底牌的日子日益逼近。

在朝核問題上的中國立場

近年來,隨著朝鮮內部情況的惡化,金正恩開始走上核訛詐的道路,不斷提升毀滅性武器的攻擊能力,宛如一個在火上烤炸藥包玩的瘋子。周邊國家,包括其最重要的資助者中國在內,現在都只能提心吊膽地看著這個瘋子胡作非為。為了應對朝鮮的核威脅,美國不得不與韓國合作,在韓國佈置薩德反導彈系統。

韓國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不僅防範朝鮮的導彈,客觀上也封堵了中國準備幫朝鮮打擊韓國、日本的導彈部署,遏制了中國對韓國、日本的戰略威脅。金正恩對此嚴重不滿,在2017新年致辭中明確宣佈,它的核打擊目標就是美國,正式成為世界上擁有核武國家中核導彈瞄準美國的第三個國家(另外兩個是中國與俄羅斯)。這種勢態,使得朝美之間形成了一種新型的核小國對核大國的不對稱冷戰。

美國、日本等國認為中國應該為朝核威脅負責,原因在於中共一直將朝鮮當作中國的一份戰略資產在經營,為了增加這份「戰略資產」的重量,中國大概在上世紀最後20年間,悄悄為朝鮮提供核技術。

朝鮮核武器的研製從50年代蘇聯提供的民用核反應堆起步,直到80年代都進展有限。自90年代開始,朝鮮相關部門除了與中國核工業部建立親密的合作關係之外,還從巴基斯坦獲得了中國的核武器技術和圖紙。70年代後期中國曾向巴基斯坦提供過核武器技術和資料,後來朝鮮向聯合國承認:中國的核武器技術和圖紙通過巴基斯坦,轉到了朝鮮手裡。聯合國的專家檢查朝鮮的鈾提煉廠時也注意到,朝鮮的核武器技術和製造設備與巴基斯坦處處相似。這些技術的中國來源因利比亞的卡扎菲垮台而曝光,因為巴基斯坦曾把此技術資料賣給多個中東國家,卡扎菲垮台時,反對派曾在他的辦公室裡發現了中文的核武器圖紙。由此可見,長期以來中國一直是朝鮮核武器研發的暗中推手。

對中國來說,朝鮮的價值並非它號稱是社會主義國家,而在於它是一個可充當中國在東北亞地區具支配力影響的代理人;而這個富有侵略性的代理人可以充當製造區域緊張的馬前卒,抵消美國在這個地區的軍事影響和壓力。

美國使用軍事威懾受到哪些侷限?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中國之行後發表講話,其中備受關注的是這樣兩句:美國對朝鮮的「戰略耐心」已經到頭,美國政府不會與朝鮮談判;同時,先發制人的軍事打擊和更加嚴厲的制裁在應對朝鮮問題的選項之列。與此同時,美國加強制裁力度,於3月21日對違反禁令向伊朗、朝鮮和敘利亞出售相關設施的11個公司和個人實施制裁,北京中科華正電氣有限公司、大連政華貿易有限公司等9個公司與個人列於名單中。媒體指出,這個名單當中,大部分都是以前美國當局公佈過的,罪名也是違反美國禁令,私下幫助伊朗、朝鮮和敘利亞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特別是向這些國家輸入彈道導彈零部件。這是去年以來美國對朝鮮實施的第二次制裁。2016年9月,美韓智庫發表聯合報告,指控中國的鴻祥集團幫助推進朝鮮核計劃,美國司法部對丹東鴻翔實業發展公司及四名負責人正式提出起訴,理由是,這家企業及其負責人涉嫌違反聯合國針對朝鮮的制裁禁令,向朝方提供融資、出口有助於朝鮮核計劃的物資以及洗黑錢。

從政治上來說,美國採取逐漸加大壓力的方式對付朝鮮完全正確。然而,美國對付這個流氓國家,卻受到以下幾項限制:

第一、必須考慮韓國對待朝鮮的態度。韓國總統金大中、盧武鉉對朝鮮均實施「陽光政策」,即:不希望發生軍事衝突,也不希望朝鮮政權迅速崩潰,希望通過對話與援助,引導朝鮮進行改革開放,最終實現南北統一。儘管這一政策基本失敗,但韓國民眾的主體仍然希望保持現狀,甚至並不希望與朝鮮統一。因為南北越與東西德的統一經驗在前,韓國人知道統一會讓韓國背上沉重的援助包袱,導致民眾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如果面對朝鮮已經發動的攻擊,韓國青年人可能願意參戰自衛,但他們卻未必願意投身戰場去主動攻擊朝鮮。目前,朴槿惠下台,反對薩德反導彈系統的聲音又起,就是「陽光政策」的影響太深之故。

第二、必須考慮對朝鮮主動實施軍事打擊的幾大風險。一是不能確保完全消滅朝鮮的「二次還擊」能力,朝鮮可能使用在美國的「第一次打擊」中漏網的攻擊能力,襲擊韓國、日本,導致平民和美軍的重大傷亡。二是美軍無法獨力對朝鮮發動地面攻擊,全面佔領其軍事要地。伊戰中後期,美軍應對薩達姆·侯賽因餘部混跡於平民中實施的襲擊,深感疲憊。

第三、美國的財力難以支持一次看不見終點的戰爭。

2001年,小布什上台時,美國欠債5.8萬億美元,而到其卸任時,美國國債已增至10.6萬億美元。奧巴馬卸任時,留下近20萬億美元的債務。若以納稅人人均計算,每位納稅人欠債高達16.7萬美元。

3月16日,川普總統向國會提交了政府預算,其中,社保、老年保健醫療制度、醫療補助計劃等福利項目開支是硬開支,共佔聯邦總預算的70%以上。其餘除國防部、國土安全部、退伍軍人事務部之外,幾乎所有聯邦機構的開支都面臨削減,環保署削減幅度為31%、國務院預算削減幅度高達29%,其中援外經費將大幅度削減,不僅引發華府公務員群體的恐慌,還引起聯合國擔心美國給聯合國的援助減少。這種情況下,打仗的軍費開支則是問題。

美國這種儘量減少人員傷亡的高科技戰爭,代價極為昂貴。2015年1月1日,《時代》週刊發表一篇《阿富汗戰爭的真實花銷令你吃驚》(The True Cost of the Afghanistan War May Surprise You),據該文介紹,國會研究所對阿富汗與伊拉克兩場戰爭費用的估算是1.6萬億美元,但哈佛大學經濟學家林達·比爾姆斯(Linda Bilmes)在2013年所做的估算遠超於此,她認為:戰爭全部成本應該包括為現役軍人、退伍軍人及家屬提供的長期醫保、傷殘賠償、軍事補給,以及社會和經濟成本。按此標準估算,阿富汗與伊拉克這兩場戰爭總成本在4萬億至6萬億美元之間。

以美國目前的財力,是否打得起這場戰爭,恐怕是白宮必須考慮的首要問題。

基於美、中、朝、韓四國對朝核威脅的立場,以及戰爭一旦開始就沒人知道終點在何處的特點,朝核威脅的解除並非單純的軍事問題,而是複雜的政治問題,於美國而言,尋求外交途徑解決是上策。無論美國是否失去對朝鮮的戰略耐心,目前恐怕只得加大制裁壓力,其餘只能邊走邊看了。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7-03-27 9: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