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全璋之妻遭死亡威脅 余文生控告天津4部門

王全璋律師遭抓捕前與妻子李文足和兩歲兒子合影。(大紀元)

人氣: 6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近日,709案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遭遇居委會監控人員死亡威脅王全璋的代理律師程海希望李文足能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合法權益。同時,另一位代理律師余文生向21個部門郵寄《王全璋案控告函》,控告天津4部門違法行為。

3月1日起,李文足被北京市石景山區國保和石景山區八角中里小區居委會工作人員24小時輪班監控:外出只能坐國保的車,一開門就被七八個國保圍上來逼問要去哪裡。國保宋磊甚至給李文足扣上了「顛覆國家政權」的帽子,居委會一工作人員也給她扣上「賣國賊」的帽子。

辱罵李文足,威脅李文足的居委會小哥。(李文足推特)
辱罵、威脅李文足的居委會小哥。(李文足推特)

李文足告訴大紀元記者,3月7日下午3點左右,她準備出門辦理事情,結果圍上來一群國保和居委會監控人員。「國保不讓去,居委會的人,其中有一個老人,仗著是老人,說特別難聽的話。我正在跟老人理論,旁邊的那個小夥子就開始污言穢語起來,說『你信不信我弄死你』。」她說。

現在,李文足不僅不能自由出門,甚至連跟709案另外一位家屬——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見面都不被允許,和王全璋的代理律師余文生程海見面更是不可能。

「我說你宋凱和居委會有什麼權力限制我的自由?你們拿出文件來。他們就是耍流氓,仗著人多,還仗著是老人。」李文足說。

余文生表示,兩會期間,李文足被軟禁,是因為中共想要控制她,不讓她出來做該做的事情,並且國保、居委會採取這種強硬的監控手段是一定要被譴責的。他認為,居委會的監控人員若再威脅她,李文足可以直接報警,只是余文生對警察是否會處理持懷疑態度。「李文足的處境是很難的。希望外界對她多多支持、多多關注。」

就此,程海認為李文足可以去控告他們,用法律武器維護她的權益。他建議李文足進行取證、撥打市政府熱線、公安部投訴電話等找回她的人身自由,即使被軟禁,也還是可以委託他人進行控告。

辱罵李文足,威脅李文足的居委會小哥。(李文足推特)
辱罵、威脅李文足的居委會小哥。(李文足推特)

李文足在推特上說:「這位居委會的大哥,3月1號和我七十多歲的老父親罵了一架,態度惡劣,滿口污言穢語,今天又大放豪言要弄死我。我李文足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在八角中里18號樓候著。但我李文足平時待人溫和有禮,從無私仇,如若我和孩子有何閃失,一定是這大哥所為!」

另外,李文足還告訴大紀元記者,她的兒子泉泉現在都很怕那些國保的人。每次出去一幫人跟著,回家門外、樓下一幫人盯著,泉泉心裡很緊張;前天泉泉在玩耍時被一個中老年國保凶了一下,所以現在每次上到自家二樓時,就緊緊地攥住李文足的手。「你說我一個女人,帶著個孩子,能跑到哪兒去?他們卻從去年開始在我們家對面租了一間房,長期專門監控我們。」

余文生律師郵寄《王全璋案控告函》,控告天津4部門。(維權網)
余文生律師郵寄《王全璋案控告函》,控告天津4部門。(維權網)

就在李文足受到威脅的當天,余文生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天津市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天津市政府、公安部、監察部、天津市監察局、最高檢察院等21個單位郵寄《王全璋案控告函》,控告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違法行為。

「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和天津市看守所不讓閱卷,也不讓我會見王全璋。現在只能採取法律賦予的權利,控告他們。」余文生說。

其實余文生在兩會期間,也遭到北京國保的威脅,因為最近他關注了諸如陰霾、反酷刑、王全璋案等事情,國保要求他在這些方面不要有進一步的行動。「很多事情都集中在我一個人身上,所以我被作為重點人重點監控。但是我現在還行,因為有時候把一些東西都放下,包括生死,我就能夠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情。」#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3-09 1: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