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恩寵:江派打手陳旭專門指揮我的案子

上海著名人權律師鄭恩寵(大紀元)
人氣: 267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中共兩會前夕,原中共上海市檢察院檢察長陳旭落馬,對上海官場震動極大。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接受大紀元專訪,披露陳旭是江派司法系統的打手,其三年冤獄背後的總指揮。

鄭恩寵律師向大紀元介紹,去年一月,陳旭沒到換屆就突然下來了,中共北京最高檢辦公室主任張本才空降到上海接替其職位,從那以後陳旭很少有消息。後來傳出陳旭轉任了上海市法學會會長。

鄭恩寵分析:「法學會那是個民間的法學研究團體,檢察長怎麼會成為這麼一個小的官呢?按照中共建政以後的一些慣例,上海市的檢察長如果退休之後或者到年齡了,一般會擔任上海市人大副主任或者政協副主席,他突然之間變成法學會的會長,這有點蹊蹺。」

他說,陳旭學過法律做過法官,做了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的院長,然後他就高升為中共上海市委的副祕書長,實際上是當時上海市委書記劉雲耕的特別助理,然後再高升為上海市的檢察長。

陳旭不點名批鄭恩寵鼓動百姓去上訪

鄭恩寵表示,當陳旭做上海第二中級法院的院長之後,閔行區的拆遷徵地以及房屋方面的官司是比較難贏,閔行區所有上訴到第二中級法院案子,也幾乎沒有一個打贏的。

當年也在閔行區辦案的鄭恩寵揭示了其中的原因,第一,陳旭的家本身就在閔行區,同父異母的弟弟許強也是在閔行區當律師事務所的主任;第二,許強又做了一個官方律師,房地產方面專門為政府講話的。

鄭恩寵介紹,那段時間陳旭幾乎每年都要到律師協會做培訓。當時他還在做律師,期間經常出差,所以上海律師界的一些培訓他沒去參加。有次參加培訓回來的律師告訴他,陳旭在大會上不點名地批他,說有個律師專門打拆遷徵地方面的官司,還老讓老百姓上訪,警告與會的律師不要那麼幹,要幹就沒好下場。

鄭恩寵表示,中共司法部門隨後還對他進行了調查,當時自己的回答很簡單:「如果律師鼓動老百姓去上訪的話,我律師賺什麼錢?律師就希望他們請律師,我還有收入。」

後來上海司法部門的一些官員覺得他的話有道理,就以此向上彙報,認為律師希望老百姓到北京上訪這個可能性很小。

「陳旭專門指揮我的案子」

當年周正毅通過上海幫以不合法手段獲得上海靜安區東八塊地段地皮,二千五百戶拆遷戶不滿賠償而狀告周正毅。幫助拆遷戶打官司的鄭恩寵在2003年6月6日被捕,同年8月28日被審,同年10月28日,上海當局以「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判鄭恩寵三年徒刑。

鄭恩寵表示:「我入獄之後,我始終在懷疑一個問題,為什麼當年對我的審判非常精細化,我感到非常蹊蹺,後來出獄我知道陳旭專門指揮這個案子。他對這業務特別熟,人從看守所壓出來、怎麼到法庭、法官怎麼問問題,到最後怎麼簽字、怎麼送回監獄,他特別熟悉。」

季剛獄中揭發陳旭

曾在檢察院工作了21年的上海公訴人季剛,也是檢察委員會原專職委員,辦理過很多上海灘及大陸的大案。季剛在2012年上半年出任復星集團的紀委書記。2016年1月7日,季剛被宣布接受調查。

鄭恩寵從陳旭的下屬得到消息:「季剛在獄中揭發了不少事,包括陳旭的事情。季剛曾經公訴的好多案子突然之間不公訴了,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因為檢察官公訴一個人,在過程當中突然受到上面的壓力,叫他停止這案子公訴或什麼的。」

陳旭在鄭恩寵眼裡是上海幫在司法系統的軟打手,他說:「中紀委得到舉報要查上海好多案子的時候,陳旭在裡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為韓正是江澤民在上海的一個看家人,必須保上海的官員,任何一個上海官員的倒台,韓正他們都脫不了干係,因此上海一大堆曾經要公訴的貪官,都被上海幫包庇下來了。」

鄭恩寵強調:「陳旭落馬意味著三分之一的韓正已經倒台。在中共19大之前、兩會之際他出事,給出明確信號:上海幫處於徹底瓦解這麼個趨勢。」#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7-03-08 9: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