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硬縣令不懼權臣 仁恕廉能得民心

作者:曾敬賢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人氣: 68
【字號】    
   標籤: tags: ,

明朝初年,江都縣有個八品縣丞,名字叫歐陽銘,字日新,當時因戰亂剛過,民間死傷和流離失所的百姓很多,歐陽銘致力安撫百姓,恢復生產。後被調到臨淄縣去當七品縣令。江都的老百姓都捨不得他走,千方百計地挽留他。

本來縣丞是縣令的助手,只分管糧馬、巡捕之類的事。可是歐陽銘卻以清廉濟民而深得民心。一次,有個做繼母的婦人,告她前夫的兒子不孝順。歐陽銘查明了原因 ,按法律可以給這個不孝之子治罪,發配戍邊。但這樣一來,家庭便瓦解了,且繼母無人贍養。於是歐陽銘把他們母子叫來,耐心開導,陳述母慈、子孝之理,終於使母子二人都受到感動,泣謝而去。後來,他們甚至成了鄉鄰稱道的「慈孝」之家。

歐陽銘不但善理民事,善解民怨,且不貪不占。有一天,他帶著差吏開墾縣衙後面的空地,施工過程中挖出了一百兩黃金。他一文都沒有拿,剛好上面有公文來要徵收油漆,那些錢就拿去購買這些東西交上去。

歐陽銘為政清廉,在江都縣很有威信。然而到臨淄縣上任之初,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有一天,開國功臣、爵封鄂國公的常遇春,率步騎9萬人路過臨淄境內。有一士卒私入民宅要喝酒,那戶老百姓家裡無酒,雙方發生了毆鬥,使得整個街市喧嘩紛鬧 。有人將此事報到縣衙,歐陽銘帶差吏趕赴現場處理。那個士卒以勢相欺,見歐陽銘乃七品知縣,根本不放在眼裡,繼續胡鬧。歐陽銘厲聲喝道:「七品官不足懼,可皇家法令,誰人敢欺?」說罷,即命衙役們把那個士卒掀翻在地,依法鞭打了他。

那個士卒回營後,立即找到鄂國公常遇春,跪倒在地,哭著告了狀,還添油加醋地說:「臨淄縣令歐陽銘還罵了鄂國公。」常遇春聽聞後大怒,立即派將官把歐陽銘帶來盤問。

面對常遇春,歐陽銘說道:「士卒是國家的士卒,可百姓也是國家的百姓。 如果民不勞軍,還毆打士卒,下官可治其罪。而現在是士卒違反禁令,百姓被他打得快死了,又為何治罪不得呢?」常遇春被問得無言以對。

歐陽銘接著又解釋說:「大將軍治軍有方,功在社稷,天下百姓人人稱頌。我歐陽銘雖然愚笨,又怎麼會罵大將軍呢?將軍是個有大德才的人,怎麼會為了一個士卒而阻撓國法執行呢?」常遇春聽後怒氣消解,連忙走下來向他道歉,並且傳令裁罰那個士兵。

後來大將軍徐達到這個地方,軍士之間相互約束說:「臨淄縣這個縣令是個很強硬的官吏,曾經當面對抗過常遇春將軍,大家千萬不要違反當地的法令。」

官職無論高低、大小,如果都能像歐陽銘這樣待人接物,處事論理、仁恕,則天下大治,民心大順矣!(事據《淵鑒類函》)@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覬下令叫人把船上的東西全部搬到了岸上。然後,非常嚴肅地對兩個弟弟說:「你們這樣做,有愧於當官的職責、身分!怎麼能藉回家的機會,幹起商人的勾當呢?」說罷,就令人把這些東西燒掉,兩個弟弟苦苦哀求也不行,直到全部物品燒光了,他才離開。
  • 後來光武帝平定蜀郡,公孫述也死了,這群士大夫中活著的人都出來作官,他們認為劉家人當天子,才是漢朝的正統。生為漢家的官,死作漢家的鬼是光榮的。
  • 秦二世二年七月,趙高害死李斯後,自己做了中丞相,朝中的大權漸漸地全都落入他的手裡。當時各地都爆發了農民起義,很多人起來反抗秦朝的暴政。本來這正是關係國家生死存亡的時刻,可是趙高卻對秦二世說:「那些反賊不過是烏合之眾罷了,成不了什麼氣候。」既然丞相趙高都說沒事,所以秦二世依然像以前一樣,終日沉迷於酒色。
  • 陳勝,這個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農民起義的領袖,可以算得上是一個胸懷大志、有勇有謀的人。在天下百姓「苦秦久矣」的時候,他振臂一呼,提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帶領千千萬萬的貧苦百姓一起作戰,誓要推翻暴秦的統治。可是他卻在起義的第二年,就被手下給殺害了。
  • 秦二世胡亥做了皇帝以後,寵信趙高,還任命他做了郎中令。升了官的趙高馬上表現出一幅小人得志的模樣,他一方面慫恿秦二世胡亥沉迷於酒色,另一方面排除異己,誅殺了很多和自己有過節的人,因此朝中上下都很恨趙高,很多人想殺他。
  • 魏國有賢人徒師沼治理國政,市場上便沒有囤積居奇、獲取暴利的商人;有賢人郄辛治理陽城,連道路上的失物,都沒人會撿拾占為己有;又有芒卯(人名)在朝為官,鄰國有才德的君子紛紛前來求見。這三個賢人,就是魏國真正的寶物。
  • 東漢末年,中原大亂,在北方卻出現了兩片樂土,成為士民百姓嚮往的地方。這就是公孫度所管轄的遼東郡,和田疇所治理的徐無山。
  • 在荀灌一再詢問下,荀崧只好坦白告知:「女兒,可惜你不是男子!如今城池快要被攻破了,我想派人突圍到襄城去求援。可軍士們都有氣無力不敢出城, 看來只有坐待滅亡了。爹爹能不著急嗎?」
  • 有人讓我們不費氣力就能得到一座城,論起功勞是不是應該嘉賞他?不賞賜,是失信的行為;但若賞賜,豈不是嘉許一種不忠的行為。這樣的賞賜絕對是錯誤的!不管是失信或是賞賜錯誤,對人民都有很壞的影響,假如這樣做了,我們將來又能拿什麼來教導人民呢?
  • 楚文王重病將死,對大臣們說:管饒動不動就頂撞我,抗拒我,跟他在一 起非常不舒服,不見面也不會想念他,但我知道他真的是治國的人才,你們要趕緊找他入朝來,我要將政事交給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