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從日本黑社會怕老百姓說于歡趙鑫案

人氣: 13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4月13日訊 】西方國家的民選官員畏懼老百姓不是什麼新鮮事,但西方國家的黑社會害怕老百姓還真的鮮為人知。幾天前,看到了旅日華裔記者徐靜波先生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日本的黑社會為什麼怕老百姓》,聯想到當下的中國,尤其是近一段時間發生在山東的「辱母案」及發生在四川的中學生慘死案,感慨頗多。

日本的黑社會主要有三大組織,即山口組、佳吉會、稻川會。山口組最為有名,其勢力範圍主要在以大阪和神戶為中心的關西地區,而佳吉會和稻川會勢力範圍則在以東京為中心的關東地區,總部都在東京,一個在赤坂,一個在六本木,兩者直線距離約1500米。

如果兩個黑社會組織毗鄰而居會出現怎樣的狀況呢?《日本的黑社會為什麼怕老百姓》就講了日本老百姓抗議稻川會搬家的趣事。三年前,稻川會買下了赤坂的一座三層小樓,要作為新的總部,而這棟樓就在徐靜波所在的辦公樓30米處,與佳吉會總部直線距離僅為170米左右,可以說基本算是鄰居了。

周圍的居民不知從哪裡聽說了稻川會要從六本木搬到赤坂來的消息,立即組織抗議活動,在這棟小樓的周圍插上了「堅決反對稻川會搬遷」、「不許進入赤坂」的抗議旗子。好幾天,赤坂自治會的老大爺、老太太,還有一些家庭主婦,在小樓前搬了椅子靜坐抗議。而稻川會的人不但沒有動手驅趕他們,還一邊點頭哈腰的向老人們賠小心,一邊往樓裡搬東西,生怕得罪了他們。徐靜波從辦公室的窗戶望下去,總覺得那些抗議的老大爺像黑社會,而黑社會的那些人更像是孫子。

這件事最終驚動了東京警視廳。擔心兩大黑社會組織做鄰居會擦槍走火,警視廳派了兩輛警車停在稻川會的新樓前,也不吭聲。抗議的大爺大媽們看有警察撐腰,乾脆將抗議的旗子插遍了大樓周邊。

半個月後,這場對壘以大爺大媽們的勝利告終。稻川會宣布放棄搬家計劃,同時宣布將大樓出售,但幾年過去,都無人問津。據說裡邊裝修極為豪華。

再回過頭來說山東、四川發生的這兩件令人髮指的案子。根據媒體報導,山東青年于歡經營企業的媽媽因為欠了高利貸,被追債者以極端下流手段逼迫、侮辱後,警察置之不理,被逼到絕境的于歡於是刺死了一個追債者並刺傷了其他幾人,他也因此一審被判無期。無疑,這個案子中的追債者是有著黑社會的背景的,而根據網絡披露,追債者的後台竟然有檢察院的人和警察,因此坊間一直所言的「警匪一家」在此再次得到了印證。

而「警匪一家」的又何止是在山東。四川瀘州太伏縣學生趙鑫明明是被校園「黑社會」欺凌、毆打致死,但據說因凶嫌有當地官員背景,當地警方和政府罔顧事實,楞是將一件典型的殺人案編排成了墜亡案。

為什麼在中國黑社會和自稱「人民的警察」都不敬畏、害怕人民呢?不妨先看看日本的黑社會為什麼怕人民吧。

根據徐靜波先生所寫,日本黑社會害怕老百姓的原因有三個:一是日本黑社會一直有個規矩,那就是「不擾民」。第五代山口組組長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民眾的寬容,就是我們存在的基本。」因此黑社會都會和所在地區的老百姓搞好關係,並在老百姓需要幫助時提供幫助,比如地震。

二是黑社會的利益不是來自於對百姓的敲詐,而是擁有自己的企業和收入源,並建立了寶塔式的收入管理體制。因此,日本很少聽到哪家企業因不交保護費而遭到黑社會打砸的消息。

三是政府對黑社會組織有嚴厲的法律和潛規則約束。日本是一個公開允許黑社會存在的國家,但同時也制定了一系列法律約束黑社會,其中最基本的是《暴力團對策法》。在該法律中,禁止黑社會從事21項活動,包括要求企業和個人贊助、以商品質量問題為由要求賠償等。正是在政府的嚴格規範下,黑社會組織無法「越軌」和「動粗」。是以,「規矩做人」是日本黑社會組織賴以生存的行為準則。

與之相對照,中國一黨專制下的中共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黑社會組織,從其建政之日起,就以擾民、害民為己任,因為它根本就不在乎民意。也因此,在這邊土壤下,滋生了包括專政機器警察在內的各類黑社會成員,他們同樣以擾民、害民為己任。而不論是中共還是各類黑社會成員,他們的眾多收益均來自對百姓的盤剝、敲詐,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自然,作為黑社會組織的中共也無法制定什麼切實的法律約束自身。別的不說,一部《憲法》就是典型的欺騙老百姓的玩意,這麼些年來,憲法中所言的言論、信仰、出版等自由,中國人何時擁有了?

因此,在中國當今這片土地上,出現多少個于歡案,趙鑫案,雷洋案,聶樹斌案,呼格案……都絲毫不令人奇怪。因為不除掉中共這顆寄生在中華大地上的毒瘤,中國老百姓的尊嚴就會一直被踐踏,就永遠不會像日本百姓哪有享有真正的權利和自由,也自然談不上什麼黑社會害怕老百姓的現象出現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04-14 1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