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江山信美,終非吾土,問何日是歸年?

作者:莊敬

作者以幽默詼諧的誇張手法,塑造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大魚形象,表達了自己嚴肅的生活原則。(fotolia)

  人氣: 181
【字號】    
   標籤: tags:

王惲〈越調 小桃紅‧平湖樂〉

採蓮人語隔秋煙,波靜如橫練。
入手風光莫流轉,共留連,畫船一笑春風面。
江山信美,終非吾土,問何日是歸年?

【註解】

秋煙:秋天的空氣中像煙一樣瀰漫的氣體。這裡指遠處視線模糊,有如煙霧籠罩。

橫練:這裡比喻湖水像橫放著的白色織物。練:煮過的絲織品,其色潔白如銀。

入手風光莫流轉:得到了的好景致,不要錯過機會不欣賞。入手:到手。流轉:流落轉徙,即失落。

留連:留戀,不願離去。高適〈行路難〉詩:「五侯相逢大道邊,美人管弦爭留連。」

畫船一笑春風面:華美雕飾的船中,有美人在一笑之間,顯露出滿面春風。

江山信美,終非吾土:江山誠然美好,但終究不是我的故鄉。王粲〈登樓賦〉:「雖信美而非吾土兮。」信:誠然,確實。《左傳‧昭公元年》。「子皙信美矣。」

【賞析】

王惲(1222—1304),字仲謀,號秋澗,衛州汲縣(今河南省汲縣)人。他是著名詩人元好問的弟子,曾任國史編修、監察御史、翰林學士等官職。也曾任平陽路總管、河南北道提刑等官。在此期間,他明察暗訪,彈劾了一些贓官,平反了若干冤獄,做了不少好事。生平著作甚豐,有《秋澗先生大全文集》一百卷,其中《秋澗樂府》四卷,是他所創作的詞曲集。

這首小令,描寫了詩人泛舟平湖時的思鄉之情,暗喻對故土家國易主的感慨,對元蒙統治者的不滿。

「採蓮人語隔秋煙」:遙視遠方,一片煙雲,不見人影,但聞人聲,這就構成了一種「可聞而不可見」的心理企念,在美學上就是所謂的「距離」。美學上的「心理距離」學說,發源於十九世紀德國著名的黑格爾學派的美學家費歇爾,他在《美學》一書中寫道:「我們只有隔著一定的距離,才能看到美。距離本身能夠美化一切。」後來瑞士的美學家兼心理學家布勞,專門寫了《心理距離》一書,他進一步闡明:距離是美感的一種顯著特徵,審美主體在審美時,要同實用的功利主義有一定的距離,才易於產生美感。他由此得出結論說:「美,最廣義的審美價值,沒有距離的間隔,就不可能成立。」所以,有一句諺語:「美在咫尺天涯。」事實正是如此。那幾位採蓮的妙齡少女,活潑真純,歡聲笑語,詩人是聽得見的;然而,她們的嬌媚的形象,究竟是甚麼模樣?由於隔著一層「秋煙」,卻「翹望無及」。這就更增添了詩人的猜想和傾慕。

由於隔著「秋煙」,企望無由,於是詩人不得不將目光轉移,俯視湖面,但見「波靜如橫練」,湖水像一條又寬又長的銀白的絲帶,此刻風平浪靜,幽雅恬適,詩人恍然如在仙境,不覺心悅神馳。

正當此時,忽見一舫畫船,載著滿面春風、笑顏如花的美人,像一陣輕風飄然而至。原先由於「秋煙」所隔,未能一睹採蓮女子的些許遺憾,現在卻突然間「如願以償」。這就加倍地欣喜起來。因此,詩人情不可遏地想道:「入手風光莫流轉,共留連,畫船一笑春風面。」

然而,詩人王惲畢竟是有憂國憂民之心的,就在他流連山水之際,仍然懷抱著對故土家國易主的憂思。因此,下文詩意一轉——

「江山信美,終非吾土,問何日是歸年?」小令的思想脈絡,發展到這裡,推出了思想意義,擴大了作品的內蘊,深化了全篇的主題。有此數句,這篇小令即不致流入「泛泛的山水情歌」之列,而成為有思想深度的優秀作品!

下面再著重談談這首小令的藝術表現手法。

湖平如靜,波光似練。遠處有採蓮女子笑語盈盈,畫船見美人春風滿面。對此良辰美景,不由想起了當前江山易主和元蒙統治者的殘暴。即使風光無限、想要留連,也不無傷感。——這種寫法,是以美景抒愁懷,叫做「反襯手法」。

襯托的手法有兩種。一種是正襯,如以美景襯喜情,或以苦境襯愁緒,客觀之景與主觀之情,互為表裡,一致不悖。這是正襯。另一種是反襯,即以美景襯愁緒,或以苦景襯歡樂,客觀之景與主觀之情,在表面上看起來是不一致的,是相反的,所以叫反襯。

王夫之說:「以樂景寫哀,以哀景寫樂,一倍增其哀樂。」這首小令,前面六句,極力描寫平湖泛舟時的所見所聞,是那樣的旖旎動人,叫人流連忘返。然後,用「江山信美」一句,承上啟下,陡然轉折,引出「終非吾土」,從而抒發出「問何日是歸年」的感嘆。筆勢若神龍調尾,文情如尺水興波。如此翻出新意,實在令人感到意外,但卻又順理成章。

元人小令是神傳文化,簡短精粹,尺水興波,翩若驚鴻,燦若游龍,美矣哉!@*#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羌胡據西州,近甸無邊城。 山東收稅租,養我防塞兵。 胡騎來無時,居人常震驚。
  • 李白此詩純然寫實,是一首卓絕千古的「雲陽縴夫曲」。開頭兩句總寫背景,作好鋪墊;接下八句,從酷熱的自然環境、水濁的惡劣生活、拉船號子的觸動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層層深入地描畫了「拖船一何苦」的具體情景。
  • 李白在此詩中,反映出一種既輕視功名利祿,又覺得機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尾聯二句:「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貪圖功名富貴,是不牢不穩,非久非長的不實之務。
  • 喻說:人生在世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應該順天應命,道法自然,隨遇而安,知足常樂。以舟的沿洄不定,比喻人無力回天,不可逆天意而妄為!
  • 夜已深了,有人「獨」臥江樓,思緒萬端,百感交集,夜不能寐。此人為甚麼睡不著呢?這是因為他心懷家國之憂,有一種「國已不國,家已不家」的難遣之愁。
  • 詩的風格沖淡秀麗,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在盛唐時,此詩已傳為山水詩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韻派」的推崇。
  • 這首小令,寫「俺」愛勞動「不羨榮華」,生活得自由如意;而「恁」(您,指貪官)一味追求高官厚祿、到頭來卻沒有個好結局。
  • 數十年的時間,千萬里的空間,被詞人壓縮在寥寥數十字之中。而社會從相對安定,到動盪離亂、劫後荒涼的演變過程,也被壓縮在少年的浪漫生涯、壯年的流離哀愁、晚年的悲苦淒涼這三幅畫中。
  • 詩的首聯第1、2句,「手握乾坤殺伐權,斬邪留正解民懸」,明確表明其志在推翻滿清的邪惡統治(斬邪),解除人民的痛苦。
  • 這位勢利者,很有機謀,頗善鑽營,所謂「苟苟營營,直上青雲」,就是此種人物。你看他,時來運至,青雲得路,「腰纏十萬」,有錢得很;「鵬搏九萬」,乘勢得很;「揚州鶴背騎來慣」,官運亨通,逍遙得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