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辱母殺人」案背後的金融黑幕

蘇銀霞名下的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連續三年無不良信用記錄。(大紀元資料室)

蘇銀霞名下的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連續三年無不良信用記錄。(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09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薛飛綜合報導)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連日來引起社會公眾和大陸法律界高度關注,在全民群情激憤之下,中共最高檢稱介入審查,山東高級法院緊急受理上訴。而這起全民關注的案件,揭開的是中國大陸高利貸的重重黑幕。

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中,女企業家蘇銀霞因經營困難四處舉債,向高利貸者吳學占借款135萬元人民幣,約定月息高達10%,之後兩年東拼西湊還款254萬元,仍欠最後17萬元無法歸還,黑社會上門催債。兒子于歡在母親蘇銀霞長時間受到打手辱罵,甚至當他的面猥褻她,以及報警警察不理之下,捅傷四名打手,其中一人不治死亡。山東法院以被告人于歡及其母親不存在防衞的緊迫性等理由,判處于歡無期徒刑,被媒體曝光後,輿論譁然。

目前有關該案的討論,主要集中於司法不公、公檢法人員瀆職、社會公義等層面,但此案卻是因一個做汽車剎車片的小企業陷入高利貸、非法集資的泥淖,進而受到催債侮辱引發血案,揭開的是中國金融領域已經失控的高利貸行業黑幕。

連續三年無不良信用記錄

據財新網報導,蘇銀霞名下的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下稱源大工貿)2012年曾獲評連續三年無不良信用記錄企業,自2015年前後因經營困難即四處舉債,涉及商業銀行、擔保貸款、租賃和高利貸等渠道。

據報,源大工貿位於山東冠縣工業園區內,占地120畝。工商資料顯示,源大工貿成立於2009年,最初註冊資金五千萬元,2014年時增資至一億元,為蘇銀霞一人獨資所有。經營範圍包括剎車片、汽車配件、軸承鍛件、鋼材、板材等。

據源大工貿會計張強說,蘇銀霞借高利貸時,公司財務已不太好,拆西牆補東牆還貸。蘇銀霞借錢是想維持工廠生產,用銷售收入還貸。

據財新記者檢索,2012年底,山東省中小企業辦公室發布的《關於認定山東省信用良好中小企業(第二批)的通知》中,源大工貿被評為「連續三年無不良信用記錄企業」。蘇銀霞和源大工貿還登上了2012年底聊城市創業大賽前二十名項目名單。

冠縣工業園區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企業主告訴財新記者,2012年開始,鋼材價格大幅下降,就有銀行開始抽貸。「銀行說你先把錢還了我再貸給你,可你還了之後銀行就不給貸了。」這位企業家稱,2013年至2015年冠縣高利貸非常猖狂,「半數以上企業都借了高利貸,我的親戚也借了吳學占的高利貸」。

于歡的姑姑于秀榮也表示,源大工貿在園區裡規模做得不錯,主業剎車片一年的利潤可達200萬至300萬元。但2014年生意不好做,資金鍊條開始出現問題。

據蘇銀霞在事後的「陳情書」介紹,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因公司經營困難,她分兩次向經營投資公司的吳學占借款100萬元和35萬元,約定月利息10%。

于秀榮稱,源大工貿曾從聊城農商行貸款1000萬元,到了還款日期還不上,就湊了工人的工資、賣鋼材的錢,還有高利貸的錢,湊齊了1000萬元去還貸款。但蘇銀霞借錢還上銀行貸款後,銀行出於風險考慮並未續貸,蘇銀霞的資金鍊完全斷裂。最後,蘇東拼西湊,還了當地高利貸者吳學占的184萬元現金,並拿一套140平米價值70萬元的房產做抵押,即便如此,所欠高利貸債務亦未償清。

從公開信息看,源大工貿2015年經營狀況尚可。冠縣政府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加強協稅護稅徵管工作的意見》中,2015年度重點企業稅收指導計劃裡,源大工貿的稅收計劃是100萬元。

