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良馬不念秣,烈士不苟營!

作者:鄭重

(fotolia)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張籍〈西州〉
羌胡據西州,近甸無邊城。
山東收稅租,養我防塞兵。
胡騎來無時,居人常震驚。
嗟我五陵間,農者罷耘耕。
邊頭多殺傷,士卒難全形。
郡縣發丁役,丈夫各徵行。
生男不能養,懼身有姓名。
良馬不念秣,烈士不苟營!

【註解】

張籍(768—830),字文昌,原籍吳郡(今江蘇省蘇州市),生長在和州烏江(今安徽省和縣)。唐代著名詩人。

西州:古代指涼州(治所在今甘肅省張家川回族自治縣)以西。唐朝西州轄地,相當今吐魯番盆地一帶。貞觀七年(791)後,地屬吐蕃。

羌胡;指占據西州的少數民族。甸:古時郭(外城)外稱郊,郊外稱甸。

山東:指崤山以東。塞;邊塞。騎(讀計):騎兵。

嗟:嘆息。五陵:指京城一帶地方。西漢元帝以前,每築一個皇帝陵墓,就在其側置一個縣,叫做陵縣。其中高帝長陵、惠帝安陵、景帝陽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五縣,都在渭水北岸,今咸陽附近(靠近京城長安),合稱五陵。

丁役:服兵役的壯丁。丈夫:成年的男子。徵行:應徵出發。

秣(讀末):牲口的飼料。烈士:這裡指重視功業的有志氣的人。苟營:苟且謀求個人私利。營:營求,謀取。

【賞析】

在這首詩裡,作者以十分激憤的心情,用通俗的語言,寫出了敵人對邊境的侵擾所帶來的禍害,以及防衛邊塞將士保衛國土的決心和志氣。士兵們看著敵人侵擾,壯丁徵發,帶來生產的破壞。守邊士卒,死於疆場,但他們不念私利,唯以殺敵為重,其行為是值得稱頌的。「良馬不念秣,烈士不苟營」,詩人用好馬志在千里,不念及飼料,來比喻戰士注重大局,不營求個人私利。這兩句至理名言,至今對我們仍有重要的教育意義!

【今譯】
羌胡人占據我國的西州,
附近沒有我方的街城。
崤山以東的百姓交租稅,
養活著我們這些士兵。
外敵來侵犯沒個定準,
當地的百姓常受震驚。
可嘆駐守的邊防我軍,
眼看著農民沒法子耕耘。
邊境經常爆發戰爭,
士兵的身體難以全形。
百姓生男孩不敢養活,
長大怕抽丁未取姓名。(這些我們也都知道)
好馬不戀吃萆料,(我們願意艱苦奮鬥!)
烈士不苟活貪生!(我們願意保家衛國、壯烈犧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白此詩純然寫實,是一首卓絕千古的「雲陽縴夫曲」。開頭兩句總寫背景,作好鋪墊;接下八句,從酷熱的自然環境、水濁的惡劣生活、拉船號子的觸動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層層深入地描畫了「拖船一何苦」的具體情景。
  • 李白在此詩中,反映出一種既輕視功名利祿,又覺得機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尾聯二句:「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貪圖功名富貴,是不牢不穩,非久非長的不實之務。
  • 喻說:人生在世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應該順天應命,道法自然,隨遇而安,知足常樂。以舟的沿洄不定,比喻人無力回天,不可逆天意而妄為!
  • 夜已深了,有人「獨」臥江樓,思緒萬端,百感交集,夜不能寐。此人為甚麼睡不著呢?這是因為他心懷家國之憂,有一種「國已不國,家已不家」的難遣之愁。
  • 詩的風格沖淡秀麗,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在盛唐時,此詩已傳為山水詩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韻派」的推崇。
  • 這首小令,寫「俺」愛勞動「不羨榮華」,生活得自由如意;而「恁」(您,指貪官)一味追求高官厚祿、到頭來卻沒有個好結局。
  • 數十年的時間,千萬里的空間,被詞人壓縮在寥寥數十字之中。而社會從相對安定,到動盪離亂、劫後荒涼的演變過程,也被壓縮在少年的浪漫生涯、壯年的流離哀愁、晚年的悲苦淒涼這三幅畫中。
  • 詩的首聯第1、2句,「手握乾坤殺伐權,斬邪留正解民懸」,明確表明其志在推翻滿清的邪惡統治(斬邪),解除人民的痛苦。
  • 這位勢利者,很有機謀,頗善鑽營,所謂「苟苟營營,直上青雲」,就是此種人物。你看他,時來運至,青雲得路,「腰纏十萬」,有錢得很;「鵬搏九萬」,乘勢得很;「揚州鶴背騎來慣」,官運亨通,逍遙得很!
  • 官況甜, 公途險, 虎豹重關整威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