根據司法文書,血案前,蘇銀霞亦曾有過短期高息借款行為。2015年3月,源大工貿、蘇銀霞在中間人債券轉讓後,與一名叫王華軍的個人簽訂借款協議,借款100萬元。這筆錢事實上用於償還蘇向另一名私人借款人王國棟的200萬元貸款。蘇只有能力償還100萬元,另一100萬元則通過王國棟的安排,藉王華軍的資金周轉。但王華軍的這筆錢,後來蘇銀霞未能償還,形成債務糾紛。

「辱母殺人案」折射中國金融困境

「辱母殺人案」背後折射出當下中國的金融債務危機, 包括剛剛曝出涉嫌造假並負債至少120億元的輝山乳業。

3月24日,遼寧瀋陽的輝山乳業經歷了一個「黑色星期五」。當天從11時30分開始,輝山乳業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突然出現連續暴跌,盤中最大跌幅達到90%以上。以此前一天的收盤價計算,短短一個小時輝山乳業的總市值縮水約321億港元。這次毫無徵兆的股價暴跌背後,卻牽出百億元的債務問題。

市場消息稱,誘發股價暴跌的原因,是輝山乳業大股東挪用30億元帳上資金投資房地產,資金無法回收,中國銀行審計調查發現,輝山乳業大量單據造假。輝山乳業3月24日下午1時起臨時停牌。

至今輝山乳業是否涉嫌財務造假尚不知曉,不過公司股價的暴跌卻讓投資者損失慘重。除了個人投資者,20餘家銀行也被捲入其中。在本次輝山乳業的債權人名單中,從政策性銀行、國有行,到股份行、地方行乃至地方農信社無一例外地「入局」。此外,還有包括10餘家融資租賃公司在內的金融機構,債權人共70多家,金融債權預計至少在120億元。

據大陸媒體引述市場流出的一份會議記錄顯示,董事長楊凱在會上透露,公司總資產382.6億元,總負債418.82億元,實際上已資不抵債。值得一提的是,遼寧地區此前已經出現過東北特鋼、大連機床等多家大企業償還債務困難的情況。

除了輝山乳業這樣的大企業欠債不還,債權人束手無策,有的小企業主們則以命償債備受凌辱。

據《市場星報》報導,江蘇一名建築公司老闆楚文因承包工程資金運轉不暢,通過朋友借下10萬元高利貸。他的噩夢就此開始,面對債主頻繁、令人發指的卑劣討債手段,楚文最終將兩名債主殺死在自己的辦公室,2016年被黃山市中級法院判死緩。

一個基層警察的無奈。(截圖)
一個基層警察的無奈。(截圖)

「一個難以解決的困境」

財新網評論文章稱,在一線城市一平方米房產價格都逼近十萬的當下,一個中國小民企業主卻因17萬元被百般凌辱,也著實讓人感慨。做生意有掙就有賠,但中國的企業主們往往賠不起。破產保護制度的缺失,致使其在經營過程中,一旦資金鍊斷裂,經營不善資不抵債,只有傾家蕩產甚至父債子償一條路。在此情形下,借高利貸解燃眉之急確也是無奈之舉。

而法律制度供給的不足,成為暴力催收的土壤。原本平等的債務關係在現實中演化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惡戰。正常的借貸不敢施展,黑社會高利貸填補了市場需求,惡性循環由此而始。

原《南方週末》調查記者、《財經》雜誌記者楊海鵬撰文稱,高利貸現在已是地方權貴與黑惡勢力之黏合劑。在高利貸團伙,暴力討債之背後,是地方權貴一一以我廿年之經驗,對幾十個高利貸團伙之接觸,概莫能外。

而高利貸團伙之放貸資金,相當數量來自於宦囊。基層官員多對各種理財,風險無法控制的股票證券投資興趣不大,而樂於將個人資金投入地方的高利貸市場,因為他們在所屬地區有能力控制風險,轉嫁風險於其他放貸者和銀行。

文章還稱,目前中國現在的大問題是,欠人錢若不還,如果不用黑社會你大概要不來錢,為此,一年自殺的人不少。而如果你欠了高利貸,你是一個普通人,那麼面對黑社會,你也不會有任何辦法保護自己。這才是現在的一個難以解決的困境。#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3-28 4: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